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农业时代,乌托邦亦不可能

汉城君
2012-04-11 看过
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哀在于科学的进步。

宗教信仰被摧毁了,但是另一种新的信仰却没有被建立。

西欧资本主义萌芽与发展的时期,正是中世纪神学时代与尚武精神的瓦解过程。上帝十诫的传统约束力与道德追求逐渐式微。受最大享受度的驱使,拜金主义取代了上帝之爱。道德堕落层出不穷。空想社会主义家将人类一切罪恶现象归因于私有制。他们认为货币导致罪恶,切断货币流通,罪恶便能从根源上被清除。因此私有制必须消失,以公有制代替之。按需分配将成为常规,犯罪减少从而改善道德领域,再用改善后的道德领域约束个人行为减少犯罪,互为促进,彼此成就。由此建立每个公民都是道德完人的乌托邦。莫尔与葛德文都抱着同样的观念。

这是一个极具诱惑力的构思,比上帝之城还要吸引普罗大众。开启上帝之城的钥匙---世纪审判---是彼岸的事情,人类的今世必须历经苦难以赎原罪。乌托邦却可以发生在今世,一切人都会被安排在恰当的位置。俗世的暴发户可以依据金钱而获取社会地位与所有享受,在乌托邦里却不可以。市民确立社会地位,与金钱脱钩而与智慧成正比例。所有市民都被鼓励享受精神上的探索愉悦,这才是最真实最至上的快乐。精神上道德上的智者,同时也会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这便是柏拉图提出来的哲学王理想国。

乌托邦借以消除人类不平等有两个因素,一个是公有制,一个是道德完人。乌托邦市民热爱劳动,轮流耕作,学有所长。农业与手工业产品极大丰富,不仅可以按需分配,还可向外出口。没有生存的威胁与财富的私有,并不会有盗窃、抢劫、贿赂的罪恶发生。再加上每个市民都致力于道德完人,个体的行为由自律约束,法律在乌托邦并不是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是可有可无的事情。由此法令甚少,死刑几乎空有虚名。

然而后续有很多人站了出来异口同声的说了句,妄想。

没有贫苦与罪恶的社会会产生过度繁殖,因为男女性欲从古至今保持同样的程度。没有贫苦威胁,人口的增殖速度会大于土地生产资料的增长速度,而后战争与饥荒便会爆发。战争是杀人,饥荒是自杀。

低等动物的繁殖受到两个自然法则的限制,一个是自然本身的资源限制,一个是食物链上级动物的捕杀。由此低等动物的繁殖会与自然保持适度的和谐。人类处于食物链的顶端。虽然现有科技的发展可以极大克服自然本身的环境威胁,却无法以同样的人口增速比例使土地增产。有限的土地负荷率,使人类依旧受第一法则制约。而第二法则对人类是失效的。人类无法被他杀,便只能自残——战争与饥荒——人口增多超过生产资料负荷的逻辑后果,以此消灭人口。马尔萨斯在《人口原理》中写到,“人口按照几何比率增长,人类所需的生活资料按照算数比率增加。”除非人类可以不依据食物生存或者消除性欲,否则人口增长后,一个特定地域的人类群体便只能有两个选择,要么自甘承受贫苦与由此滋生的罪恶,要么发动战争向外掠夺更多的土地与资源。在资源紧张的时候,人类为了进行自我保存,私有制会再次“复辟”。

乌托邦的第一个支柱,公有制受到马尔萨斯的挑战,而弗洛伊德则以精神分析学的角度击溃乌托邦的第二个支柱——道德神话。

弗洛伊德的人格观念是,人具有两个本能。以性欲为代表的生的本能,以攻击冲动为代表的死的本能。这两个本能都藏在“潜意识”里头,由本我体现。为了抑制本我将这些难以实现的欲望顶到“前意识”的层面上,自我与超我会启动一切防御机制,包括否定、合理化、投射、压抑、理智化、抵消,以此减少本我的过度欲望需求与攻击冲动。然而防御机制使用过度,人类便会患上神经症。因此本我的一切不现实要求,只可抑制不可消除。本我存在于潜意识的层面,是人剥开社会性之后的生物性之本质,不会消失。因此道德完人无法实现。

