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的盐 世间的盐 8.0分

一位大器晚成的美女大师

刘二苍松
2012-05-17 看过
    拿到了书就一口气读完了。读完以后本想标个已读说道几句,但看见已经有的三篇评论,写评论的都是和风老师有交情的人,说起话来也有底气,高军长高军短,高军今天多吃了两碗饭,各路大神多少都能抖露点儿独门八卦出来。而我只是两万关注者里头比较安静的一个,除了“风行水上”这个id,别的事基本上都不知道,连合肥风俗都是从舍友处辗转听来的。所谓“高山仰止”,一想到自己人微言轻,当时就怂了。

    但转念一想,兴许风老师真的想知道普通读者的看法呢,是交口称赞还是跳着脚骂娘,总得有个不相干的人说吧。我就是个二十几岁理工科的毛小伙子,根本不懂行情,总觉得不管说什么都会给人扇耳刮子。所以还请多多包涵,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好,不要和小的我较真则个。

    知道风老师是因为他写的《王八拳考订》,“王八拳是一种古拳法。”开篇头一句就震住了我,彼时我可能正在回宿舍的路上,身背书包,手拿手机,脖颈子伸出来,活像一只要被风师母攮一刀的老母鸡,还吃吃的笑个不停,路上姑娘见了都绕着走。学校里车来车往,在这种状况下我居然没给撞死,实在是个奇迹。

    《王八拳考订》我来回来读了有十次,这就是一篇奇文,充满恶趣味,快意恩仇!(我理解的快意恩仇就是,搬个小马扎看打架——我快意,你恩仇)那时候我就想,什么时候要是我能写出这样的文章那就好了。还真动手模仿了一篇!但写完以后读,有云泥之别,真是照虎画猫,狗尾续貂,没事儿找抽玩儿。

    你读风老师的文章,觉得浅白隽永。但试着学起来,实在是难得很。人说散文最好的文风就是文白夹杂。几年前我听不懂,总觉得纯粹的文风才是好的。但后来明白了,以前喜欢不上文白夹杂,是因为自个儿读不了文言文,一到文言就跳将过去,一篇文章挖了几十个洞,全尸都不留,要还觉得好看那口味实在就太重了。风老师也文白夹杂,非要说的话,九分白一分文,刚刚好。读上去就是个有文化的人跟你唠家常,他有一肚子学问,却不想用学问来吓唬你,只给你漏一点儿学问,讲最容易理解的那些道理。听着听着,你也觉得,哦,这个我懂了。虽然实际上我并不懂。

    能不能讲最浅显的道理,漏一丁点儿学问,这就是真懂和装懂的分水岭。

    风老师文风好,我觉得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不用写命题作文,反正不挣钱,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写来就是图一乐。像日本料理电影说的,把满腔热爱都倾注于拉面上的话,客人自然就喜欢吃了。大概是这个道理。

    桃花老师说风老师的文章写得好,一通海夸以后,说撑起风老师文章的,是其丰富的生活阅历,深厚的见识,豁达的人生态度,还有市井气和禅意。这着实不假,风老师文章里头饱含信息量。但我觉得风老师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他有一股子痞气,爱抬扛,爱吐槽,还有一股天然的黑色幽默气息。有痞气,接地气,人才能活得轻盈,才能有仙气。兴许这个和风老师偷过人家绿毛火腿有关。以后也要学一次,不然人生不完整。

    圣经里头有云“Ye are the salt of the earth”(KJV 太 5:13),《地上的盐》,想是来源于此。英谚地上的盐,指的是的品性高洁之人。什么叫品性高洁呢,就是有的事情咱就不做了,你们过你们寡淡的生活,我就我这样儿,齁死算我的,不赖你。搁中国,其实这是士人,是读书人的派头。

    风老师是个读书人,但他老是写读书读迂了的人,这些人都混得惨。孔孟说推己及人,佛祖讲自度度他。读书不易,读进去以后又不认死理更不易。但古往今来的读书人都是这么过来的,风老师吐槽他们,可能带着点儿后怕,又也在心里头赞同他们吧。

    唯一觉得不太高兴的是,书里头把“风师娘”统统改成了“我老婆”。好突兀,有一种峨眉派掌门人突然嫁作村妇的幻灭感。风师娘的萌度也掉了好多百分点。

    最后我瞄了一样腰封,给吓了一跳,上面写着“一位大器晚成的美女大师”。以为是风师娘捉刀代笔替风老师写了。仔细一瞧原来是美文大师。很多书的腰封子上总是写一些令人想要扔下书就跑的字,这个腰封倒是狠狠卖了一回萌,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或许这是铁葫芦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说,风老师,要不您试试走一下“大器晚成的美女大师”这个路线?我觉得这个噱头可比“豆瓣网最后欢迎的原创作者之一”要好得多呀。

    (本文已被约稿。)
106 有用
1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6条

查看更多回应(56)

世间的盐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间的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