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论者看直子为什么嫁给根岸文也(没看过书的人勿入,分析涉及文中多处细节)

月夜醉舞
2012-06-02 看过
看完这本书的清晨,里面出现的各色人等的感受在我脑中来回穿梭,和直子一样,我觉得需要一个人来恨,这样感觉会舒服一点,还好有根岸典子。这个愚蠢的女人用她一个无耻的错误,毁掉了多少幸福的家庭,让多少人永远的沉浸在痛苦的深渊中一生都无法解脱,而她自己却能拥有优秀的儿子,和表面上看起来漂亮优秀,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百里挑一的儿媳,命运到底有多么的不公平?

于是我内心阴暗的想,直子嫁给根岸文也其实也是一个阴谋。还记得直子说过,每当她想到自己的状况无法解脱的时候,她需要一个人来恨,她需要彻底的恨肇事的司机,司机寄钱给前妻的行为导致她不能彻底恨,但是她也不能原谅司机,甚至不愿意原谅肇事司机比较无辜妻子征子,这件事上看,直子不单是恨司机,还迁怒给了司机的妻子,无论征子多么值得同情,她还是同情不起来。虽然最后她还是去看了逸美,并且做了很体贴的事情,但是此时征子已死,逸美只是一个她女儿同龄的孩子,并且不是司机的亲生女儿。如此看来,她一旦知道悲剧的真相,是无法原谅罪魁祸首典子的。那么他能坦然自在接受肇事司机深爱的儿子吗?如果没有肇事司机对于文也的深爱,也不会有那场车祸吧?更何况,文也是典子的儿子,正是他错误的身世导致了一切的悲剧,固然他本身是无辜的,但是按照之前直子无法同情征子,无法原谅征子的心里看,文也肯定是更难以原谅的。嫁给他,做典子的儿媳,按照之前直子对征子和梶川态度,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样一来,直子嫁给文也的动机就变得充满了阴谋性。到底直子是否知道造成车祸最初的原因就成了解开这场婚姻之谜关键。

关于这点上有必要先要讨论一下,直子对相马的感情,最多只能算是暧昧,显然如同直子说的,是只想给他圣诞礼物就离开,并不喜欢他。如果直子喜欢他,以藻奈美的人格开始生活以后,喜欢上相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平介也不会再反对,大可以开始以前被阻止的爱情。显然如果让藻奈美嫁给相马不单比文也的年龄更合适,而且从感情上来说,对于直子也更容易些,从后来两人再无交集这一点上看,直子谈不上爱相马。就如她所说,她记得自己是平介的妻子。

其实直子对相马究竟有没有感情这件事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对相马态度,导致了后面她对根岸文也的一见钟情变成了一件诡异的事情。如果她对相马有感情,被平介棒打鸳鸯,很难迅速的在半年后对文也一件钟情,此时,她已经马上要金蝉脱壳,可以继续前缘了;如果她对热烈追求的相马没有感情,那么她说的对平介的感情就有可能是真的,这样也没有理由对文也一件钟情,无论对相马的感情如何,对于文也的一见钟情都有点经不起推敲。

下面就来谈谈,这次诡异的”一见钟情“。直子和文也第一次见面,平介打电话给直子说带一位客人回家,此处没有交代客人的名字。见面平介介绍,“这就是我在电话里面说的根岸文也”,从这句话上来看直子应该知道到访的客人是根岸文也。

直子听到很慌张,说‘你忽然通知我叫我怎么准备啊?饭菜什么的该怎么办啊?“,可是等到平介和文也回家的时候,直子已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显然时间虽然紧张,但是以直子的能力还是没有问题的。那么直子慌张什么呢,觉得没有准备的是什么呢?如果翻译没有疏漏的话,前面没有提客人的名字,会不会是作者不想读者很容易联想到直子的慌张跟到访的人是根岸文也有关,后面交代了已经告诉过客人的名字,是提示读者,直子的慌张可能是因为到访的客人是根岸文也,才把这一处写的这么隐蔽。

