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思考与自主思考说开去(2005年9月10日旧评)

王阿子就是薄锦
2012-04-07 12:02:21 看过
今天借回了走向诺贝尔系列中的张炜卷。

同样的,也是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张炜这个名字(殴)
晚上拿出一些时间读完了这本书中所收录的几篇短篇,中篇也开始了一部分。
怎么说呢..感觉很新鲜v 是以前没有读过的风格v

张炜的文字中,似乎相当着重于思考探讨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虽然有些地方略嫌说教意味重了些,但言辞中的道理是非常实在的。
人类与其它生命之间的平等关系,人与自然之间的相互依存..
他在文字中所渗透的价值观与世界观,在很大程度上都和我的极为相似,
因此读起来让我感觉十分亲切、有共鸣。
而且他对自然景物的描写非常细腻感性,一直让我觉得反而很倾向于女性作家的文笔。
像《钻玉米地》和《下雨下雪》这两篇,与其说是小说、我倒觉得不如说是散文更加贴切。

如果说余华、潘军他们的小说是为了让人阅读生活、思考生活的话,
那么张炜的小说就是在引导人思考人类本身。
放下“高等生物”“万物主宰”的架子,把与其它生命一样渺小、脆弱的人类
放到浩瀚、不可捉摸的自然界中进行思考。并加以反省我们的言行。
在他的笔下,不只是人类饲养的狗儿猫儿,还有那些野生的被人类说是残忍嗜血的动物,
甚至包括一棵百年老树、一株新冒芽的野草,都是充满着灵性与感情的。
只要是具有生命的生物,就都有自己的尊严、自己的存在价值。
世间万物都是平等的。任何一方都没有权利去决定其它物种的命运。

作为同样在童年时期经历了十年〇〇时期的作家之一,
张炜的作品自然也难以摆脱来自那段岁月的影响。
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人性被全然抛弃不顾,人的尊严被践踏至有史以来的最低点,
这些,都更加令张炜沉淀出了对人性、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思考。

在他的中篇小说《远行之嘱》中有这样的一段话——

「……大多数人的激愤和向往不一定就是合理的、正确的。再没有比人更容易被撩拨起来的了。当有人以“多数人的要求”为借口做什么的时候,常常隐藏了最大的欺骗和阴谋。有时候大多数人在盲目地一块儿激动。所以我们判断事情的时候,千万不能以人数的多少为唯一的依据。任何时候都能冷静自己,站在真理一边,可真是太难太难了。我今晚上一开始就对你说,生活的能力主要是一种主见,是判断事情,就指这个。你一路上不知会遇到多少蜂拥的人群,你千万不能盲目跟随。你要看重自己的智慧,要蹲在角落里把事情想好。一万个发昏的头脑也比不上一条清晰的思路,这是事实。……」

看到这段话时,我不由自主地便想到了关于“抵制日本”的问题。
自己自从“追逐日本偶像”而被认为是“哈日族”以来,便不时地从认识或不认识的人、
亲近或不亲近的朋友那里,收到不少的大同小异的“事实说明”与“苦心劝诫”。
对于这个话题,我并不想在这里再多阐述辩解什么。
理解的人不必我赘言,不理解的人我说再多也是枉然。
我只想说,我已经是一个思想成熟的成人,我自信并不无知,也不愚蠢,
对于一些事情我与普遍的大众的看法不同,并不代表被蒙蔽了双目的人就一定是我。
因为我在某些正常人类感情方面的匮乏与缺失,反而可以令我抛开个人的情感偏见,
抱持冷静的心态,拓展对事实的客观认知,从尽量公正中立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得出结论。

由此又想起昨天晚上与小灵一起吃饭时所讨论起来的话题之一。
小灵说她不喜欢鲁迅的文章,因为课本里对他吹捧过高、似乎每一个字都包涵深远的含义。
我想讨论的不是她的这种认知本身,而是它所反映出的中国教育体制的问题所在。
不可否认的,现阶段的中国作为一个yi-dang-zhuan-zheng的社会主义国家,
所谓的“精神文明建设”究其本质就是一种“思想guan制”。
这种政治诉求自然会被加诸于最易影响、甚至塑造人民的教育系统中。
由于一味的追求人民的思想与“领导高层”“政府官方”保持一致,
教育过程中本该最受重视加以提倡的“思考”反而被代之以“官方的思考结果”。
然而问题在于,身为政党,身为人类,为了维护自党与自身的利益,
一定会自觉不自觉地掩盖一些不利于自己的事实,夸大一些有利于自己的事实。
就本质来说,中国的数字事件跟日本的教科书事件体现出来的其实是同样的执政思想。
只不过我们接受的是天朝派对的教导,了解的是他们拿给我们看的事实,
所以自然而然会对他国的问题、特别是切身影响到自己国家的问题更加敏感。
世间没有绝对的唯物主义,只要是人的大脑想出的东西就一定都带有多少的唯心主义。
然而就尚处于建设初期、物质文明又相对匮乏的中国来说,
政府必然需要通过教育的手段来将一些“道理”灌输给人民,以便维持自己的统治。
这在现阶段的中国可视为不得已而为之,但这并不代表这种手法就是正确的、令人欣赏的。
事实上,正是由于这种压制个人自主思考的教育体制,反而会造成国民的思想僵化,
无法对问题形成自己的、具有一定理论根据的见解,从而无法做出客观的判断与反应。
此时“随大流”就成了中国人最大的行事哲学。
某些言行一旦变为“大众舆论”“国民行动”,再荒谬的事情似乎都可以毫无根由地合理化。
不然,中国不会有十年〇〇,不会有暴力游行。

在这里又要提起敏感的跟日本有关的话题(笑)
那次跟小灵一起去参加夏日祭,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食物、不是浴衣、不是夏日祭节目,
而是作为会场的那间日式小学的大厅中所悬挂的大字横幅上的校训。
确切的原话我已记不清了,但大意便是鼓励学生要成为可以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世界、
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问题、最终得出自己特有的见解与结论的人。
事实上这种思想在日本的很多文化中都可以看出来。举我最熟悉的动漫为例。
在中国,动画这种文化产物一向被视为哄骗小孩子的东西,
依照中国的教育思想在其中加入大量的说教,谓之“有思想性”“教育意义”。
往往一部动画看下来,就是在听它用教育儿童的口气说着要如何如何不要如何如何。
再回过头来看日本的动漫。虽然每部作品的作者一定都带有他自身的价值观的倾向,
但他并不会直接的对读者说你该如何想如何做,而是将他眼中看到的各种可能性
都坦白地铺陈在读者面前,促使读者自己去思考,达成自己的结论,做出选择。
当你用心去欣赏日本的动漫、文学作品时,你一定会为其中思想的多样性所惊叹、所折服。
当然我不否认这其中也有很多的糟粕存在。然而这才更加凸现了自主思考的意义所在。
只有拥有自己的主见,才能对精华糟粕做出正确的判断并合理取舍吸收。

而当我无法获取足够的客观事实来帮助我做出判断时,
我便会选择不违背自己良心、自己行事原则的最本能的办法。
人啊,只要能过了自己心里的这道槛儿,那么他人的意见也就没多大意义了。
同样的,倘是自己的良心都无法谅解和接受的事,日后来自自我的谴责就是最大的惩罚。

而且不仅仅是对我们人类同胞自己。对待世间的万物,大抵都是这么个道理。


(2005年9月10日评)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当代中国小说名家珍藏版(张炜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