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4分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JS
2012-06-04 看过
2012-6-4 真是个好日子。
读完George Orwell的1984,很过瘾。之前陆陆续续地看过一些书评,主流的观点是这是一部政治小说,也有人说这是一部恐怖小说,或者科幻小说。如果冠上什么什么主义的帽子,是不是可以叫做魔幻现实主义呢?
这本小说有个副标题——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First, who is the Big Brother? ——power + everlasting
首先来说权力。
a. In the goldstein ‘s book: 社会分成高、中、低三个等级,自你出生以来便有了所属的等级。高层拥有权力,他们奋斗的目标是保证权力在自己手上。中层会不断扩张,试图爬到高级的位置,无望之后便是反抗,尤其是联合底层。而底层无论如何做,只能沦为棋子,真正地《人权宣言》出自这里,但是自以为联合中层反抗高层可以得到基本的人权(他们并没有想要权力,just权利),但是结果往往是统治者换了,但被统治的命运永远在这把枷锁之下。但是我想,如果没有教育,那便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如果有了教育呢?极少数精英讲或许进入中层,那么反过来是呼吁给予底层权利,还是用权利作为诱饵去获得自己作为中层的权力呢?——这就是人性。教育可能真的不能改变什么,尤其是深陷一种属于特定阶级的逻辑之后。




...
显示全文
2012-6-4 真是个好日子。
读完George Orwell的1984,很过瘾。之前陆陆续续地看过一些书评,主流的观点是这是一部政治小说,也有人说这是一部恐怖小说,或者科幻小说。如果冠上什么什么主义的帽子,是不是可以叫做魔幻现实主义呢?
这本小说有个副标题——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First, who is the Big Brother? ——power + everlasting
首先来说权力。
a. In the goldstein ‘s book: 社会分成高、中、低三个等级,自你出生以来便有了所属的等级。高层拥有权力,他们奋斗的目标是保证权力在自己手上。中层会不断扩张,试图爬到高级的位置,无望之后便是反抗,尤其是联合底层。而底层无论如何做,只能沦为棋子,真正地《人权宣言》出自这里,但是自以为联合中层反抗高层可以得到基本的人权(他们并没有想要权力,just权利),但是结果往往是统治者换了,但被统治的命运永远在这把枷锁之下。但是我想,如果没有教育,那便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如果有了教育呢?极少数精英讲或许进入中层,那么反过来是呼吁给予底层权利,还是用权利作为诱饵去获得自己作为中层的权力呢?——这就是人性。教育可能真的不能改变什么,尤其是深陷一种属于特定阶级的逻辑之后。
b. Winston’s understanding: 他认为权力是一种Party所有的物品,它表面上是为了大多数人的福利,实际上是少数人的暴政。掌握权力的人只能通过不断的愚弄大众,从而巩固这种权力的合法性。并且理由之一是人民是愚蠢的,他们不能自己管理自己,因此需要一个公共组织,叫做party。Winston的理解事实上没有Goldstein的系统化,但是却反映了政治经济学的几种理论,比如表面上的委托代理关系背后是公共物品的私有化。这实际上是将政治的本质做了极端化的假设。尽管偏激,但是可以看出,对于市场中无法消除的信息不对称性,无政府的状态可能是糟糕的,而有了政府,信息也能最大化地“对称”,当然,如何对称可能是那些掌握信息的“人”如何进行操作了?而一般来说,完全公开对于掌握信息的人则没有丝毫好处,掌握优势地位的人每天花费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如何才能不丧失优势地位,因此,作为权力所有者,他们有责任公开信息,而作为权力的所有者,他们更有能力选择性地公开,于是“人民是愚蠢的”倒也不无道理。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每天看到的究竟是newspaper还是阉割版的newspeak.
c. O’Brien’s stand: 权力就是权力。就如同空气、水,party需要权力只是因为那是权力,没有别的。这就是人性。O’Brien的话最难懂,想了两边还是觉得有点模糊,似乎不能从政治角度进行解释了。因为人是追求权力的动物,那种东西就如同空气和水,我们离不开他,有些人喜欢控制别人,有些人需要别人控制,(当然需要被控制可能是前者的意淫),但这就是人类的贪婪所触及到的最边缘,就如同他说如果他想飞上天,那么他现在就可以离开地面,他想把星星清除,现在就可以发射导弹。因为他想要权力,那么就必须得到。现在想想,这真tm是真理啊。每个疯子背后的逻辑其实都是简单的,只是人们人为地把他想复杂了。这就是人类,不能独立存在,因此有了集体。有了集体,便有了个人和集体的关系。有了个人和集体的关系,便有了协调力和凝聚力。这便产生了对于凌驾于集体的个人的职能型需要,这职能型需要逐渐演变成为一种权力,有了权力便产生等级,那么最高一级也是最大权力所在,简单时代的职能作用逐渐变成一种炫耀性商品。因其稀有性,便人人都希望得到。而最高权力为了巩固自己的位置,将炮制无数个次级权力,次次级权力,一来分散目标,二来通过各级权力来巩固最高权力。这就是权力背后的逻辑,去掉次要的部分,只剩下人类对于炫耀性商品的追求。而话说回来,三权分立是种很好的模式,这样经过层层制约,尤其是真实的制约,最高权力和次级,次次级权力之间不再是纯粹的服从和被服从的关系,而具有了真正监督的意味。而一dang专制则无论如何也是跳不出来的。当然,无论哪种政治,拥有权力的永远是party。而不是proles.
其次,说Big Brother是否存在。
事实上,Big Brother就是party创造出来的神,就如同Goldstein是party创造出来的魔鬼一样。当人民每天都听到big brother的丰功伟绩,每天都不同地朝拜这个hero,那么他们也便自觉被洗脑了。BB是否存在其实完全无关紧要,紧要的事人民相信它的存在,这个天主教里的耶稣一个道理,party里也拥有了一个永不毁坏的神的形象,人民便会自发云集到这里。与偶像的作用类似,魔鬼的作用是让人们有恨,而在国家周边制造战争假象的作用亦如此,让人们的心中充满恐惧,于是便没有时间没有经历去思考newspeak的真实性,唯一能做的就是放弃思考,将party的一套植入大脑中。于是,太逼真了于是自己都信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每天要上演“Hate time”的闹剧,就如同文ge时候的批斗一样,人们骂着骂着自己就信了,人性就消失掉了。就这么简单。
BB是否存在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相信他存在。

