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幾句

彭浩仁
2012-04-19 看过
      張隆溪先生是比較文學研究的大家,要研究比較文學,或者擴大點說兩種文化的比較,首先被比較的二者必須具有可比性。
      張先生此書首先建立在對鄧斯威爾、吉卜林等人認為的“東即是東,西即是西,這兩者永不會相遇”這一理念的批判之上。張先生認為,東西之間,尤其是東西方文化之間,是有許多相似性的,並不存在東西方之間的絕對對立。當然,這個觀點只要言之成理,自然是可以成立的。(愚見亦以為多有可比性。)
    同時,張先生認為只有跨文化的視角才能獲得某些創見,這無疑是正確的。往往只有處在從外部看,才能把握事物的全部。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云云。葛兆光先生從周邊看中國,大概也是這個意思。但從跨文化的角度獲得的創見並不來自二者所具有的可比性,或者相似性,更多的,大概是只有差異性才是使跨文化視角獲得創見的前提。所以,以跨文化研究的可能性來論證中西之間的可比性,並不能成立。
    此書就是四次講座的文字記錄,第一講是“文化對立批判”,說明白點就是對“東西方文化是否對立”的批判。但從張先生所據的實例來說,似乎並不能夠完全駁倒文化對立的觀點。
    后三講即是對第一講的實例性的補正。張先生多以相同的意象,或者是對同一意象的相同、相似理解為中心來展開論述,如珍珠在詩文中的運用,藥與毒的一體兩面等等,可以說還是可以見出中西文化具有相同、相似的因子。但以零星之例為據去駁斥前人所謂中西不可比的觀點,似難以服眾。他們所說的、所謂的中西文化的差異,或者說絕對差異、沒有可比性,這是從核心價值、核心理念為中心提出來的。這個觀點或許不對,但作者以一些意象,且不是核心意象為依據來論述此問題,似乎不能服眾。要知道,無論什麽事物,需要找到一二相似點是很容易的。就拿人為例吧,要找跟飛禽走獸的相似點,還是很容易能辦到的。但這並不能證明人與它們有多少相似、可比性。在比較兩種事物的時候,需要關注的是核心因素,而不是用細枝末節的數量來論證。所以,張先生的例證并不能真正動搖中西文化沒有可比性的觀點。
    事實上,兩種文化之間的跨文化研究或者說兩種文化的比較研究,即便沒有可比性,但以此例彼,以彼觀此也是可以的吧。張先生似乎不必執著于中西文化比較的合法性。
    當然,二者之間核心概念、核心理念是否具有可比性、相似性,這個可以繼續探討,可以需要深入研究。但就中西傳統來說,我們所謂的中西相似性,很大程度上大概是在比附西方吧。政治、經濟主導權決定了文化的主導地位,這也是無可厚非的。
2 有用
2 没用
同工异曲 同工异曲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同工异曲的更多书评

推荐同工异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