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的循环

hanchch
2012-03-18 看过
     有任务的我在书架前走来走去,偶然看到这本发黄的书。抽出来,1983年?这么算来它已经跟了我近30年了?30年里我从沈阳到大连再回沈阳,又来到桂林,到桂林又搬了4次家,这本书居然还如此蛋定地立在我的书柜里?这本身就算个奇迹了。
    上世纪80年代?翻到书后面看看出版日期是1983年11月第一版 1983年11月第一次印刷,恍恍惚惚地想,那应该是我上大学的那一年,书的定价是1.3元,翻开书页,里面黄黄的纸都有些脆了,闻上去一股霉味儿,但并不让人讨厌,甚至还有些岁月痕迹加怀念的味道。至于20岁的我为什么买下这本书,当时看上了这本书的什么?现在则完全想不起了。能想起了的是沈阳马路弯的那家书店,还有那家书店当时的一股寂寞的味道。
    现在看这个《夜谭十记》,很有点革命小说的意思。发黄的纸张配着里面80多年前的故事,让今天的我读起来很有点想发怀古之幽情。
     第三记 巴陵野老 盗官记 ,让不少人把这本书从故纸堆里捡出来的就是这篇。因为那个很火了一阵的电影《让子弹飞》就是根据这篇故事来的。通过土匪张牧之向地主老财黄天棒报仇的故事,深刻地揭露了黑暗的旧社会民不聊生,穷苦大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曲折地表达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中心思想。依稀记得我上中小学的时候,经常要总结的就是这样的东西。读这样的书,情不自禁地便惹起了如此这般的怀古幽情。
      但,80年一个轮回,书里讽刺当时腐败贪污涣散的国民政府的描述,轮回到今天刚好也同样适用。第一话里峨眉山人说:“我早就知道他们背地里骂我不长进,既不信仰主义,又不崇拜国父,其实他们信仰的什么主义呢?说穿了不过是升官发财主义!孙中山倒是他们崇拜的,但不是埋在地下的那一个,却是印在百元大钞上的那一个。。。。”现如今我们的信仰是否也只印在了红红的百元大钞上?
     第四记,山城走卒 娶妾记 很有点《雷雨》的意思,买办资本家王康才忘恩负义,阴差阳错,最终强奸了自己的女儿并将之纳妾——小倩转身跑进屋去,抱出她生下来不久的儿子来望着,亲着他的小脸蛋:“我的亲儿子,啊,我的亲兄弟。。。。”激烈生硬的血泪控诉。
     这本书的成书过程确是曲折。作者1941年开始为跟共产党干革命被敌人追捕逃到昆明,开始写这本书。1946年奉调回四川做地下党,家几次被国民党特务查抄,书稿也被抄没。之后是文革中稿子全被当作罪证。当时“在批评马识途的通栏标题下”从前自己作为理想追求的新政权,“连篇累牍地刊登出(大批判文章),那些文章强词夺理,捕风捉影,含血喷人,色厉内荏字之神妙和那个秀才班子的奉命作文,言不由衷的窘态,使我既觉有趣,又觉可怜。”文革后,决定重写,可是搞了一年成效甚微,还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找到一份被油印出来供批评用的《破城记》原稿”这才得以完成这本书。看看这本书的成书过程,认真想一下,作者40年的革命革来了什么?
     摆龙门阵的叙述方式,大概就是今天的故事会吧,既民间又传统。唯有前面的“缘起”倒是怪文的,“惟无可奈何之年,不死不活之月,凄风苦雨之夕,于残山剩水之国,地老天荒之城,心远地偏之居。。。”革命啊,争夺啊一圈之后,唯有这个缘起的状态是真实的,颇为讽刺。
2 有用
0 没用
夜谭十记 夜谭十记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夜谭十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夜谭十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