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得轻蔑自己的人难于超越自己,而自卑的人亦是无可救药之徒---------认识你自己

杨巅峰
2012-04-10 看过
如果人心对偶像有信心,这个偶像就会带给人心力量。很显然,人用心智创造了形象,然后又从自己的创造中要回力量。这就是人心不停在做的一件事,制造形象,然后从中取回力量、快乐与利益。正因为如此,人心永远是空虚的、贫乏的。因此,重要的不是形象,也不是百万人的意见,而是去了解你自己心智的运作

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人也必须学会清醒: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得有趣。
尼采提倡酒神精神。酒神精神的潜台词是:就算人生是出悲剧,我们要有声有色的演这出悲剧,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快慰。而日神精神的潜台词就是:就算人生是个梦,我们也要有滋有味的做这个梦,不要失掉了梦的情致和乐趣。

人人皆有能力靠自己进入自由的了悟领域,而所谓的真相、真理或道,都指向同一境界。-------------克里希那穆提

 教育真正的功用就是唤醒我们的能量,让它爆发,让它持续,让它强而有力又热情洋溢,同时还自然具有一种约束力把自己导向对真理和真相的发现。然后这份精力会变得广大而无限,它不但不会造成进一步的不幸,还能创造出新的社会。

一个人只需要唤起、挑战;当你看到许多人达到了如此美丽的优雅时,你无法停留在你所在之处。突然间一种很大的驱动力在你身上出现:「有某种事必须被完成。当别人已经找到了他们的天命、了解了值得被了解的东西、经验了最伟大的喜乐与狂喜……我却在浪费我的生命,我在做什么?——我正在海滩捡着贝壳。」

一个人一旦觉察到自己是迟钝的、愚笨的,他就不再想做聪明状,并开始检视与了解自己的愚钝,这时候他的聪明就被唤醒了

自满是因为自己根基浅 根基深的人知道天外有天 自然没啥好自满宇宙之大 世界之变化玄妙 自己知道多少?

「人类是某种应该被克服的东西。你曾经做过什么事来克服它呢?」没有人如此一针见血的、如此清楚的说过人类必须被超越、人类必须超越自己、人类是某种应该被克服的东西。你不应该满足于做个人类。你应该超越所有人类的东西。你身上的每件东西都是属于人类的。

  成为一个超人的意思是抛弃你的头脑、抛弃你的意识型态、抛弃你的本能、抛弃你的聪明,全然的超越你对人类的所有观念。超人就是他的教导,而他的洞见源自于一种非常自然的现象。

修练功夫的目的不是致力于击破石块或木板,我们更关心的是用它影响我们的整个思想和生活方式。
仅学习某门派某人之机巧,即使发挥至极限,也非真正的搏击。所谓成熟是指自我最深的觉悟,而非以做观念上的俘虏。
如果知识随着模式走,你就只能生存在的阴影下,了解的只是老路子,你并不了解你自己。
一个人有了自尊心,他才可以明确地去“指导”自己向正确的道路迈进。所以,人应该不断地维持自己的尊严,尊严可以发掘自己的潜能,和促进自己的工作效果。不但这样,我们每天要重复估计自己的潜能,看看是否有所增加。
有时,尊严是不容易得到的,为了某些利益,可能会抛弃一切尊严;或为了虚名,尊严也不顾了。总括地说,世人一般所热心的是沽名钓誉。
沽名钓誉或妄自尊大均不足为法,所以人生的第一件大事便是了解自己。

「你曾经是猿猴,但是甚至现在人类都比猿猴还像猿猴。」因为猿猴不曾创造出世界战争——牠们是单纯的动物。牠们不会堆积核子武器而造成全球性的自杀。人类的暴力似乎是无限的。

如果超人将会让你成为笑柄,那么也许那就是为什么人类不但不试着超越自己、他还想尽办法阻止每个人超越自己的原因。

只有当你能真正看清真相而付诸行动时,才有自由可言,反叛是无法带来自由的。看清真相的本身就是行动,这种行动就好比你在危急时的当下反应,不必经过思考、探索或迟疑,因为危急本身就激发了行动。所以,看清真相就是行动,也就是自由。