Second, by which mean he watches you?
小说里的手段已经很高超了,无处不在的监控,不出不在的监听,还有易容术,人群中混杂着数不清的“思想警察”。这到底是机器控制人还是人类自身对自己的束缚。真是一个悖论。如果说制造无数机器来监视人们的一举一动,那么制造机器的人能够幸免么?话说回来,如果生活在那样一个连写日记都要偷偷摸摸,冒着掉脑袋的风险,那么简直是生不如死。人们的肉体自由可以被限制,但心灵自由一旦被限制,便成为一台机器。而这或许是很多人觉得这本书很恐怖的理由吧。
而party要的就是人变成机器,如果他希望2加2等于5,那么大脑里必须反映出5,仅仅为了恭维为了附和的仍然不算数,你必须看到五。没有比这再残酷再讽刺的了。
Big brother不仅仅是watch u,而是control u, totolly control and slaverize u。保证你不再会思考,只能全盘接受,那么他才是安全的。

可是Winston还是什么都知道啊,Goldsterin书上的一切都是他已知的,尽管已经被切断了历史,但是还能从遗留下来的边角料中发现些痕迹,并且愿意去找寻。况且,这样的人应该不再少数。思想警察真的抓得过来吗?而julia则是另一种反抗,相对于Winston来说,她离“政治犯”更远,她不关心政治,而是要唤醒沉睡的人性,人们对于爱对于欲望的追求。当然,这也是party所不能允许的。而小说中的O’ Brein则是被big brother完全收服的典型,内心里有着绝对的忠诚。
而拿到今天,我们可以发现,Winston可能就是懦弱版的王小波,Julia是简单版的李银河。而O’Brein,想来想去,真实很难找,难道真的有人这么忠诚于party吗?当money \benefit\profit成为了big brother之后,可能一切都应该改写了。
但是至少,我们会被监视,比如无孔不入的电脑远程监控,无处不在的摄像头,你都不知道在哪的录音设备,潜伏很深的五毛党,但是至少,被删帖,被封id,被会商,被喝茶之后,我们还能全身而退,尽管也有无数人在灌输所谓的正统思想,但是表面的接受至少是可以应付过去的,没有电击也没有老鼠。所以,我们还是很幸福的。——于是这本书成了我们的幸福指南了,等下次再因为敏感词被封贴,是不是去《1984》里找找安慰?——sigh
人性太沉重——这篇文章里我不说了。Winston自己已经给了解答。
最后想唠叨几句历史——书里特别掷地有声的一句话是这样的——掌握了过去,你就掌握了未来,掌握了现在,你就掌握了过去。应该就是说,历史是在party手里的,因为现在party可以对历史随意剪裁为所欲为,于是人们眼里的过去就是黑暗的完全不美好的,并且深信不疑,于是未来可以被“现在”的ruler塑造成任何他希望的样子。
剪裁了历史就不再有怀疑,不再有反抗,更重要的是不再有对比——有对比也是现在更好,于是人们便可以“相信未来”。而切断历史谈何容易,奥威尔的天才就在于他给出了绝妙的办法——简化文字和语言以致于人们再也读不懂过去的文字,这可比删改教科书容易多了吧。
我想,可能还有一种方法,比简化语言和文字来得更简单。那就是“模糊历史”,如果放在心理学这可能是一种分散注意的方式,第一,大量的历史信息被倾倒出来,真实的、杜撰的、改编的,鱼龙混杂,人们分不清真假,于是真实的历史就可能被掩盖。比如现在的古装剧,穿越剧,留着清朝的大辫子扯着二十一世纪的淡。于是人们可能就忙着去学习如何争宠去了,还管你什么体制什么幸福。第二,人们总是喜欢捕捉新鲜的东西,对于历史,只有眼球闲了才可能会有冲动去了解一下。于是把历史“沉重化”、“考据化”“去可读性”,于是人们便避之无恐不及了。再加上24小时的黄金时间滚动的电视剧和探秘人类欲望极限的广告轰炸,以及各种狼的诱惑和最炫民族风,人们便可以没有历史,没有苦难地快乐生活了。
事实上,到处都是政治。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1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