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证人证词修改全过程(全泄慎入)

悲伤princess
2012-06-01 看过
男女老少八人被氯仿迷昏后掳至一座无人岛上,分别是重考生山口博之、摄影师滨野光彦、老太婆安藤常、酒吧老板娘三根文子、酒吧常客小林启作、公司高级干部冈村精一、女职员千田美知子,以及西村笔下的侦探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十津川警部。除了十津川之外的七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一年前都曾为一桩杀人案做过证,虽然凶手一直不认罪,但是铁证如山最终被判刑九年。凶手的父亲相信自己儿子的话,所以把众人掳来打算在岛上私设一个法庭,并请十津川警部以中立的第三者之身份出席,公正的判断自己儿子是否杀人。孤岛模式和法庭推理在推理小说里屡见不鲜,但是将二者合二为一却实属罕见,更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推翻证言的证人竟然接连被杀,杀人和审判同时进行,紧张的情节发展使文章悬念迭起。

推敲证言和证言的连续推翻是文章最大的亮点,十津川作为作者笔下的侦探只在最后指正真凶时稍有推理,推翻证言和对不寻常现象做出质疑的是凶手的父亲佐佐木先生。他花费重金还原现场,争取做到丝毫不差,询问证人证言字斟句酌,谎言全部无所遁形。下面就总结下他和证人交锋的主要交锋点。

第一种证言(提出证言的是酒店老板娘和常客):

--被告在三月二十六日晚上十点四十分左右,单独一人进入位于A町三丁目十字路口附近的“罗曼史”酒吧,点了掺水的威士忌喝,不久,和该店另一名酒客,也就是太阳物产公司第三营业课长木下诚一郎(三十七岁)发生口角。被告从上衣内袋掏出一把刃长十五公分的折叠式水手刀威胁木下诚一郎,酒吧老板娘三根文子(三十六岁)急忙上前制止,吵架暂时平息。十一点多快十二点时,木下诚一郎走出酒吧,被告突然抓起那把放在吧台上的水手刀,往木下诚一郎背后追去--(摘自警方笔录)
佐佐木的疑问
1、 首先由退休金的去向质疑老板娘和小林的关系,获得成功。(被认为与案情无关,但间接给出两人可能串供的可能性。)
2、 质疑小林那晚回去的时间比平时晚,小林解释说怕老板娘一人有危险。(被认为与案情无关。)
3、 质疑动机,既然老板娘和小林都认为只是小小的口角,为何会突然起了杀机。(质疑动机,与案情有关,但未得以解决。)
4、 质疑凶器,儿子的体型高大,徒手可抢劫,为何要拿刀子杀人。(质疑凶器,与案情有关,但未得以解决。)
5、 质疑老板娘放刀的位置。(被认为与案情无关。)
6、 质疑被害人来喝酒的原因。(被认为与案情无关,未得到解决。)
证言没有修改,二人坚持证词。(这是唯一一个没有被修改的证词)

第二种证言(提出证言的是冈村精一和女职员千田美知子):

--手持水手刀的被告随后追去,穿越酒吧前的马路,逼近木下诚一郎。就在此时,开着车子送部属千田美知子(二十八岁)回家的中央银行N分行副分行长冈村精一(三十五岁)刚好路过该地(他开的是一部七五年型的史凯兰GT豪华轿车),眼见被告从车前方穿越马路,立刻紧急煞车。根据这两人的证词,被告是以右手持刀,满脸杀气地往他们后方跑去--(摘自警方笔录)
佐佐木的疑问:
1、 车只停了一下为何会注意有路灯没亮,小小试探后知道冈村在说谎。(与案情有关,证人说谎。)
2、 质疑两人关系,女职员只看了一眼就能说出车和之前一样,证明两人关系不一般。(被认为与案情无关,但间接给出两人可能串供的可能性。)
3、 佐佐木实地演示后证明,两人不可能看清凶手的脸,只能看见有人从车前通过。(与案情有关,证言被推翻。)
证言被修改为两人在这边停车熄灯,大约逗留了十分钟,可能是在十一点五十五、六分到十二点五、六分之间。在十二点五、六分时,千田小姐看到有个人跑过车子前面,从右边跑向左边。因为看不到脸,所以不知那人是谁。然后车子往前开了大约一百公尺,千田小姐下车看手表,那时是十二点十分。

