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

蓝文青
2012-05-29 看过


父亲抛弃了她们母女,母亲在自戕中,让她感觉自己连母亲也失去了,虽然有好朋友的家人怜惜她,孤独又不甘沉沦的她还是女扮男装上了那条驶向大海的船。勒克莱齐奥的《偶遇》就这么开始了。
      
自从喜欢上勒克莱齐奥的短篇小说集《燃烧之心》后,发现他对女性的关怀,对女性的理解,他在对各种环境里的女子都带着极大极深的怜悯心,每一个故事的处理中,都干净而不带任何猥亵的言辞,有广阔的视野,动人的情怀,脉脉的思绪,绵绵的沉思,以及慈悲的心怀。无论放在他的哪一篇小说里、甚至任何文章里,都会感觉到那个法国式的绅士风度。
    
《偶遇》的女主角是一个十三四岁的混血女孩娜希玛,她偷偷上的那条美丽的大帆船,属于男主角是“过气电影制片”默格,默格因为一件被人陷害的绯闻里失去了往日的辉煌,他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女儿,失去了渴望爱的女孩,只有“那种失去目标与孤单的感觉”,和唯一真正拥有的大帆船“阿扎尔”。“阿扎尔”是“机遇和奇遇”(勒克莱齐奥语),它带着他一直航行在大海里,没有必要,他几乎不上岸,就这样,两个失去爱的人在蔚蓝的大海上,在炙热的空气里,在吵杂混乱的城市中,在荒凉蛮寂的小岛,伴随着灵巧喜悦的海豚,追逐强劲的海风,沐浴疯狂的暴风雨,相濡以沫便成为顺理成章的感情交流,她像他失去的女儿,他像她失去的父亲,虽然他们都不说,虽然他们都依然笼罩在自己的过去里,日久生情,最终还是“一同展开了一段追寻自由与自我的航程。”,只是作为“机遇和奇遇”的“阿扎尔”直至最后也不能给两人带回爱,最终,娜希玛将自己的名字改成娜希玛•默格纪念再一次失去的爱,而“企图跟世界较量”(勒克莱齐奥语)的默格设计炸毁“阿尔扎”,到死也不肯让自己的私人空间成为他人的玩具。
    
勒克莱齐奥笔下的《偶遇》里的女子性格都非常宣明,即使是并不属于拥有出色容貌或者卓越才华的女子,都却依然彰显浓厚的个性色彩。在青春叛逆期之中即被父亲抛弃的娜希玛,十三四岁便选择独自出海,而同样被抛弃的母亲娜迪亚选择的了自戕之路,烧毁、破坏,直到搬家,之后,她又坚强地去做护士。娜希玛的出海,一方面是远离伤害之地,另一方面其实也是一种自戕,她扮成男孩子,甚至在船上裸体。勒克莱齐奥以精致细腻的描写,展现了他对女性在受伤之后往往选择的自我伤害、自我减压、自我释放道路了如指掌,同时,他对那些并不纯粹的,具有命运有抵触和反抗行为的女子,以及不能有自觉力,柔弱无助的女子,总抱有同情,他用优美的语言描述她们在世间的悲苦,在《偶遇》中,给人特别印象的不仅是主角,还有其他的小人物,比如后来得了癌症,曾经细心照顾娜希玛的西蒙娜修女,她对宗教的虔诚,对女孩子们的疼爱,在勒克莱齐奥的笔下,描写得简洁生动,只需聊聊数页,仿佛她一生都尽知。
    
如果说《偶遇》是用大海壮美的景象述说一个远离伤害寻找爱护的故事,那么在他十多年前写成的同样放在此集之后的《安格利•马拉》则写的是森林的广阔包容着一个同样回归自我世界逃离伤害的故事,从两篇的比较上看得出,爱勒克莱齐奥的文笔,一直保持清爽洁净,同时具有一种宛如涓涓细流的流畅感,他能展开广阔的场面,又能将细腻写到动人心扉。两个故事里都有奇特的冒险经历,都有同样壮丽的画面,同样述说着躲开痛苦和伤害并寻找爱故事。不仅仅是爱情,更像寻找亲情。无论是混血女孩娜希玛与默格那亦父亦女的复杂而细腻的情感,还是印第安男子布拉维托对同样混血女子妮娜的爱情,勒克莱齐奥对那些属于“世界”这个范畴的人们报以极其深厚的感情。的确不愧为“在世的最伟大的法语作家之一”这一称号。
    
当然,因为两篇中短篇小说时隔十多年之久,比较而言,《偶遇》从文笔的优美细腻到结构安排的合理都更胜过《安格利•马拉》,掩上书的时候,看见封面上的大海,想起来台湾早逝的流行歌曲作曲家兼歌手张雨生的那首《大海》——“ 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就让我用一生等待/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恋/就让它随风飘远/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像带走每条河流/所有受过的伤/所有流过的泪/我的爱/请全部带走”

【原文地址】

网易 http://iwenqing.blog.163.com/blog/static/14301442201242995520472/

天涯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2996523&Key=72178566&PostID=42530155&BlogID=150117
16 有用
2 没用
偶遇 偶遇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偶遇的更多书评

推荐偶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