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没有一个故事,能够取代最初的那个故事

李小丢
2012-05-02 看过
这本书是08年9月出版的,我10月份的时候买的,但是之后一直在外奔波,这本书就放在家里一直没看,这次回家,带了几本书回来,这就是其中一本。看这本书的时候,是一种很难描述的体验,也许像是女主人公露丝在婚礼上听爱迪朗诵叶芝诗句的那种感受,一来是沉浸于优美的文字中的那种愉悦感,二来是作为一个写作的人油然而生的嫉妒,一种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写出这么好的语句的绝望感。

承认自己“不能”是需要勇气的,这需要一个缓慢的过程,无知者无畏,当自己没有看到多少好东西的时候,觉得自己也能写,随着阅读范围的扩大,随着年龄的增长,终于知道,写作这个东西,不是凭着一腔热血就能写好的。刚上大学的时候去校刊应聘,当时的副主编问我想加入编辑部的原因,我说:“就算我写的不是那么好,我对自己的起码要求是懂得欣赏。”

因为我很早以前就意识到,我的想象力并不卓越。书中说道“不会编故事的人充其量只能成为一个好记者。”我不是一个懂得编好故事的人,我写的东西,无论过了多少年,熟悉我的人都会知道,我写的,始终是关于自己的故事。纵使男女主人公披着别人的外表有着别人的经历,但是他们的内在,始终是我和他,所有的故事,不过都是我和他的故事而已。当意识到自己没法写出别的故事的时候,我应对的方式,是不再写小说,我不想看到自己在10年以后,还纠缠于那些陈年旧事,那无异于是一个过了保质期的怨妇在絮叨而已。

也许我和爱迪的情况是一致的,年少时期遇到的过于刻骨铭心的爱情成为了终其一生难以摆脱的烙印。爱迪过了三十多年也许仍然还爱着玛丽昂,所以他从处女作开始一直写了30多年不变的母题:年轻男子和年长妇人的孽爱。我是钦佩爱迪的,他知道无法摆脱,反而乐在其中,他写作的目的不在于超越自己,反而借助写作,一次又一次重温16岁的那个夏天。也许现在早已不爱那个人,甚至不记得那个人了,但是往后的生活实在过于平淡,以至于,再也没有一个故事,能够取代最初的那个故事。

也许就是这样的吧,我选择逃避和刻意的遗忘,爱迪选择了铭记和勇敢的表达。

                                                             ——写于2010年7月12日
12 有用
1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寡居的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寡居的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