事实上,关于直子对根岸文也身份来历的了解,始终在作品里面都没有说明,但是从作品的很多细节上来看直子不知道根岸文也和根岸典子的身份,是不合乎作品中已有的逻辑的。她曾经看过汇款单,知道前妻的名字叫做根岸典子,就是为了一笔笔汇给这个人款项,让她永远的失去了自己和女儿。她怎么会忘记这个名字,也许还要在无数个夜晚深恨这个名字,来让自己有一点点宽慰。

就算是她见到根岸文也之前并不知道到访的是文也,慌张只是觉得家务弄不完,那么当见面时候,发现根岸文也的姓恰好和根岸典子是一样的,她一点都不疑惑吗?前面无数次铺垫过直子的细腻敏感,她看得出老师把自己的盒饭给了平介是因为喜欢平介,她猜得出逸美过着多么艰难的生活,能够细心的体贴逸美,这样一个女人会一点都不把根岸文也和根岸典子联系到一起吗?后来文也拜祭直子的牌位,说“因为要道歉的事情有很多”,直子也不觉得奇怪的,而是端着啤酒说“干杯”,并不问有什么事情要道歉,由此看来,根岸文也的来历,算不得什么秘密。

后面的段落,就像东野圭吾很多聪明的女主角不动声色的接近她打算接近的人的桥段,文也走后直子还以藻奈美的身份称赞文也了,而平介也从藻奈美的眼神中产生了预感,貌似在佐证直子对文也的一见钟情。就在文也出现的这天晚上直子没有以自己的身份出现,第二天,直子真实的身份就离开了。这一切看起来都并不像是巧合,直子在第二天消失跟文也的出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接下来,我们假设直子决心第二天消失的原因是:她是对文也的一见钟情而决定马上离开,那么她对平介的那些深情不都成了虚假的?那她何必要用她和平介的婚戒再次作为自己的婚戒呢?而且那么在相马事件中,她所说的在意自己是平介妻子的事情,是不是也是虚假的呢?她在父亲家感谢平介对的她忠诚是不是也是虚假的呢?这么推论的话,直子岂不是一个很虚假的人,既然她获得了青春的身体,对平介的感情也是虚假的了,那么她为什么不早点金蝉脱壳,非要拖拖拉拉呢?完全不必等到为了相马和平介大吵一架之后,更不必为了平介放弃外面的活动,郁闷的回家变成家庭主妇,那个时候直接变成藻奈美多好,何必等到平介喊她“藻奈美”,才想出这个费尽周折的办法呢?就算她要等到平介自己开口,那么她完全可以一夜醒来就变成藻奈美,然后读了直子的日记,什么都懂了,不必花费那么长时间让平介逐步适应直子离去和藻奈美的回归。为此她每天辛苦的扮演两个人,长达半年之久。她既然已经开始扮演藻奈美了,为什么还要每天晚上按时回家,不再参加社团活动,尽可能的陪伴平介呢?

显然她对平介的感情是虚假的话,很多情节都不能连贯,直子的人格也不能连贯。如果直子对平介的感情是真实的,厚重的,那么怀着那么真实厚重的感情,会忽然间对别的男人一见钟情,而且还蓄意接近吗?就算是一见钟情,哪怕是怀有一点对平介的愧疚,而也不会马上就蓄意接近吧,起码要顺手推舟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吧?这一段直子蓄意接近文也的桥段,让无数人看着为之愤怒,觉得直子变心了,这一段让很多人觉得并不了解直子,好像以前写的直子被推翻了,这一段真的是突兀和诡异的一段变化吗?到底是作者写的不好,还是别有用心?

