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职员之死》赏析

山南水北
2012-05-29 看过
《小职员之死》是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家之一契诃夫的代表作。契诃夫依旧以他那幽默而辛辣的笔法、朴素却简洁的语言深深打动了我。作为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契诃夫对于社会现象的洞察力,以及对于丑陋的揭露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一、情感基调
   初看这个题目,我设想作者会通过着力描写小职员这样一个普通人死得很卑微,他的死活不会有什么人关心来表现人情冷淡。转念一想,契诃夫以讽刺见长,可能会写小职员死得很离谱。但不管怎样,我都没有想到小职员会因为一个“喷嚏”而死得如此荒唐。
   “一个美好的晚上,一位心情美好的庶务官伊凡·德米特里·切尔维亚科夫,坐在剧院第二排座椅上……感到幸福无比”,小说开头为读者营造了一种轻松愉快的氛围。“但突然间”却让我们为之紧张,紧接着作者又暂时跳出故事,好像一位朋友在和我们聊天,聊作家笔下的“但突然间”,在这里,我又感受到了轻松愉快。开头处,短短几行,一波三折,让读者心情呈起伏状,吊足了读者的胃口。惜墨如金,语言简练,这正是契诃夫作品的魅力所在。
        小说的基调是轻松愉快,诙谐幽默的。主人公切尔维亚科



...
显示全文
《小职员之死》是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家之一契诃夫的代表作。契诃夫依旧以他那幽默而辛辣的笔法、朴素却简洁的语言深深打动了我。作为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契诃夫对于社会现象的洞察力,以及对于丑陋的揭露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一、情感基调
   初看这个题目,我设想作者会通过着力描写小职员这样一个普通人死得很卑微,他的死活不会有什么人关心来表现人情冷淡。转念一想,契诃夫以讽刺见长,可能会写小职员死得很离谱。但不管怎样,我都没有想到小职员会因为一个“喷嚏”而死得如此荒唐。
   “一个美好的晚上,一位心情美好的庶务官伊凡·德米特里·切尔维亚科夫,坐在剧院第二排座椅上……感到幸福无比”,小说开头为读者营造了一种轻松愉快的氛围。“但突然间”却让我们为之紧张,紧接着作者又暂时跳出故事,好像一位朋友在和我们聊天,聊作家笔下的“但突然间”,在这里,我又感受到了轻松愉快。开头处,短短几行,一波三折,让读者心情呈起伏状,吊足了读者的胃口。惜墨如金,语言简练,这正是契诃夫作品的魅力所在。
        小说的基调是轻松愉快,诙谐幽默的。主人公切尔维亚科夫在观看歌剧时打了一个喷嚏,喷嚏溅到了一位在交通部门任职的将军头上,然后小说就陷入了循环往复的道歉之中。将军本来不以为然,小职员却害怕得罪了将军两次道歉,且对将军本不放在心上的回答耿耿于怀,妄加揣测,自以为是的继续道歉。回到家中,与妻子说及此事,妻子的回答使得切尔维亚科夫更加不放心。于是,主人公又找到将军继续喋喋不休的道歉,将军终于不耐烦,说了一句“滚出去”,主人公因为这句话“感到肚子里什么东西碎了”,回到家中倒在长沙发上死了。我相信每个人看到如此荒唐的死法都会忍俊不禁的笑出来。这种看似不大可能的事情,以夸张的手法实现了讽刺效果。既让我们感到可笑,也引发我们深思。
二、主旨分析
   对于这篇小说的解读,传统上都认为这是对于封建等级制度的抨击。这样的回答可能受到特定时代政治话语的影响,对于作者的主旨有所偏离。这种解读就如同我们在初中学《我的叔叔于勒》的时候,老师还是在讲小说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们的自私自利,这样的一套政治话语是很难服众的。文学之所以被称为“人学”,是因为文学对人的关怀,乃至对人性的揭示与指导。简单的从阶级斗争、社会制度的角度阐释文学,是狭隘的。
   虽然契诃夫是现实主义作家,擅长对社会丑陋现象的揭露,但是我认为《小职员之死》写的是普遍的社会心理,而不仅仅是对封建等级制度的抨击。一个社会地位不高的人,对于上级的畏惧心理在今天的多数国家还是存在的。官场是一个盛行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地方,下级常常会对上级怀有战战兢兢的心理,生怕一不小心做得不周到触怒了领导。事实上这是我们人的一种奴才心理,是民主意识低下的表现。切尔维亚科夫的身份是庶务官,相当于一名小公务员,在官场属于最底层的人物。切尔维亚科夫在政府部门工作,在溜须拍马的社会风气下更是不敢得罪上级官员。他打喷嚏溅到了一位将军,自然会担心得罪将军,担心有遭一日会遭到报复,因此,道歉是必须的。
