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我喜欢韩寒

老鸡|扶立
2012-04-07 看过

我有一个小咪咪,一直不好意思跟人说,其实也没什么:我喜欢韩寒。这个咪咪我藏了好些年。后来有一天,我转念一想,妈的,我干嘛要不好意思。
——都是被社会害的。

最早我看过《三重门》,但是没喜欢上。其一是因为嫉妒这家伙年纪轻轻就扬名立万,其二是《门》里的世界太小,其三是觉得《门》太过用力,像是要证明什么。那时我还写了篇感言,大意是韩寒的作为一个“现象”,意义大于作品本身。

过了三四年,看了《长安乱》。特么的,一不留神,这家伙居然走得这么快了。这本书也确实够“乱”,结构乱节奏乱时空乱。就像他所嘲笑的中国语文的反面教材,这本书没有什么中心思想可言。只有欢乐,尖锐,还有一些灰。
这时候的韩寒变得很放松,大概是他已经不需要再证明什么。因为这样的放松我开始喜欢他,因为全中国写字出书的人,大多数都紧绷绷的,不好玩。而这个放松又好玩的人,在我眼里有真性情。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像我一样,忽然有一天开始重新认识韩寒这么个人。反正我就是这样。从《长安乱》之后我开始关注新浪博客。毫不夸张的说,新浪博客我也就是看看韩寒。这么一关注,就成了一种习惯。
而且这种习惯,颠覆了我好些别的习惯。因为这家伙总会跟别人干起仗来,因为我曾经习惯性认同的几个人,跟韩二干过仗后,都被我可耻地背叛了,然后在潜意识里,坚定地站在了他的国(别误会绝对不是韩国)。
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那些我曾经喜欢的、认为有真性情的人,跟这个人的真性情一比,全都败了。

从这一点而言,我应该算是个坚定的韩党。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我又是个不称职的粉。我没进过韩寒吧,也没操心过他的私生活。他跟人骂架的时候,我也只是看看。但我的不好意思并不是因为这个。因为什么呢,我再强调一次,因为社会害的。

因为社会把韩寒的粉丝全部打上90后的标签而我比90后大了十来岁,因为社会总是一边说不要让韩寒成为代言人一边又不停地拿说韩寒说事,因为总有人挺韩有人倒韩有人有恩怨从而有社会,因为这么多年了,真可悲,韩二对于社会来说,还只是一个“现象”。

把黑锅扣给“社会”,是因为我实在找不出其他一个词儿,来概括这个时代普遍的浮躁和喧嚣。既然那些心怀神圣使命的人动辄就拿社会说事,我也就这么有样学样了。

我不知道韩二会不会为此自豪——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写字的人,一写出一些字,就被许多人在同一个北京时间,掰开来一个字一个字的解读或误读,而更多时候,人们一个字都还没读,就开始谈论。

如果王朔和王小波风云际会于这个时代,或许他们也会风头不让韩寒。但他们不在,所以,只有这样一个韩寒,“现象”。

其实很多时候我看到很多笑到爆的言论,特想跳出去说世界上还真他妈的就有一些天才是生而知之的,想说世界上还真有不少小说是一气儿写完的,想说小孩儿们崇拜韩二又怎么了难道不比崇拜日韩偶像要好,想说曾经一代人都把汪国真当偶像呢后来社会难道就崩溃了么,想说既然你们知道韩二只是一个人而已干嘛还要将引导社会风气这么伟大的任务加诸其身,想说人总是见不得别人好的劣根性他妈的怎么就这么顽固,想说,想说韩二爱不爱读书是他自己的兴趣关你鸟事,想说韩二应该被放倒还是被爱护关你鸟事?

但是又一想,算球,那又关我鸟事?

其实老话说得好,命背不该怪社会。如果对一个人写下的字有所尊重,那就只关心那些文字本身好了。合则拍案叫绝,不合则拍案说狗屁,如此而已。

比如这本《和世界谈谈》,我很喜欢,因为它把韩二特有的那股坏劲儿,那股压抑下的愤怒、悲哀和无力感,那种欢乐、尖锐、又有些灰,发挥到淋漓尽致。当那些正儿八经以写作为神圣事业的人,还在把后现代解构停留于文字游戏,这个貌似职业车手业余写手的家伙,已经用手术刀把这个时代切得支离破碎,又在不动声色处把它们缝成了一个鬼娃娃花子,怪诞,扭曲,伤痕累累,就像我们眼前的这个社会(对不起,我又忍不住说到社会了)。

这个瞧上去满脸无所谓、却在内心咆哮的人,在多年来一次次的写作尝试中,在一步步把神圣文学扒下外衣脱掉裙子解开胸罩之后,终于挺身而入,破后而立,让她发出了抑制不住的欢愉的呻吟。

这种欢愉,不就是我们阅读小说最初和最终的意义么?




259 有用
1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6条

查看更多回应(66)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