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从王二开始

荒岛
2012-04-05 看过





王小波死的时候,据说墙上有许多他挣扎时留下来的牙印,这样的结束有着不言而喻的痛苦。但值得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受着王小波的影响,读他的作品,试着像他一样生活。

王小波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国要有自由派,就从我辈开始。”

在他死后的若干年里,自由派开始发声,他所说的沉默的大多数,并不是指那些生活中的人,而是知识分子,学者,在清晰的明了是非端倪之时却不发声,揣着明白装糊涂。这在小波看来,比那些颠倒黑白的人更可气。

        王小波从不讳言自己是个自由派。在生前给友人的最后一封电子邮件中,小波这样写道:“在一个喧嚣的话语圈下面,始终有个沉默的大多数。既然精神原子弹一颗又一颗地炸着,哪里有我们说话的份?但我辈现在开始说话,以前所说的一切和我们无关……总而言之,是一刀两断的意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国要有自由派,就从我辈开始。”

所以,我喜欢王小波这样以一个自由派的身份不断的磨磨唧唧的絮叨着这个制度。

我不反对你们宣传这样的制度是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但至少我在这个国家里,制度里生活时,我有权质疑,况且,我














...
显示全文





王小波死的时候,据说墙上有许多他挣扎时留下来的牙印,这样的结束有着不言而喻的痛苦。但值得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受着王小波的影响,读他的作品,试着像他一样生活。

王小波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国要有自由派,就从我辈开始。”

在他死后的若干年里,自由派开始发声,他所说的沉默的大多数,并不是指那些生活中的人,而是知识分子,学者,在清晰的明了是非端倪之时却不发声,揣着明白装糊涂。这在小波看来,比那些颠倒黑白的人更可气。

        王小波从不讳言自己是个自由派。在生前给友人的最后一封电子邮件中,小波这样写道:“在一个喧嚣的话语圈下面,始终有个沉默的大多数。既然精神原子弹一颗又一颗地炸着,哪里有我们说话的份?但我辈现在开始说话,以前所说的一切和我们无关……总而言之,是一刀两断的意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国要有自由派,就从我辈开始。”

所以,我喜欢王小波这样以一个自由派的身份不断的磨磨唧唧的絮叨着这个制度。

我不反对你们宣传这样的制度是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但至少我在这个国家里,制度里生活时,我有权质疑,况且,我也没要求换来的是这样一个制度。

 读他的文字,太喜欢了。就好象你便秘时,有人给你把屁眼捅顺。

    王小波的文字,杂文与小说略有不同。说理的文字,平和,贴近日常经验,不炫技,引文只说大意,绝不引经据典的吓唬人。有理也要好好说,同为自由派,王二的文字比韩寒、王怡甚至朱学勤、徐友渔更有力量。
    言而无文行之不远。

        王小波像个好兄弟,与我们做倾心之谈。所谓学问者,就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王小波是自由派的理念,也是自由派的文风。他曾经对苏小康的文风有过微词——小康体“我们给历史留下些什么?!”尽是呼吁、祈使句。不容分说的气势。王小波的句式多为“依我看来”、“我有个经验”,所举的例子也多是自己的同学、老丈母娘、隔壁的大妈,都是经验层面的,或者他有意把思考拉到经验的层面,经验的即理性的。从不妄自尊大高屋建瓴声嘶力竭。
        

王小波死了之后,一个电器铺的小老板说:以后再看不到王小波了。

王小波死了十五年了。


一个人只拥有今生今世是不够的, 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王小波
3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