很好的入门书

彭浩仁
2012-06-05 看过
        原本计划前天晚上就要读完的,没想到这两天杂事颇多,一本百来页的小书,竟多花了两天,真当该打板子的,呵呵。言归正传,说说对此书的感觉吧。
        此书并不算陈援庵先生著述中特别显著者,这也无可厚非,一来此书只能算作是目录解题书,自己的创发并不多;二来,此书言佛教典籍,一般学人对于佛教典籍也不是特别注目的。但我读了此书,还是感觉收获颇丰。
        首先,此书作为佛教典籍目录,对关于中国古代历史之佛教典籍的介绍对我们研究古代史,寻找史料,很有帮助。陈先生在《缘起》中说:“中国佛教史籍,恒与列朝史事有关,不参稽而旁考之,则每有窒碍难通之史跡。此论即将六朝以来史学必需参考之佛教史籍,分类述其大意,以为史学研究之助,非敢言佛教史也。”对于中国古代历史研究,尤其是中古史来说,佛教史料是很有用的一部分。但由于自古以来以来士大夫对释、道两家的偏见(这并不是说士大夫都对释道有偏见,很多士大夫,尤其是某些时段,很多都是信仰佛教、道教的),以及现代学科划分的限制,史学研究中对佛教史料的运用很不足,这是十分可惜的。(对于佛教典籍的重要性,似乎重视程度慢慢有所提高,运用也有增多。严耕望先生在文章中介绍学习中古史的首先需要读的十部典籍中就有《高僧传》一书。)同时,一部大藏经,如没有解题目录,想要需找需要的资料,难度也是很大的。陈先生此书选取关涉史学研究的佛教典籍数十种逐一作一解题,对于想以佛典来参正史事的学生来说,还是很有用的。当然,如果是学佛学的话,我觉得陈先生此书可能意义不大。
        其次,此书所作解题价值颇大。陈先生此书说白了就是个解题性的推荐书目或入门书目,但有别于现在目录书但列书名、作者,绍介此书内容,此书从“名目、略名、异名、卷数异同、板本源流、撰人略历及本书内容体制”、本书在史学上的利用等方面作了细致的介绍,并对前人目录、文章著录错误进行辨证。这对于读这些书的学生来说,无异于先有了一个深入、总括的了解,帮助不可谓不大。陈先生此书继承刘向、歆直至《四库总目》的传统(虽然陈先生在此书中不止一次地批评《总目》“纰漏百出”,但其继承自《总目》则是不可否认的。这从陈先生对每本书的介绍中可以很容易的看出来,从体例上说基本就是《总目提要》的扩充、深入版,没有太大的实质上的区别),是真正的目录学,真正意义上有益于学的目录。这样的目录书,现在似乎越来越少了,若要寻些差可比拟的,黄永年先生说作的《古文献学四讲》中的目录学部分大概差不多。而现在所谓的目录学的教学,更多的大概已经变成目录学史了吧。
        第三,从此书中可以略窥陈先生的治史之法。陈先生在《后记》里说此书是“介绍同学研究历史时如何掌握及运用有关材料”的。通过读此书,确能发现字里行间多可以学习到如何掌握及运用有关材料。
        如“《提要》又引《神僧传》六,称道宣为僧祐后身。按《神僧传》乃明人初撰集之书,其《道宣传》全采自《宋高僧传》十四,《宋高僧传》《四库》著录,《提要》何以不引宋传(案:“宋传”当加书名号)而引明传,可知其随手翻检,未尝一究史源,实为疏陋。”P46我们知道,史料在经过引用、整理之后,难免会有讹误,在有较为原始的史料存在的情况下,不应引用后出的相应史料,这是毋庸置疑的。在引用史料时,多需考证史源,陈先生著有一本《陈垣史源学杂文》,可为史源学典范之作。此处亦可看出陈先生对史源的重视。如“读书不能不多聚异本”P81,此则为陈先生对版本之重视。如“新史料之发现,不可不刻刻留心也”P89,此则为陈先生重视新史料之表现。(对于史料的运用和重视,不妨讲一则逸事。某日与某师聊天,云其读硕士之时曾问学于黄永年先生,曾问黄先生二陈谁胜,黄先生言曰陈寅恪先生以平常史料读出不平常之识见,陈垣则多以稀见史料理论。黄先生未直言何者为胜,然其倾向可见。)如“考史者所以不能偏听一面之词,只读一家之书也。”P99此亦是金玉良言。此书中如此治史之切要语甚多。
        当然,以上说的都是此书的优点,但这个版本的标点、校勘实在不怎么样。
        此本标书名号多误。如P2“本书为簿录体,在汉《艺文志》之后,隋《经籍志》之前。”“汉《艺文志》”、“隋《经籍志》”明当作“《汉艺文志》”、“《隋经籍志》”或“《汉·艺文志》”、“《隋·经籍志》”。(如是者汉《艺文志》、隋《经籍志》、唐《艺文志》、新书《艺文志》、元《艺文志》,基本每条皆误,甚多。)P18“学者普通称为《梁高僧传》或慧皎《高僧传》,以别于后出之书。”依文意“慧皎《高僧传》”当作《慧皎高僧传》,如《梁高僧传》例。P57“莫友芝《郘亭遗文》二,有《一切经音义》写本序,谓……”,“《一切经音义》写本序”当作“《<一切经音义>写本序》”。如此之类甚多,俯拾皆是。
        文字错误。如P8“齐王者宇文秦第五子宪”,“宇文秦”当为“宇文泰”之误。P90“嵩既茶毗……”“茶毗”当为“荼毗”之误。
        陈先生作为现代科学意义上的校勘学的开创者,其著作校勘错误如此之多,若陈先生泉下有知,当作何想?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中国佛教史籍概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佛教史籍概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