第三种证言(提出证言的是重读生山口博之):

--跑到对面人行道的被告以上述之水手刀从背后将被害人刺杀,抢夺其钱包后逃走。同一时刻,在附近“空中公寓”一一二O五号室看书准备应考的山口博之(十八岁)恰巧从窗户往下望,正好目击到杀人经过,慌忙打一一O报警--(摘自警方笔录)
佐佐木的质疑:
1、 质疑重读生当时是在学习还是在看电视,最后重读生承认是在看电视,重复电视节目后,推翻听到争吵的证词。(与案情有关,证言被推翻。)
2、 质疑是否看到杀人过程,重考生承认并未看到,此时坚持凶手(即佐佐木的儿子)手中握有杀人凶器,但后来与水果店婆婆对口供并且实际操作后承认手中应该并没有握水果刀。(与案情有关,证言被推翻。)
3、 佐佐木觉得山口是看到凶手跑向水果店之后才去报警,重读生承认这种说法。(被认为与案情无关,但实际上提供了推翻摄影师证词的证据。)
证言被修改为十二点十五分望向窗外时,被害者已被刺死,俯卧在人行道上,佐佐木的儿子蹲在尸体旁边,看到你之后,立刻起身逃跑。

第四种证言(提出证言的是安藤常):

--逃至对面人行道的被告因口渴而跑进正要关上店门的安藤水果店,殴打店内的安藤常(六十八岁),并趁该女倒地之际抢夺现金约六千圆及两颗苹果后逃走--(摘自警方笔录)
佐佐木的疑点:
1、 质疑佐佐木的儿子手否抢钱,几人的证言加起来否定了这种说法,证言被推翻。(被认为与案情无关,但可以推测这不是一个凶手会做的事。)
2、 询问当时儿子的仪表,证实为没有血污。(被认为与案情无关。)
证言被修改为当佐佐木之子走进店里时,安藤常并不认为他是杀人凶犯。他从上衣口袋掏出零钱,买了两颗苹果后走出去。所以在安藤常的印象中,他只是一位在快打烊时上门的顾客而已,当时这位客人好像有点醉了。

第五个证据——摄影师照的照片
佐佐木的疑点:
1、 质疑被害人回家路线,最后得出结论被害人要去小便。(被认为与案情无关。)
2、 质疑摄影师拍照片的数量,最后证明照片所照并非杀人时的照片,而是拔刀时的照片,并确认杀人地点并非照相地点。(与案情有关,证言被推翻。)

至此,七个证人的证词已经被改写,在进行这些询问的同时,有三人被连续杀害,所有人都怀疑是佐佐木干的,只有十津川相信他。佐佐木尽自己的能力找到了他能找到的所有线索,但是只能得出儿子可能不是凶手的结论,并不能替儿子洗罪,余下的部分是十津川推理而来,十津川的推理是之前所有证言堆叠推敲而来,相比佐佐木之前的表现稍有逊色,但丝合缝的推严理依旧精彩。
十津川根据做出的推理与余下证言的矛盾指正凶手,他认为做出矛盾证言的人即为凶手。首先是那三个遇害的人(冈村,女职员和安藤常)。他们的证言都已修正,千田小姐说她不知道当时看到的人是谁,因此,她就是真凶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安藤常则并未断定佐伯信夫就是凶手,所以也没有矛盾。滨野先生后来已经承认那张照片拍的不是正要刺进去的动作,而是拔出刀来时的动作。如此一来,就算真凶另有其人,也不会有不合理之处了。山口君的证言更正为从窗户往下望时,被害者已经死在地上,而佐伯信夫蹲在旁边。这套新的证词和十津川的推理并未矛盾。如此一来,没有改变证言的就只有两人,即小林和老板娘。十津川步步紧逼的询问终于是事情的真想逐渐浮出水面。
日系较英美的书比起来在情节上相差很多,但读西村的书却别有一般滋味,既不像欧美有些作家在笔墨上过分注重文笔和故事情节,也不像日本的本格作家,一味描写宏大的谜团。西村用轻巧却不轻薄的写作方法,给每一部作品以活力,情节紧凑,解密顺畅,这本七个证人更是其中佼佼之作。
33 有用
2 没用
七個證人 七個證人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七個證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七個證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