乌托邦不过是个神话。一个很美好的世俗神话.人类无法开创人人平等的未来。

况且,它亦只是一个农业理想国。莫尔无法设想后续的科技进步将乌托邦引入机器大生产时代甚至信息时代后,乌托邦又将如何应对。

农业时代里,费孝通先生心目中那种鸡犬相闻的乡土社会,人只是作为一种纯粹的农业劳动力扎根在黄土上。多一个,少一个,都无关紧要。只要不使得农业劳动力出现缺口便是。人与人之间是可以进行代替的。工业时代里,按雅斯贝尔斯的话说,“产业工人只是大机器上的一个小螺丝”。传统的宗族系统逐步的被瓦解,人以蜂房结构驻扎城市,原先那些具有宗族依附性的农民及其后代,融入了城市工业的轰鸣声中,谁也不认识谁,老死不相往来。而现今的信息社会里头,每个人都被鼓励最大限度的个性发展。社会的精细分工,使得人类产生分化(哈贝马斯还观察到人的异化)。人,开始不可替代。

在某个层面上来说,人的不可替代性是一种福音,因为它缓解了残酷的森林法则。假设每个人都是相似的可以代替的话,根据达尔文的进化论,有一部分弱者就要被社会淘汰。社会分工,使得个体停止与社会共同体发生竞争。除此之外,科学发展带来的社会分工,社会分工带来的人的不可替代性,对人类来说更大程度上是一种集体危机——自杀的扩大,杀人的延续。

涂尔干将自杀归为三类,利己自杀,利他自杀以及社会混乱引起的自杀。第一种类型最为常见。举例说之,在城市一角蜗居的单身男人,没有亲人没有依恋没有牵绊,仿佛整个社会忽视与遗忘了他,由此选择轻生。一直以来自由主义者都把集体主义视为罪恶的东西。然而正是集体主义的存在,约束了自杀率的限度。集体主义能在其中起到建立归属、增强凝聚的作用,减少自杀现象的发生。但人的不可替代性,让个人主义取代了集体主义爬上人类的圣坛位置。

奥古斯丁·孔德坚持认为,缺乏一种共同的信仰或者说指导思想,社会会发生涣散与混乱。“人可以用什么方法重新使人和集体结合成一体”,是家庭组织,政治组织,还是宗教组织?政治组织——国家——离我们太远太抽象,首先便被排除。家庭组织——家庭与宗族机构——受工业生产的冲击,传统宗族结构逐步瓦解,也失去了凝聚之力。最后只剩下宗教组织。然而现代人类开始信奉科学精神,我们分化并独立。牵绊与依恋的缺失,会引发自杀。

另一方面,梅因在《古代法》里提到,历史的进程,是身份到契约的发展。身份,强调义务。契约,强调权利。历史进程带来的人的不可代替性,使个体的权利观念得到增强,而义务观念却被弱化。由此个体的自信心膨胀,对欲望的要求变得比以前更想得到满足,对集体戒律的蔑视变得更加严重。其结果便是人类以攻击冲动为代表的死的本能上升。这会引发杀人。

仅仅停留在农业时代,乌托邦亦不存在,我们还是会杀人与自杀。即便乌托邦可以维持运行,在进入工业时代与信息时代后,我们依旧会杀人与自杀。

在人类古老的记忆中,上帝在西奈山上给摩西颁发戒律说,“不可杀人”。而后尼采告诉我们,上帝已死。

人类创造神,也毁灭神。我们分娩自己,也手刃自己。
41 有用
2 没用
乌托邦 乌托邦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乌托邦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托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