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中的三个比喻

DoraTmon
2012-05-17 看过
摘要:柏拉图是西方哲学史上鼻祖式的人物,而《理想国》因其全景式地展现了柏拉图一生所有重要的思想而成为他颇丰的著作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部。在本书中出现了三个隐晦的比喻:“太阳比喻”、“线段比喻”以及“洞穴比喻”,对这三个比喻的反复揣摩与品味使得笔者对理解柏拉图的相论以及以此为基础的伦理学和政治学产生了巨大的帮助。

关键词:相 太阳 线段 洞穴


纵观《理想国》全文可以发现,这本著作的叙事是基于人物的对话与辩论而发展延伸的。全书的开头部分如同朋友的闲聊,读者可以轻松的跟上他们的脚步;而穿过了这个序幕,读者被渐渐的带到了一片晦暗茂密的森林,其中充斥着深奥的形而上学以及辩证法,许多地方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当穷尽了这片森林,突然迎来了一个通俗易懂的神话故事,仿佛来到了一片让人歇脚的草坪。书中的五、六、七卷恰恰位于那片森林之中,这部分与全书以“正义”为核心的主线相对游离,成为了离题的一部分。在这三卷中,苏格拉底、格老孔以及阿第曼图斯等人谈论了理想城邦中的妇女与儿童;谈论了消灭家庭,把城邦建构成一个单独的“大家庭”;谈论了由哲学家担任城邦的统治者。在这部分中,苏格拉底为了更好的阐述他所提出的相论,他分别提出了太阳、线段以及洞穴三个比喻。这三个比喻作为对相论解释本身却模糊不清,需要做一定的分析。


先理解什么是相?柏拉图没有用一个固定的术语来定义相,他提及相时往往用的是“X自身”等表述。每一种性质(正义或者非正义)其自身都是单独的物体,但是“由于它们和行动及物体相结合,它们彼此互相结合又显得无处不是多”[1]。这些“多”可以指优美的音乐或者缤纷的色彩,例如“正义”可以具有色彩和声音,它们分有了正义的相,但是这些声音和色彩不是正义的相本身。
总的来说,相具有三种特征[2]:一是唯一性,即某种事物的相是它这一类中唯一的相;二是自我述谓,即某种相的本质是其纯粹的范例;三是非对等,某种事物中的个体(它的行为、形象、物体)都分有它的相,而这些个体都不是此事物的相。可是,即使是作了这样的说明,相的含义也是模糊不清的。随着书中人物的讨论的深入,相的含义才逐渐的清晰起来。

太阳比喻
柏拉图认为理念是事物的本原,而最高的理念是善,善统摄所有的理念。于此相类比,在可感范围内,太阳是最高的,可以统摄所有的东西。于是他把善比喻成了太阳,善是相的相。在原文中,苏格拉底说:“眼睛所具有的能力作为一种射流,乃取自太阳所放出的射流”[3]。正是因为太阳放出光线,人的眼睛才能看到物体。“正如我们前面的比喻可以把光和视觉看成好像太阳而不就是太阳一样,在这里我们也可以把真理和知识看成好像是善,但是不能把它们看成就是善”。文中苏格拉底的意思是,真理和知识可以让我们感知到善的存在,但是它们臣服于善,它们虽是相,但是却是相的相,即善的某个个体,它们分有了善这一个相,却不是善这个相本身。这就好比眼睛和光线可以让人看见世界万物,而他们是太阳这个至高无上存在的具体存在。

线段比喻
     首先明确,知识是关于存在的事物的知识,而无知却和不存在的东西相关。意见处于知识和无知之间。柏拉图为了区分意见的对象和知识的对象,他在《理想国》的第六卷中描绘了一条不等分割的线段,而不等长的线段的每部分又不等长的被再次分割。第一次分割成的两个部分分别是知识与意见的对象;意见的对象又被划分成可见物体与他们的影子或映像;知识的对象被划分为相和数学对象。于是这样一条令人费解的线段就形成了。
构建这样一条线段,柏拉图意图说明两点[4]。首先,意见的对象与知识的对象是相关联的,可见的世界只是另一个更为可靠的地方的镜中映像。日常生活中存在较为真实的性质(可见物体)以及较为不真实的性质(它们的影子和映像)。这可以类比到相和现实世界,我们的现实世界之上有一个更为真实的彼岸世界,在这个彼岸世界里,一切都是真实的实体,而我们身处的世界便是这个世界的影子,我们看到的所谓“真实”只是幻想。这个彼岸世界便是“相"。此外,柏拉图把数学被提升到了哲学的高度,数学对象被划分到了相的行列。笔者想到了一个例子:我们在计算一加一时会得到结果二,而我们在计算一个苹果加一个苹果时会得到结论,即两个苹果。不管相加的是苹果、香蕉,还是飞机、大炮,二作为结论永远不会变。数学对象作为相,其特征彰显无遗。那些苹果、香蕉,它们分有了相的某些部分,但它们却不是相。