  也许人们将耶稣送上十字架是为了某种理由:耶稣对人类来说是一种侮辱。人类毒死了苏格拉底,也许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可以看出苏格拉底的存在让他们为难,苏格拉底的高度、透彻、聪明,他在各方面的优越性都是令人无法容忍的。

  群众无法容忍:苏格拉底必须被摧毁。他使得许多人都觉得自卑。并不是他想要让你觉得自卑,他想要你变得像他一样的优越。这件事是基于事情的天性:他不想要让你觉得自卑,你也不会逃避成为优越的渴望。事实是当一个苏格拉底、耶稣、曼索存在时,你突然会觉得自己像个侏儒。

一个人几乎是需要变得如此极端的,如果他要超越这种丑陋的人性,人们就会说他是疯狂的。他们说佛陀是疯狂的,他们说耶稣是疯狂的,他们说苏格拉底是疯狂的。任何不属于群众昏沉的人、任何要超越它的人,都会被群众谴责为疯子。但是这种疯狂是清理的唯一方式。

 人类不是一种既成事实,而是一种过程——不是「既成」,而是「变成」。一只狗生下来的时候就是一只狗,牠死的时候也是一只狗。对人类来说事情并没有那么绝对。

查拉图斯特拉最伟大的贡献之一就是:一旦你达到了成道、觉醒的那一点,你就不应该留在那里。那太自私了——你应该回去。因为有许多人还在那里,也许他们的渴望睡着了,也许他们没有察觉到他们的饥渴。你必须唤醒他们、挑战他们,你必须引导他们、指引他们道路:他们要如何横越、他们要如何从动物变成超人。

我们想得到自由,就要破除所有内在的依赖,我们如果不了解自己为什么依赖,就不可能革新。除非我们了解并破除所有内心的依赖,否则我们永远不能自由,因为惟有在这份了解中,才有自由。但是自由并不只是对外界的反应。你知道什么是反应?如果我说了一些伤害你的话,如果我用难听的话来骂你,你对我生气了,这就叫反应,这是出自于依赖的反应;而不依赖是更深一层的反应。自由不是一种反应,除非我们了解反应的含义并超越它,否则我们永远不会得到自由

      最忌讳理论:理论,听起来似乎最完整、最自圆其说,故最容易误导自己。因为理论是思想框架,会套住自己的自由意识,丧失绝对自由和绝对客观。有人说:“实践要上升到理论高度”;我要说:“实践在理论之上,不要下降到理论低度。”理论只能临时利用,做辅助工具,用完就扔。而不能做常时指导。理论=假说,不能用假的指导真的。本末不可倒置。要想通达自由意识的本源,就要先将意识彻底自由----这是关键的关键。

 一个想要超人的人一定会想要人类消失:人类应该消失然后变成超人。

超越之旅是危险的。你将会消失,而新的东西会进入存在。你会为新事物的来临牺牲自己,但是这种牺牲是一种伟大的喜乐,因为你是个创造者——你变成了一种新事物,你变成了伟大事物的子宫。

我告诉过你们我对超人的用语是新人类,因为超人这个字带有优越感的想法。在存在中没有什么是优越或低劣的——所有的事物都是独一无二的、与众不同的。

  新人类会是与众不同的、独一无二的。新人类不会是严肃的,新人类会有幽默感,新人类不会紧张、忧虑、充满痛苦,他反而会充满着喜悦。新人类能够跳舞、唱歌、玩耍并且变成小孩。

  新人类就是全人类的希望。

人类停止犯错的那一天,他就会停止学习。

  只有机器不会犯错,它们在某方面来说是完美的。

  终极之人只会成为一个机器人。

  他会有效率的做每件事,他不会被石头或人类跘倒,他连一个错都不会犯。但是这样的人已经失去人性了。

  你透过错误而探索生命的新领域,你透过错误而变得成熟,你透过错误而变得有智慧,人类是透过错误而进化的。

  但是如果我们停止犯错,那么你就知道极致之人已经到达了——他们变成一个机器人。他会活得最久,但是活得没有爱、没有歌曲、没有舞蹈——他的生命会比死亡还糟。

只有疾病才会让你警觉。但是在全世界,却有那么多关注于健康的意识:健康食品、健康诊所、自然食品。这表示我们绝望的在寻找着某种让我们快乐的东西。在我们的财富中、在我们的教育中、在一个充满了各种小玩意与小玩具的世界中,我们都是悲惨的。

