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与童女之舞

野兽爱智慧
2012-05-25 看过
死亡与童女之舞

野兽爱智慧

1980年,因李敖侵占萧孟能财产案,李敖控告胡因梦伪造文书,李敖为了抹黑胡因梦的人格,印了书面声明分发给在场的各报记者,说她是索价一夜十万元台币的应召女郎,所以她的证词不足以被采信。这让胡因梦看尽人为了自保而不顾尊严和诚直的猥琐面目,心情为之大坏。这时她的好友王季庆送了她一本《灵魂永生》,促使她走上了向内探索的自我认识之旅。
    
这本书是由“赛斯”这个灵界的能量人格原素所写的,他借助美国女诗人珍•罗伯兹作为通往三次元时空的频道,传递了长达七年有关物质的性质、时间、实相、神的观念、可能的宇宙、健康与转世等等的形而上问题。赛斯资料高妙原创的科学、哲学与心理学的见解,当时深深打动了正在面临官司纠结的胡因梦。当人被卷入一场她所不熟悉的危机时,多半有一种生命不是操之在我的感觉,接着很自然就会怨天尤人。赛斯的话语使她从怨恨和向外抨击的“反应”,突然扭转成向内自省的“行动”。那样的扭转使胡因梦感到前所未有的独立、自主和责无旁贷。
        
在自传中,胡因梦说到在自我探索的途中需要各种助缘,除了李敖,她的母亲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助缘,母亲现世,爱钱,占有欲强,而总是向右走的母亲,一定有一个向左走的女儿。胡因梦认为三从四德和忠孝之道是威权的一方编织出来的骗局和陷阱,也是一个不假思索的程式和限制双方成长的禁令。权威的一方在这个禁令下可以尽情地停止成长,巩固自己的旧习气,下一代如果对人性和心理欠缺洞察,一定会被这些腐旧的习气熏染、洗脑,恶性循环地继续活在萎缩、自保和不安的病态中。她当年被李敖吸引,就在于李敖对传统文化的强烈批判和反抗引发了她的共鸣。她觉得自己必须找到完整的心灵地图,才能建立正确的人生方向。这股巨大的渴望和不满促使她走上了寻道之旅。
  
在遍访密宗,显宗诸多导师后,她开始怀疑那些强调意会的人可能没一个真的领悟了什么,他们只是满口佛言佛语似懂非懂地炫耀罢了,于是决定依法不依人,开始靠自己阅读书籍来修行。阅读虽然只是修行的初阶,但毕竟是极重要的一步。1988年初夏,她回到了纽约SOHO区,开始大量阅读五花八门、九流十家的道书,譬如《宝瓶同谋》、《拙火经验》、《意识光谱》、《秘密教诲》、《物理之道》等等。《宝瓶同谋》让她明白六十年代嬉皮士的蠢动已经逐渐深化成意识范型的转变。人们从向外追求转向内在探索,而她的使命就是参与其中,推动宝瓶时代的心灵解放。

1988年,胡因梦在纽约的探索书屋邂逅了克里希那穆提的著作。他的著作没有任何媚俗的废话,句句正中核心,一针见血地点穿了人类的自欺与无明,他的洞见已经探照到人类意识的底层。胡因梦知道她找到了,五十三参的旅程已经到了尽头。

克氏的教诲是以人为本的,他不像传统的宗教导师总是致力于集体秩序的维护,总劝人忍辱、持戒、行善、臣服于社会认同的美德;他更深一层地洞悉到人心若是没有自由的空间,就会因压抑和不忠于自己的真相而滋生出暴力及失序,而集体的秩序也会跟着瓦解。克氏认为社会运动和政治改革都无法彻底转变这个世界,除非每个人快速地产生突变。制度永远不能改变人类,制度永远是被人类改变的。滔滔的恒河之水是有无数的小水滴汇聚而成。所有改变人类的重大运动都是从某个小我开始的。

