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和预言

bigbuger
2012-06-03 看过
事实上我们不能称之为一个“童话”,至少从内容和受众上来看并不完全是。不动声色的叙述之下,实为一则政治寓言,或是预言。而作者在乌克兰版的序言中也提到:“有些情节取自俄国革命的真实历史••••••打破苏联神话是必要的••••••想用一个故事来揭露苏联神话。” (而其本身在乌克兰的出版也就包含了某种政治意义)

台湾在解严不久后引进了《1984》,而彼时的海峡对岸仍旧在“老大哥”的注视下。时至今日,在“老大哥”隐匿多年,抑或是他开始半睁半闭的今日,读着童话版的《1984》,依然心有余悸。

带领动物们推翻人类暴政的猪们最终成为统治者,他们把“动物宣言”一改再改,这些宣言动物平等的口号也成为了他们统治的工具。“革命者”沦为“独裁者”,而特权阶级,党同伐异,指鹿为马••••••这些手段如此熟悉,因为文学的背后永远是历史,或是未来。而也许连奥威尔自己都不会想到,就在他1949年出版《1984》之时通过红色革命取得中国政权的中国共产党会在十几年后发动另一场革命,而这场革命是如此荒诞而又浪漫,如此疯狂而又可怖,其形式又与小说的内容如此相似。而在1968年巴黎五月学运之时,遥远的红色国度之上的人们或许不知道,切格瓦拉,毛泽东,胡志明的头像正成为那一代激越的法国年轻人的精神图腾。

回到小说上,猪们的“人生”大致是这样一条线:被压迫者——反抗者——暴政者,而动物们的是这样一条线:被压迫者——反抗者——被压迫者。也就是说,革命的领导者最终成为暴政者,革命的拥护者最终成为了受压迫者,那是否可以说一句武断的话,革命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失败,一种是伪胜利。它的胜利之处只在于改变了失败的形式,或是拖延了失败的时间。我们是否还可以说,只求摧枯拉朽而不思改良的革命势必腐烂。就像这部小说的结尾:四条腿的猪最终直立为人。

政治这门学问太深,而把它看成学问又太肤浅,因为我们太难把握台上与台下的关系。然而再无知愚昧的观众的忍耐也有限度,他们也有醒悟的一天。至于台上自以为演技高超的人们,如果不提升演技,你们的把戏早晚要被识破。与其被台下的人砸臭鸡蛋,何不先行改变?要知道,你不过是历史的参与者,而非书写者。

这更像是一种契约,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系住这把剑的绳子被强行扯断,砸向哪一边只是个概率问题。
    
    用马丁•路德•金在1963年说的一句话总结再合适不过了:“我们这一代人终将感到悔恨,不仅仅因为坏人的可憎言行,更因为好人的可怕沉默。”
80 有用
4 没用
动物农场 动物农场 9.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动物农场的更多书评

推荐动物农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