洞穴比喻
在本书的第七卷,柏拉图提出了洞穴比喻,它是柏拉图哲学思想极重要的一部分,它几乎影响了之后整个基督教哲学世界[5]。这个比喻更加进一步的阐述了其相的理论。他把一个国家比作一个深黑幽暗的洞穴,那些不懂哲学的人就好像是被监押在洞穴里的囚犯,他们被绑住而不能动弹,面对着墙,只能看着由背后的熊熊火光所投射到墙上的幻影。
在这样的一个比喻里,投射在墙上的幻影就如同我们所身处的世界,我们看着它们翻滚、跳动,以为它是鲜活而完全真实的。殊不知,真实的世界是在洞穴之外。当有些人脱离了捆绑的束缚,能有机会走到洞穴之外瞧一个究竟,虽然当他们刚走出洞穴时刺目的阳光将使他们产生暂时的不适应,但是等眼睛适应了光线,他们将发现一个真实而绚丽的世界。我们把这些睁眼看世界的人称作哲学家。
柏拉图同时在书中同时提到了哲学家所肩负的重大责任。那些爬出洞穴看见外面世界的人们,他们要做的是回到洞穴里告诉被捆绑住的人们,不要再被墙上的幻影所迷惑,真实的世界在洞穴之外。同样,哲学家要做的是启迪人民,擦亮他们的双眼,看见现实生活之上那个真实的世界,看见知识和善。从这样的观点来看,哲学家才是城邦最好的治理者。
洞穴比喻影响深远的例证之一与电影有关。电影院里观众在固定的座位上观看投影仪投射到银幕上的影像,与洞穴比喻出奇的相似。这一联系启迪了电影批评家。电影呈现的是现实世界的百态,而又不等同于真实世界。但电影的使命在于在虚拟的状态下反映现实,解释现实,启迪被捆绑住的人民们。

由太阳比喻,柏拉图解释了善是所有相的相,是形而上学的最顶峰;由线段比喻,我们身处的世界和彼岸世界的上下层联系,每个世界的对象,都清晰的呈现出来;由洞穴理论,笔者更加深刻的了解了相的含义,并且哲学家的使命显得格外任重而道远。这三个比喻使得笔者进一步理解了柏拉图的理念论,而理念论是《理想国》离题的三卷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不过,笔者不禁要问,相的理论与《理想国》全书存在何种内在的联系?如果它与全书完全抽离而独立存在,柏拉图又为何把其放在《理想国》中作为其的一个组成部分呢?笔者认为,柏拉图描绘的理想国是相的一部分,这样的一个国度分有了相的一些特性。对于相的追求,促使人们去描绘一个理念的世界,并且为了这个世界而不断努力。换句话说,对相的渴望驱使了整个理想国的构建。
其实纵观整个古希腊,可以发现理念论的作用是隐蔽但是却是巨大的。希腊人由于具有丰富的相(善、智慧、真理、知识等),创造出了优美的神话,创造了科学和哲学。“希腊文明为什么这么辉煌,根源就在于此。其他文明由于缺乏理念论,更未能建成一个理念世界,因而发展到初级或者中级水平就停顿下来。理念论的作用就有这么巨大。”[6]
最后提出一点,其实相的理论也具有局限性。正是因为这一理论的不可捉摸性,在实际运用上会出现疑虑与矛盾。可是任何哲学范畴都具有局限性,都在争论不休,哲学上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达成共识。这是哲学的特点,也是其魅力所在。
16 有用
4 没用
理想国 理想国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理想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理想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