胡因梦翻译的第一本克氏的著作是《般若之旅》,英文原名为Exploration into Insight。此书对般若智慧——譬如“五毒即五智”、“烦恼即菩提”——都有周详而细腻的心理动力上的探讨。为了提供数百万佛教徒接触现代化究竟真理的机缘,她决定采取佛家用语来译出此书(克氏基金会在此书出版后曾经和她讨论过译文佛化的问题,最后大家还是认同了这个做法的妥当性。)在翻译的过程里她说她有一种感觉,似乎半生以来涉猎过的心理学和宗教知识,以及从小到大体会过的人性深处的恐惧、暴力、冲突、绝望等等的苦难,为的就是让她能理解究竟真理。她仿佛是藏经阁上译经的出家人。觉得这项工作她已经做过无数次了,感觉上是那么得心应手,毫无怀疑。情况最好的时候翻译有如自动书记一般,看一句原文,不需要动念,便自然书写出译文。
        
克氏指出了人类趋乐避苦的倾向,只要我们在生命中一遇到巨大的打击,所有的苦难全都会曝光,但为什么只有当自己遇到打击时才觉得痛苦,别人的痛苦或集体的痛苦为什么打动不了我们?原因是我们的心太不敏感了,它已经沉睡多年。其实我们不需要借助任何打击来唤醒我们,因为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苦难。这个观点和佛陀指出的苦、集、灭、道四圣谛中的苦谛不谋而合。佛陀和克氏都是极度敏锐的生命,他们天生灵敏的知觉令他们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了其他生命的苦难,那是一种同体大悲,一种无法度量的深刻体受以及对生命真相的洞见。
  
当《般若之旅》译好(大约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之后,胡因梦的母亲主动要求帮她誊稿,誊稿的过程中母亲对她的寻道之旅开始刮目相看。以往她总认为宗教组织是敛财的单位,里面并没有什么真理;有一天母亲很慎重地对她说:“这个克氏讲的都是老实话。”
  
1992年初,胡因梦和友人Robert前往加州欧亥(克里希那穆提故居)寻幽访“圣”,途中经过旧金山的香巴拉书店,Robert向她推荐威尔伯的著作,并买了《恩宠与勇气》一书送她当礼物。但她看了看威尔伯凌厉而缺乏空间的眼神,便决定将此书暂时束之高阁。
  
1994年11月底,她剖腹产下女儿洁生,得了极其严重的产后忧郁症,三年中验过各种另类疗法之后,发现主要的病源出自剖腹生产和右边卵巢的畸胎瘤,不得已第二次开刀。就在开刀的前十天,她不经意中从书架取出了《恩宠与勇气》,没料到的是这本书竟然充分印证了她三年谷底经验中对生命的一些深层领悟。
  
威尔伯以惊人的归纳能力综合了心理学、心理治疗、神秘主义与东西方各大宗教的灵修传承,也统合了哲学、社会学、超个人心理学、人类学、神话学、经济学、生物学、物理学与知识史等等,形成了他独创的“大统一场理论”,从而被尊称为“意识领域的爱因斯坦”。
 
受克氏教诲的影响,多年来胡因梦逐步卸除了知识的铠甲,空手直探意识的深渊。94年-97年三年间只翻译了一本克氏的《自由•爱•行动》(内地改名为《爱的觉醒》,2006年6月由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出版发行),但她看重这本记录真实生命经验的自传,威尔伯以其无比慎密的科学心思,解读了他与灵魂伴侣崔雅之间不可思议的业力痕迹。他从无私的奉献中,真正体会了无我和解脱的第一义谛。她认为威尔伯在灵修上的体证已经处在见性阶段,他是除了克氏之外,第二位她真正想引介给国人的智者。
  
1998年十月初,《恩宠与勇气》翻译完毕。胡因梦很清楚地看到:受创治疗者(wounded healer),就是她后半生要扮演的角色。在一个冷漠的都市里,和一群毫无利害关系的友人分享深刻的感受,逐步解脱自我中心的牢笼,建立起自知之明。一个缺乏自知之明的人,即使从事利他的工作,骨子里也可能只是把权力欲或其他的欲望包装成神圣济世的外貌;这样的人只可能剥削他人而不可能带来任何提升。所以克氏一直提醒:你就是这个世界;个人的解脱之道即是利他的菩萨道;自,他根本是不二的。
  
自然是不需质疑,也无需解答的,但误入迷途的人类却需要层层的探索与揭露,才能褪去自我的武装,回归本初的面貌。童女的诞生象征着母体的大死,生命最深的意义就在自我的死亡中。故台版自传名为《死亡与童女之舞》。

2011年10月,野兽爱智慧居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生命的不可思议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命的不可思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