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余者、世纪儿还是拜伦式英雄?

MJTDN
2012-05-19 看过
 《春风沉醉的晚上》是郁达夫的代表作,小说中描绘的是五四运动时期知识青年沦落成为的“零余者”形象。作品中的“我”穷困潦倒,纵有几许才华也不能找到个糊口的工作,为生活所迫住进了贫民窟中一个破旧的阁楼,遇到了同被压迫的烟厂女工,两人互相关怀。
   之所以说“我”是一个零余者形象,在小说中给我感受最深的是一个“困”字,“我”被窄小的房间困住,被囊中羞涩困住,被饥饿困住,而最能困住他的是内心深处的迷茫和绝望。“我”在困顿了很长时间之后,终于被女工的一句话敲击了内心,才恍然已经迷失了太长时间,
   “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现状了。因为自去年以来,我只是一日一日的萎靡下去,差不多把‘我是什么人’,‘我现在所处的是怎么一种境遇’,‘我的心里还是悲还是喜’这些观念都忘掉了。”
    这样的心境,我们现在似乎很难理解,究竟是怎样的遭遇,让本应踌躇满志的青年人,变得以麻木的态度去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困难。
不由的让我想起缪塞《一个世纪儿的忏悔》中“世纪儿”的典型形象:“生不逢时,热情太高,实际上没有用武之地,心向往之的理想已经破灭,现实生活到处都是苦难,于是百无聊赖,悲苦寂寞。”外国文学中将“世纪儿”的形象归结为时代幻灭的产物,所以我想,或许零余者也昭示了一个时代的终结吧。我不想说什么新、旧民主主义革命,太失望。
    零余者与世纪儿既有共同之处,又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读到外国文学中的世纪儿形象,基本上都是贵族血统,生活奢靡,处在君权神授遭到践踏的时代,身后是已被永远摧毁的过去,前方是尚未注入血液和生命的未来,他们的生活变得苍白而平庸。在否定一切的同时投入到纵情声色的荒唐生活当中。但是到了零余者这里,生活便大不相同。中国是一个没有“皇亲国戚”的国度,所谓的贵族血统的概念在清朝灭亡时就已消灭殆尽,所存留的仅仅是整个社会深刻的阶级矛盾,黑暗污浊的大都市不能带给知识分子光明和希望,于是他们迷茫,绝望,怀疑一切,否定一切,嘲笑一切,包括自己,成为了病态的“零余者”。
    无论是零余者还是世纪儿,我们看到的都是一个个受伤的角色,在大时代的幻灭中迷失了自己,磨灭了想要斗争的念头,而消靡着自己的生命。但其实这样的角色就像是路边的乞讨者,得到的永远都是同情的施舍亦或者无情的嘲笑。而在另一群形象——“拜伦式英雄”里,我们却能感受到这些受伤的年轻人让人敬仰甚至崇拜的疯狂。这些人追求自由、平等,富有才华和火一般的热情,面对封建专制或东方暴君勇于与之对抗,纵使结果是疯狂的,最终在绝望中将自己毁灭,也不枉一腔热血在崇高的地方流淌。至少,我们在拜伦式英雄的毁灭中,看到了个性的张扬,看到了激昂的态度,而不是浑浑噩噩的终老。
    总在想,如果这个时代也将如晦暗的风暴,人们会选择做个零余者、世纪儿,还是如《东方叙事诗》里毁灭自己的英雄?
    我想这容不得我去想。
    “天上罩满了灰白的薄云,同腐烂的尸体似的沉沉的盖在那里。云层破处也能看得出一点两点星来,但星的近处,黝黝看得出来的天色,好像有无限的哀愁蕴藏的样子。”
    但愿这哀愁不会蕴藏到所有人的心中。
55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春风沉醉的晚上的更多书评

推荐春风沉醉的晚上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