如此想直子的最后说文也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也许不是称赞,只是增加一点自己今后的信心。至于平介的预感,是经不起推敲的,以前平介对于相马判断,以及对于书信的各种判断,平介的预感显然不怎么太好用。而且这段并没有说预感是什么,也许只是预感到直子要走了。并且这是预感,说明藻奈美的眼神本身并没有问题。

如果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直子不知道根岸文也的身份的话,她最终嫁给文也是很多年以后,这些年,她肯定早就知道了文也妈妈叫做根岸典子,她一点好奇都没有不太可能?对于有所怨恨的直子隐瞒文也的身份有可能,对于单纯没有想法的藻奈美就没有隐瞒文也身份的必要了。单从第一次见面的情形来看,文也从来也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的意思。直子不是笨蛋也不是傻瓜,等到她嫁给文也的时候,她还不知道所有的一切罪魁祸首是根岸典子,那她的情商实在不足以在藻奈美和直子两个角色之间自如转换,欺骗最熟悉最了解她的平介。显然直子并不是会被蒙在鼓里的女人。

这条隐藏的线索,引发了我无限的YY,她连情有可原的肇事司机都不愿意原谅,她会怎么原谅有过错的典子?她打算怎么做?我喜欢东野圭吾的作品后面留下阴谋悬念,总让我可以去YY那些毁掉男女主人公“爱情”的罪魁祸首,最终会被女主狠狠的惩罚。

如果一开始直子和文也的一切不是为了新的爱情,而是为了复仇,就可以很顺畅的解释,她和文也第一次见面的各种异常,这样直子的人格从头到尾就很连贯了。如果这是一个阴谋,就更能够想象直子到底有多么的痛苦,至少可以安慰我,直子的内心深处只有一个丈夫就是平介,所以藻奈美的婚礼,直子依然要带上过去的婚戒。
=============================================
题外话一:
这个被隐藏的线索可能是这本小说能获得推理小说大奖的原因之一,看起来并不像推理小说,但是却隐藏了一个必须要读者经过推理才能看见的线索,这个事情没有作者的最后的交代就如同谜团一样,在故事的结尾永远的留白了。

就像《白夜行》里雪穗对自己职员,若有深意的说“一切才刚开始”。这句话貌似是说第二天要开的店,但是我却认为是她对亮司最后的承诺。总是觉着这句话的背后,是雪穗为亮司报仇的决心,她和这些人斗争才刚开始。

这是我喜欢东野圭吾小说的原因,在绝望的结尾总是有一个充满希望的线索,叫做希望也许不够准确,但是我找不到更好的词。
=====================================================
题外话二:

我坦白,与其说直子的恨需要一个来承载,不如说我对这个令人悲痛欲绝的结局面前,需要一个人来承载这份恨,就选根岸典子吧。作为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不能接受那么多人痛苦,根岸典子却最终过上幸福的生活。
=====================================================
题外话三:我眼里的直子

和东野圭吾的很多小说一样,能够放下自己感情的,能够彻底抛弃自我的人,总是获得表面上世俗的风光,地位感情,只要她们能够继续抛弃下去,一切都在她们的掌握中。然而抛弃自我会幸福吗?东野没有明确给出这个答案,直到《嫌疑犯的X献身》他放过了女主角,让她选择了不放弃自我,可是我却十分讨厌那个结局,我痛恨自首的靖子。终于明白,痛苦的活着比勇敢的死去要艰难一万倍。

对于直子而言放弃自我的活着一定比死去更为痛苦,当她装作藻奈美的岁月了,虽然她的心灵已经逐渐的和藻奈美融合,但是她还是直子,所以她要带着和平介的婚戒结婚。就如她自己所说,她永远也无法得到解脱,她永远的被困在了藻奈美的身体里,困在藻奈美的世界里面,必须永远的放弃自己,一个人孤独的守护这秘密,承受着失去女儿、自己和丈夫的三重痛苦。人生的最大痛苦不在于贫困、衰老和死亡,而在于拥有世人艳慕的财富健康,美貌智慧,却永远埋藏了自己所有的感情,变成另外一个人。
958 有用
47 没用
秘密 秘密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87条

查看更多回应(187)

秘密的更多书评

推荐秘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