  「『我们已经发现了快乐。』终极之人眨着眼睛说。」根据查拉图斯特拉的说法,终极之人就是你身上所有丑陋的完全成长,而这种终极之人是必须被避免的。终极之人快要来到了,他正以非常强大的方式来到。他已经非常接近了。

   这种终极之人只能被一件事阻挡:如果我们能够创造出一种新人类、一种深植于静心的人类、一种从头移向心的人类、一种他的优先级不是逻辑而是爱的人类、一种不关心外在的富有却对内在宝藏非常有兴趣的人类——简单的说,就是一种完全觉醒、成道的人类,一种察觉到神性的存在、并且充满了喜悦而想将它分享出去的人类。

  除非我们创造出新人类,否则终极之人将会来临。终极之人就是人类的死亡。

  新人类可以阻止那种死亡。新人类可以给你一种新的生命、一种新的移动空间、一种新的层面、一种新的方向感。它将会是向内的。几千年来,我们都一直在向外走。我们已经走得离自己太远了。

       向内求,或许可得;向外找,绝无宁日

  现在是我们应该回家并且向内看自己本质的时候了,因为在我们的本质里面有我们向外寻找的一切。我们不会在外面找到它,它不会在那里。它就在这里。

       只有当人能够察看自己的内心深处时,他的视野才会变得清晰起来。向外看的人是在梦中、向内看的人是清醒的人。

       当我们挣扎时,起因总是来自真实的自己和期望中的自己之间的冲突。

  inner peace

 只有在内心平静时,你才能看见恐惧。如果你的心不再和自己对话,不再为自己的困扰和焦虑喋喋不休,你就能听见别人所说的话。你能不能以同样的态度正视你的恐惧,而不去设法解决它,或提起勇气克服它?或者只是面对它而不逃避它?假如你说“我要控制它、除掉它、了解它”,你其实是想逃避它。

一个相信别人的人,是一个害怕相信自己的人。基督徒、印度教徒、回教徒、佛教徒——都没有足够的勇气对自己产生信心。他相信别人。他相信那些相信他的人。

  这真是荒谬:你的朋友需要你,他害怕他的单独;你需要他,因为你害怕你的单独。两个人都在害怕单独。你难道认为你们在一起时,你们的单独就会消失吗?它们只会加倍,或者也许是好几倍;因此所有的人际关系都会导致更多的悲惨、更多的痛苦。

  信心也一样。你为什么要相信耶稣呢?你难道不能相信自己吗?你为什么要相信佛陀呢?你难道不能相信自己吗?你有没有想过其中的涵意——如果你不能相信自己,你又怎么能相信佛陀呢?基本上,这是你的信仰。佛陀和它是没有关系的。

  如果你无法相信自己,你就无法相信任何人,你只能欺骗别人。如果你把某人当成信仰的对象,那么要欺骗别人就更容易了,但是那是你的信心——是一个空洞之人的信心、是一个不了解自己的人的信心、是一个活在黑暗与无意识中的人的信心、是一个没有信心的人的信心。那是一种世界性的疾病,因为每个人都在相信别人。甚至连耶稣都在相信上帝——他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相信自己。

  你相信耶稣,他却无法相信自己;他相信上帝。当然,我们不知道上帝相信谁,但是他一定相信着某人。那似乎是一种无信仰者、无信心者的无限连锁,他们希望别人也许会满足他们的空虚。但是没有人能够满足你的空虚。

  你必须与你的空虚会合。

  你必须活出它,你必须接受它。

      不要给自己划定界限。别人会为你去划边界,但你自己千万别去。你要去冒险。失败是你其中一个选项,但畏惧不是。从来没有一次探险是在有完全安全保障的情况下完成的。你必须愿意承担这些风险.  

