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觉要不要,惊恐要不要

metacook
2012-05-01 看过
有那么几次,是坐在地铁尖啸的呼号声中,站在博物馆古象巨牙的玻璃棺后,或者仰面望正午阳光瞥过树叶的时候,产生了轻微的身体幻觉,大致是感到自己膨大、升高或者飘浮,视具体场景而定;这时通常我静止,外部相对静止,但有确切信号(通常是声音信号)表明周围世界正在急剧转动。。。。这样的时刻让我很着迷,或许正因为它短暂——作为一个现实感过于强烈的场依赖型人,我很难哪怕几分钟,沉醉于这个梦幻,它总是醒得过于仓促,且几乎转瞬即忘,只有在后来多少有些相似的时间才能回忆起来。不过我相信,另有一些人,他们的幻觉天然地会更持久一些。。。这两天在看E.T.A.霍夫曼这个短篇小说集时,就想起了这回事儿。。。
E.T.A.霍夫曼这个名字,之前唯一的印象来自于一本叫《魔鬼的迷魂汤》的小说,这本书残留在脑海里的是一种阴冷湿热交织并挥之不去的印象,我感觉要是谁少年不幸看了这本书,很可能会魂牵梦萦。。。好吧,我可能夸张了。不过据说他是真的NB,侦探小说鼻祖,深受马恩喜爱,影响了巴尔扎克、狄更斯、爱伦坡、陀斯妥耶夫斯基、卡夫卡等一系列作家云云。。。。不过说起来,这几个故事那种开风气之先的无限制的机灵生动倒的确很明显;那些似曾相识情节的原装组合,也完全没有让人觉得认知疲劳或者哪怕一丁点儿失望。
比如拼死也要唱歌的姑娘的故事,是古怪顾问先生故事的小小谜底;白天天使晚上恶魔的金匠故事,是嵌套在威仪的斯居戴里小姐故事里的;丢了影子的人的故事,是最后由随意的一封信讲出来的,并出人意料地收尾了;还有伐伦矿山和赌运的故事,果然主角就是“矿山”和“赌运”,而不像以人来命题的故事那样,主角是人。其中人物的死亡命运,皆源自崇高自然力的引诱,而这崇高自然力,在霍夫曼故事里也无一不是恐怖的,以至每一个人,都要通过抛却人间去亲近:《克雷斯佩尔顾问》里是歌唱,《伐伦矿山》里是地下矿;斯居戴里小姐是宝石,《赌运》里是赌。自然也少不了情爱,《怪客》和《金罐》就是以它为主角。那交织着臆想和魔法的骤变的激情,布满浪漫主义的恐怖精髓。举两例:
《怪客》中的安格莉卡:“安格莉卡浑身颤抖“是的,”她说,“我知道,就在他死的那一刻,我觉得在我的内心有一块水晶当地一声粉碎了——我陷入一种特殊状态,我可能继续做起那个可怕的梦,因为当我恢复记忆时,那双可怕的眼睛对我不再具有威力,火绳被扯断了——我感到自己获得了自由,天堂的幸福拥抱着我,我看见莫里茨——他来了,我迎着他飞奔!””79这是被怪客“催眠”的姑娘梦醒认出原先的爱人的情景;
《金罐》中的安泽穆斯:“安泽穆斯觉得内心深处展开了一场搏斗——种种思想,一幅幅画面闪现出来,随之又一一消失——林德霍斯馆长、塞佩锹娜、绿蛇——最后,他逐渐冷静下来,所有迷乱的东西拼凑起来,形成了清晰的意识。这时,他如梦方醒,原来这种种怪异现象都是由于他一直都在思念茀洛尼卡的原故;昨天出现在他蓝色房间里的形象也是茀洛尼卡,关于蝾螈和绿蛇婚姻的不可思议的传说只是他抄写的内容,而并非是什么人给他讲的故事。他自己对自己的梦幻也感到奇怪起来,他把这仅仅归之于他对茀洛尼卡的爱所造成的思想过分紧张和林德霍斯特馆长那儿的工作,因为那儿的房间里散发着一股令人神智混乱的异香。”这是男主突然恢复“理性”,不信真爱是条蛇时的自我推理242(后面他要因这不信遭受惩罚)。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斯居戴里小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