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爱

苏孝贤
2012-04-02 看过
火车开始轰鸣,Z30次列车上一片欢声笑语。

这轻松的氛围始于列车长的一句提议:“既然我们都是要乘火车去北京看天安门的,一路上大家尽可以畅所欲言。每个人说一个故事,精彩的话,我就免费送一瓶来自西藏冰川的矿物质纯净水,原价7块5哦!”

然后大家就“争奇斗艳”地讲了起来,大都关于爱情,或者是爱情故事衍生出来的伦理故事,反正都是情感故事,以至于单一到简直可以合辑,称作《北京爱情故事》(虽此名已占,但如有雷同,纯属...)。这是因为大家都想讲吸引人的故事,而这类故事无非两种:家长里短,或者爱恨情仇。前者太琐碎平常,不适合在通往京城的大场面上谈及,于是着眼点都落在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而且最好来点应景的或者时髦的背景,比如说,故事发生在大跃进时期,男女主角太门不当户不对,而又爱到死里去,最后就爱到死里去了;或者是文革期间,男女主角拥有坚贞的共产主义信仰,整天以互相抽背《语录》为乐,却没想到被有心人诬陷“过于轻浮,对语录不敬”而获罪,男女监狱两隔数载,排尽辛酸艰难,最终过上幸福的生活...

突然,有个人从黑压压的乘客堆中起身,在昏暗的灯光下站定,虽无一言,但以其渊博的外表,厚实的镜片和深不见底的瞳孔抓住了众人的目光。他清清嗓子,说:“借过,我去泡碗泡面...”

为化解尴尬,众人进入喃喃细语阶段,只是每个人都在说话,声音又过小,谁也听不见谁的,就像是武侠剧中的群众演员们,在群战场上有气无力地自己对着自己挥着刀具,只求充当个动态的背景。

那厚镜片端着碗面,晃晃悠悠挤进来,坐定,面带微笑,又无一言,但又以其肤浅到可以的幼稚表情吸引住众人的注意。他正呼哧呼哧地吃面,猛然从碗中抬起头,抽出一只手抹了抹嘴边的红油,说:“大家说了个啥,我听不清...要不我来讲个吧。”见大家应好,厚镜片就继续说:“我就讲...八荣八耻吧!以...”

为化解尴尬,大家听了下去,后来又觉得竟有人能如此通顺晓畅地背完全篇,实在不易,于是纷纷献出掌声。列车长递来一瓶冰川矿泉水,刚准备说话,厚镜片痛快地借过,一饮而尽。在大家的由衷祝贺声中,列车长说:“我刚准备评选最佳演讲人...”

大伙又陷入尴尬,他嘿嘿一笑,说:“大伙看这样如何,我负责将今晚所讲的全部故事记录下来,事后好留个纪念,也算是为刚才那溜进肚中的水陪个不是。” 看大家并不反对,他接着说:“为了尽量还原真实度,我就不管大家的措辞好丑,也不问用什么方言,照实记录了。”

于是大家无所顾忌,即使有观念上的不同也互相说服,尽管说服得鸡同鸭讲也津津有味,尽管讲得津津有味也互不让步,而厚镜片只管记录。

只是总有人猛不丁地非个主流,不讲爱情故事,而一味说教,大家也不哄他下台,只当给疲惫的旅途添个打盹的机会。然而这一跑题不要紧,原本想好的《北爱》这个书名也不尽适用,于是只能改名叫《北京故事》。

特别巧,在快一千年前的英国也发生了这么一段奇遇,出了一部不朽的著作,名为The Canterbury Tales,翻译过来,叫做《坎特伯雷爱情故事》,哦不,应该是《坎特伯雷故事》。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坎特伯雷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坎特伯雷故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