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一梦经年

江海寄余生
2012-04-30 21:01:36 看过
       在买的一群书里面,第一本看的就是这本浮生六记,甚是庆幸,识得了芸娘,这一可爱温贤的女子。特有的浪漫情怀,对三白无微不至的关爱,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那颗炽热的心。同为女子,虽不在同一时代,虽不曾有交涉,虽我知她,她却不识我。即使如此,同为女子的我还是深深的被她所吸引着。

    如此真实的芸娘,丝毫不娇柔做作,如此的率真。 还记得“是夜,送亲城外,返已漏三下,腹饥索饵,婢妪以枣脯进,余嫌其甜。芸暗牵余袖,随至其室,见藏有暖粥并小菜焉,余欣然举箸。忽闻芸堂兄玉衡呼曰:“淑妹速来!”芸急闭门曰:“已疲乏,将卧矣。”玉衡挤身而入,见余将吃粥,乃笑睨芸曰:“顷我索粥,汝曰‘尽矣’,乃藏此专待汝婿耶?”芸大窘避去,上下哗笑之”小女儿情态毕露,其态最萌,似乎能看得见那位红着脸蛋含羞躲去的俏人儿。还记得神诞之际,俏皮的已为人妇的芸娘穿自己夫君的服装女扮男装与夫同游观花照。穿男装的她,应该也是目秀眉清,英姿勃勃。似乎能想得到,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上,内心雀跃的芸娘该是如何的开怀。还记得菜花黄时,众人踏青赏花品茗,暖酒烹肴,一时快及,若非芸娘之妙计,安得此痛快淋漓?如此可爱聪慧的女子,怎能不喜爱?

    三白的文字清丽条达,文辞洁媚,趣味隽永。像是苦心经营,又像是信手沾来,似一块淳朴精微的水晶,只见其美,不见其底色。无论是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都是那么的真,那么的不加修饰 。

    印象极为深刻的一段是:时天颇暖,织绒袍哗叽短褂犹觉其热,此辛酉正月十六日也。是夜宿锡山客旅,赁被而卧。晨起趁江阴航船,一路逆风,继以微雨。夜至江阴江口,春寒彻骨,沽酒御寒,囊为之罄。踌躇终夜,拟卸衬衣质钱而渡。十九日北风更烈,雪势犹浓,不禁惨然泪落,暗计房资渡费,不敢再饮。正心寒股栗间,忽见一老翁草鞋毡笠负黄包,入店,以目视余,似相识者。余曰:“翁非泰州曹姓耶?”答曰:“然。我非公,死填沟壑矣!今小女无恙,时诵公德。不意今日相逢,何逗留于此?”盖余幕泰州时有曹姓,本微贱,一女有姿色,已许婿家,有势力者放债谋其女,致涉讼,余从中调护,仍归所许,曹即投入公们为隶,叩首作谢,故识之。余告以投亲遇雪之由,曹曰:“明日天晴,我当顺途相送。”出钱沽酒,备极款洽。二十日晓钟初动,即闻江口唤渡声,余惊起,呼曹同济。曹曰:“勿急,宜饱食登舟。”乃代偿房饭钱,拉余出沽。余以连日逗留,急欲赶渡,食不下咽,强啖麻饼两枚。及登舟,江风如箭,四肢发战。曹曰:“闻江阴有人缢于靖,其妻雇是舟而往,必俟雇者来始渡耳。”枵腹忍寒,午始解缆。至靖,暮烟四合矣。曹曰:“靖有公堂两处,所访者城内耶?城外耶?”余踉跄随其后,且行且对曰:“实不知其内外也。”曹曰:“然则且止宿,明日往访耳。”进旅店,鞋袜已为泥淤湿透,索火烘之,草草饮食,疲极酣睡。晨起,袜烧其半,曹又代偿房饭钱。访至城中,惠来尚未起,闻余至,披衣出,见余状惊曰:“舅何狼狈至此?”余曰:“姑勿问,有银乞借二金,先遣送我者。”惠来以香饼二圆授余,即以赠曹。曹力却,受一圆而去。余乃历述所遭,并言来意。惠来曰:“郎舅至戚,即无宿逋,亦应竭尽绵力,无如航海盐船新被盗,正当盘帐之时,不能挪移丰赠,当勉描番银二十圆以偿旧欠,何如?”余本无奢望,遂诺之.

    似乎能看得见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一个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满目苍凉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一个人踽踽独行,异常艰难的为这五斗米奔向不知是怎样的远方。 看完此段,眼睛湿润了······能如此直白的写出自己的困境,如此勇气,不是人人都有的。他没有错,何至于此?

    三白三白,浮生若梦啊,即使你颠沛流离,即使你饥寒困迫,即使你的芸和森先你而去····这一切的一切,都似梦一场,有个美好的开始,却没有料到梦的结尾。经年后,回忆起来,这一切,都终将逝去,留下的,除了亘古不变的,还有什么呢?呵呵,似乎看到了一位安详的迟暮老人,种种地,养养花,晒晒太阳,看看日落。写写字,做做梦。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典藏插图本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典藏插图本浮生六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