      在你的接受当中隐藏着一种伟大的革命、一种伟大的启示。

       生命本是一场虚无(Life is an illusion),你认为自己是什么,就是什么。
  即使有一天,你从梦中醒来,也不必害怕,你会发现,有更多的人比你更渴望做梦。
  人的一生,本来一半便是在梦中度过。

  你接受了你的单独、空虚的那一刻,那种接受的品质就会使人改变。它会变成相反的东西——它会变成一种丰富、一种满足、一种能量与喜悦的泛滥。从这种泛滥之中,如果你的信任升起了,那它就是有意义的;如果你的友善升起了,那它就是有意义的;如果你的爱升起了,那它就不只是一个字眼而已,它就是你的心。

  查拉图斯特拉说得对:「我们对别人的信心,会在热切的想拥有对自己的信心之处背叛我们。我们对朋友的渴望就是背叛我们的东西。」对别人有信心的欲望只背叛了一件事:那就是你太贫穷、太空虚、太无意识了。这不是改变你现况的方式;这只是一种虚假的安慰。

  你不需要安慰;你需要革命,你需要本质上的转变。你必须与自己达成协议——第一步是要拥有正确的信任、正确的友谊、正确的爱。否则你所有的人际关系——爱、友谊、信心——都只不过是背叛而已。你正在暴露你自己,并且告诉别人你是空虚的,你不值得拥有这些。

  如果你无法爱自己,谁又会爱你呢?

  如果你无法成为自己的朋友,谁又会做你的朋友呢?

  如果你无法信任自己,谁又会信任你呢?

一个人也许偷了东西,但是那是一种过去的行动,那并不表示小偷在未来无法成为圣人。一个人可以在这一刻就改变。他的明天是开放的,它不会被他的昨天所占据。

  几世纪以来,我们的公正已经将没有明天视为理所当然。昨天就足以决定一个人了,但是所有的昨天都是死的。

  那是什么意思?它的意思是你生命中死的部份将会决定你活着的未来。它将不会让你自由。它将变成你的枷锁、你的囚禁——它甚至能够变成你的死亡。

但是我们的精神……当我们出生时,我们带着好几千种的潜力而来。它们只是种子而已,因此你看不到它们。给它正确的机会、正确的努力、正确的土壤,它们就能够开花。你可以尽可能的分享你的喜悦、你的喜乐、你的恩惠,因为那些源头是无穷尽的。

      当你扼杀自己的活力时,就会使自己变得乏味,而没有生命力;所以重点不在于禁欲,而是去了解活力,把活力用在正确的方向上。欲望本身没有错,这种反应很正常,任何能使你愉悦的事情,如果不渗入快感,也就不期望重复这种经验,那么痛苦和恐惧便无从生起,只剩下无可言喻的喜悦。

      所以问题的重点不在于缩减活力,而在于如何保存并增加它,如何使它独立并且持续,但是绝不是被任何信仰或社会所支配,这样它才会形成追寻真理或神的活动。

警觉什么呢?警觉自己的每一个念头不去分别取舍,这就能保持在道中。无论做什么,不要担心失败,也不要预想得到成功;既不思得,也不怕失;既不思善,也不思恶;即不思取,也不怕舍,那么对你来说,条条大道都是自然通畅的,都能在自然中得到修行的成功。如果你分别得失、善恶,执着成功、失败,计较好坏、取舍,那么对你来说,就必然存在50%以上的障碍和不通之路。

未经实践过的道理无法真正属于你自己

      谦虚和自大是同一种心态,都是“我执”的表现,是同一种能量的正负极。小智慧的人善搞阴谋,大智慧的人善搞阳谋,开悟的圣人总是依它本然的样子出现。阴谋阳谋与谦虚自大是同一种性质,皆是“我执”的再现,当我执消失的时候,明师所说的一切都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既不是自大,也不是谦虚,佛陀是把那个东西原原本本地表述出来。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应无所住 而生其心

 To be by yourside ------你已不再需要我了,你只需要不断寻找你自己,每天找一点,要找到那只真正的、无限的弗莱契。他就是你的导师。你只需要理解他,拿他来实践

抛弃才能自由

真正放下了,什么也不用放弃
10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