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念真的“底层叙事”

2012-05-17 看过
读吴念真的故事是需要勇气的,他的故事并没有狂暴燥乱的死亡叙事,但是平淡而温柔的口吻所讲述的悲怜却更能让人逐渐陷入一种悲痛的感觉,感伤的思绪慢慢涌上心头,模糊不清,不成形却也不消退。
还记得有一天搭公车的时候,在学校南门公车站看到一个中年女子,有着和年龄一样的肥胖,坐在破旧的沙发上,两腿直直的伸向前方,眼神低垂,暗灰色的布鞋和长袜,身上穿着褪色的粉色毛衣和破旧军裤。我顿时觉得眼睛发酸,汹涌的难过涌上心头。始终恐惧于这样的场景,安静的画面是对贫穷和落魄的赤裸呈现,没有曲折的意象比喻,没有血和眼泪没有死亡,但是却透露着一股无可奈何的现实悲叹。
吴念真的“底层叙事”便带有这样的悲情。
“贵吗?”阿菊问。在《悲剧脚本》中,阿菊在老板娘说了有一味药治好了她头仔的咳嗽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关心那味药是什么,而是问了一句“贵吗?”,这简单而平淡的两个字就包含着所有的悲情。人生一切的悲剧,莫过于钱太多和钱太少。“底层叙事”永远也绕不过小人物生活对金钱的纠结态度,很现实,很真实。写者无意,读者有心。体会过贫穷的滋味的人永远都会记得,那种摇摆不定的犹豫和反复思量后所作出的决定。那十块钱可以在草药店买上一把的草药,阿菊最后也没有买,她选择了买两个海绵蛋糕给了儿子和女儿。
《白鸡记》的落脚仔,《巡夜》的刘海清,《病房》的负伤者,《白鹤展翅》的清水伯,吴念真所写的一个个小人物,都很特别,但是在那个背景之下却很平常。误会、死亡、生存、拯救,简单的几个词无法描述在生活中挣扎的姿态,被束缚被压制被命运之手玩弄的生存之人,没有宏大叙事没有道德赞歌没有所谓的对光明的歌颂和对社会阴暗的鄙弃,生活之洪流滚滚,崇高的价值标准如粪土如垃圾如虚无缥缈之物。在贫瘠又沉重的生活之中,最现实的便是生活,对生活最高的尊敬便是善良。
七篇小说没有共同的主题,十几二十年前吴念真的作品,渗透着活在那个时候所触及到的生活无奈。“如果透过这些文字你能看到的是一个在台湾活过一甲子的人,他曾经经过的青春以及当时这个岛屿上的人们的点点滴滴……我就已心满意足”
关于感动、关于伤痛、关于某个日子里那个群体的眼泪和难过。
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特别的一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特别的一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