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青山笑我今非昨

Cloe
2012-06-04 看过
为一本给了三星的书写评价,貌似有点小题大做了。其实是因为书中终究有一些地方打动我。如果可以的话,我是愿意打三星半的,为这点打动人心的地方写评,理由已经足够。
在我这个时候来看师太,总觉得她大多时候太矫情了,不如缪绢姑娘来的爽快,书中的女子大多也是拿着腔调,未免太过做作。要不是今天一天在路上无所事事,恐怕这本书是在读不下去。前半本真是乏味至极,三十四岁的富太太因为被丈夫厌倦惨遭抛弃,只懂得到处跟人诉苦抱怨,尽是些家长里短。到后来她找了份工作,为生活为自己奔波,总算稍微有趣起来。主人公(子君)开始懂得自我调侃,先贬低自己,别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然而说到底是沦落在了是非嘈杂的市井,不得不懂得人情世故,学会圆滑的生存。子君这时对自己的评价便是:真应了齐白石一颗闲章上的话:"恐青山笑我今非昨"。
不过这时的她,却因为不再局限于家庭之中而获得了自我解放,闲时学习陶艺,社交圈子也扩大起来,人也不知不觉变得风趣迷人,从一个没有灵魂的美丽躯壳蜕变为有血有肉的妙女郎。女儿安儿对她说:“任何男人都会爱上你,你又风趣又爽快,多么摩登。”
同事中看似敦厚老实其实心思龌龊的男人也随了上来,抱怨老婆不懂自己(意思是只有你懂我);早已另有新欢的前夫看到她的变化也不由得讶异,感叹:你仿佛我初见时模样,看上去年轻极了;甚至连同性恋的陶瓷生意合伙人都说"若有可能,我会娶你"囧
仿佛又开始春风得意了起来,虽然这矫情的女人心里在想人人以为我风光无比其实姐内心早已苍桑之类的。这时候给她造成重大打击的事情发生了,从小长大并且在她惨遭抛弃时伸出援手的闺蜜不声不响地要嫁人移民了,而且对方是一位无懈可击的标准好男人:腕表毫不夸耀,衬衫颜色配得恰恰好,系一条黑色鳄鱼皮带,浑身没有刺目的配件,随手拈来,益见大家风范。眉宇间有一股刚毅的气,并不英俊,但看上去无限熨贴舒服。子君看了立刻有种打败仗的感觉,却不由感慨与这样的人结婚生子也是应该的。身边的救命稻草一个又一个离去,先是丈夫再是密友,于是乎从此又昏昏噩噩。
烦闷没顶之中她决定去温哥华看望女儿,到假期最后三天终于觅得良人。这两年之中,亲戚朋友无不劝她再婚,她都没曾动过心思,可遇见这位气质优雅的先生,她像小女孩一样迷茫了。在孩子们的撮合下,她和这位翟先生乘帆出海,度过浪漫半日。之后她给大家做早饭,他尝了连连赞叹,之后闲谈,问她可有工作,她连忙答做工艺品,他笑言女人最适合做艺术家,基于艺术实需最稳固的经济基础培养,故此男人最好全部当科学家。她大概陷入爱恋,听了感动不已,觉得他每句话都如同金科玉律。之后他们谈温哥华的阳光,谈香港的大雨,谈下一个约会。但终究是要马上离开,萍水相逢,他不便挽留,她也不便留下。
就这样分开,她回到香港,长吁短叹,患得患失,生意伙伴一眼看出她陷入恋爱。那位满分先生始终没有联系,碍于矜持她也没有主动去问候。她精神萎靡,会梦到自己走进一间华厦,看到一个女人独自蹲在角落,脸色憔悴,半掩着脸,正在哀哀痛哭。而走进,发现那人正是自己。
于是又回归琐碎的生活和工作。三十六岁生日,电话终于打来,是这位翟先生。之后的二人发展的顺风顺水,她心情愉悦会不知不觉吹出口哨来,合伙人看她这副样子十分忧心,怕她会抛开生意去结婚,她竟然也紧张,说有预感会结婚,那样子又是非常矫情,想身边永远有一个维持朋友及爱侣之间一层关系的男人,但出于对这样的好事不可能存在的清醒认识,又不能放弃良人,才妥协去结婚。几次约会之后,一天,她发现自己有了一根白发,他这天约她去咖啡店,终于谈起结婚。后面的故事就不说了,尽是三姑六婆的,总之满分先生为人淡泊,唯独对她体贴温柔。二人决定旅行结婚,飞机上她埋头苦睡,迷迷糊糊中感到他在为她轻轻拉拉毛毡;醒来,空中小姐正派橘子水,她赶忙摆手示意不要吵醒他。她朝自己微笑,欣赏无名指上的白金结婚环,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好运气。
这个故事里的人物无不势力,甚至连标榜自己清高的女主角也免不了骨子里还是想要有体面的男人追求并从此结下良缘。真搞不清楚她是出于爱情还是出于对上流社会生活的渴望,把丈夫作为炫耀自己成功的道具。鉴于师太对此类男人描写太少了,虚无缥缈,一副不食人间烟火模样,所以虽然我读了也觉得此类满分先生着实不错,但却缺乏对其深入认识,没有血肉,实在说不出到底哪里吸引人。不过师太对于女人的内心把握得还是相当精准的,一丝一毫都不错。
打动我的地方是子君描述大雨的部分:"白面筋似的大雨,哗哗地落足一夜,白茫茫一片,什么都在雨中变得舒坦而遥远,惆怅旧欢如梦。"说得真好。大雨可不就是这么个惆怅又痛快的感觉么。读书时正在从野三坡回北京的路上,车窗外虽不是大雨,倒也有雨点不停打在窗上,十分应景。想起有一次和朋友讨论天气,我说我很喜欢大雨,朋友说:我也喜欢,事实上我喜欢一切恶劣天气,只要我呆在屋里(笑)。
小说里还借同性之友的口说出一番惊世骇俗言论:每个人都应该结两次婚。一次在很年轻的时候,另一次在中年。少年时不结一次,中年那次就不会学乖,天下没有不努力而美满的婚姻,所以要争取经验。新奇的很,不作评论:-P
后记:回到北京,突然下起暴雨,白面筋都不足以相比,加上不停有冰雹噼噼啪啪砸在车顶上,虽然不是呆在屋里,三环上也堵得一塌糊涂,可我却是开心极了^_^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