   文学毕竟是虚构的,取之于现实,却超出了现实。契诃夫凭借幽默却辛辣的夸张笔法,将这位小职员由正常心理演变成变态心理。通过小说开头我们知道切尔维亚科夫是怀着愉悦的心情在观看歌剧的,这是人的正常心理的描写。但一个突然的喷嚏打破了常态。喷嚏溅到将军身上,本身对上级畏惧的正常心理加上主人公喜欢胡思乱想、强烈地自卑情结,酝酿成了“喋喋不休道歉的欲望”的变态心理。第一次道歉切尔维亚科夫觉得可能诚意不够;第二次道歉让他慌张起来;第三次道歉让他更加怀疑;第四次道歉后他脸色煞白;第五次道歉后他思量着回去给将军写封道歉信却又觉得当面道歉更妥当于是酝酿着第六次道歉;第六次道歉,将军不耐烦地大喝“滚出去”,最终导致了小职员之死。我认为前两次道歉可以算是正常心理的体现,第二次道歉后主人公脸色煞白,将他怯懦自卑、胆小怕事的心理描写得淋漓尽致,加之胡思乱想,对别人的回答妄加揣摩,他于是走进了“变态”的反复道歉的泥淖。契诃夫所要表现的是人的奴性心理,鲁迅先生将将中国历史分成“暂且当奴隶的时代”和“欲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也就是说国人历来都甘于当奴隶,俄国作家契诃夫的《小职员之死》反映的是也甘愿当奴才的至卑至贱的心态。他的深刻性不仅仅局限在封建专制社会,而应该是在民主社会尚未完善或形成的所有等级国家,它的深刻性更表现出对于人的劣根性的批判。
品味语言
   由于不懂俄语,我只能从译文的角度去品味这篇小说的语言。
   语言的精练恰当是这篇小说成功的一个原因,也是大多数经典短篇小说的特色。与长篇小说不同的是,短篇紧凑、短小精悍,它往往只写了一个或很少几个人物,描写了生活的一个片断或插曲,并且短篇小说讲求不讲赘语。高尔基说:“契诃夫能用一个字就足以创造一个形象,用一个句子就足以写成一篇短篇小说,一篇使人惊叹的短篇小说。”在《小职员之死》中,契诃夫没有花笔墨去描写主人公的生活经历、外貌、年龄,出于故事情节的需要,作者只介绍了他的身份是简单的庶务官,对于家庭只讲了他有个妻子,故事发端于剧院,寥寥几笔,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至于推动故事发展最重要的“道歉”,契诃夫也只是对每次道歉的话语和道歉后主人公的反应进行了描写,作家站在旁观者的“零度叙述”角度,不加一句感情色彩的评论。道歉的话语也用得十分精当,多次用到“要知道我……我不是有意的”“务请您……”,以重复的话语表现主人公的唠叨啰嗦,为最终将军发怒铺垫。小说中三次用到“嗫嚅”这个词,意思是想说而又吞吞吐吐不敢说出来,巧妙恰当地表现出小职员胆小怕事的性格。同时,将军的回答由不在乎到愤怒是一步步加深的,从“没什么,没什么”(不在乎)——“请坐下吧!让人听嘛”(一个“请”字表现将军还是不怎么在意,但是“让人听嘛”表现出轻度不耐烦)——“哎,够了!”(不耐烦)——“什么废话”(很不耐烦)——“你简直开玩笑”(讽刺、鄙夷)——“滚出去”(愤怒),作者对于语言的驾驭能力由此可见一斑。对主人公心道歉后的反应的描写用语也是非常讲究的,切尔维亚科夫经历了“心慌意乱,不再感到幸福”——“怀疑”——“脸色煞白”——“哭丧脸”——“倒在沙发上死了”的变化,用词逐步加深,层层递进。这些方面都充分体现出契诃夫小说语言的魅力。
        重复和渐进的手法是《小职员之死》的又一特色。重复首先表现在情节上,一次又一次的道歉不仅导致将军的不耐烦,也让读者既觉得好笑又觉得主人公啰嗦;其次,重复表现在对话中,主人公的喋喋不休,重复唠叨,前面我已经分析过,在此不再赘述。在重复中,作者以不同的回答和心理活动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前面也已经做过分析。
《小职员之死》和《寒夜》
        十九世纪末的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对中国现代文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小说中的小人物引起了中国作家对于小人物的关注。
        阅读《小职员之死》后的第一感觉是和巴金先生《寒夜》在诸多方面是类似的,两篇小说的主人公都是小人物,并且都表现出小人物在等级社会中的怯懦。《小职员之死》创作于1883年,《寒夜》创作于1944至1946年间,鉴于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对中国文学的巨大影响,二者的比较应该属于比较文学中影响研究的范畴。
   《寒夜》的主人公汪文宣是报社的一名编辑,与切尔维亚科夫同样是一名小职员。他的性格和心理也呈现出病态。他对周围世界充满惊惧,反应高度敏感,总是没有根据地胡思乱想和猜测。例如,他看见上级注视的目光,便疑心上司对他不满,听到上司说话,他也要琢磨半天,甚至连上级轻声咳嗽,他也要疑心是否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同样,他对自己与妻子的感情也是充满了担心,时常为猜测所苦恼,但却没有勇气与妻子交流。当他发现妻子在跟一个年轻男子一起走进咖啡厅时,他想问个究竟,却又“不敢迎着他们走去”,想等他们出来再说,又怕妻子难堪,也使自己难堪,最后犹豫再三,“只有垂头扫兴地走回自己的办公地方去了”。汪文宣怯懦和胡思乱想的变态心理与切尔维亚科夫一脉相承。
    《寒夜》是中国的《小职员之死》,《寒夜》篇幅较《小职员之死》长,对于社会生活的表现力度更深,对于小知识分子汪文宣被黑暗社会步步紧逼直至死亡展现的更加完整,以及对于家庭生活的描写是《小职员之死》所不具备的,这是巴金的进步之处。但是契诃夫对于社会、人性讽刺的毫不留情,语言的精炼是巴金所不及的,《小职员之死》是表现契诃夫写作特色的佳作。
32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小公务员之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公务员之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