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与非虚构之间

Manchild
2012-03-16 看过
你可能在某些时候欺骗所有人,
也可能在所有时候欺骗某些人,
但你却不能在所有时候欺骗所有人 ...


不管电影文本的影像真实与否,不管电影本身是纪录片还是故事片,它都是另一个叙事世界,和我们生活的真实世界存在距离。而我们对于非虚构电影的迷惑的关键并不在于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判断电影文本本身的真实性,因为在后现代的语境下,这基本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读第二遍的时候很有意思的发现Carroll 和 Plantinga 对于 罗德金事件(白人警察群殴一位黑人的录像带)态度虽然相似,但一个坚定,一个模糊。Carroll 认为电影学者对于真实性表现出根深蒂固的怀疑论观点,让他们对于影视确凿无疑的价值同样也加以质疑,导致他们的理论在罗德金事件中与他们的政治理念相脱离。出于后现代主义者对权威和秩序的挑战,后现代主义者都是政治正确的维护者,他们视女权、同性恋、后殖民主义者为自己的政治同盟,经常以“政治正确”的标准抨击其理论的反驳者。但同时出于后现代主义者对权威和秩序的挑战的相同理由,他们同样不相信罗德金中电影制片人的话语,怀疑影片中“存在真实的黑人受害者”,所以他们的理论和他们的政治理念相脱离。
但是Plantinga 承认影像所记录下来的事件的信息是不完全的,并且在某些方面是模棱两可和容易引出相反的解释,而Plantinga在后文中更是提到电影制片人的欺骗并不是“非法的”,而非虚构电影学者和教师培养观众理解电影修辞的能力,让他们更加理性的去看待非虚构电影。他认为“恰当的纠正不是去批评非虚构电影制片人或现实主义者的电影,虽然他们试图将公众当做一个群体来欺骗。一个更可能的策略是促进媒体教育,使更多的人懂得视觉媒体的修辞作用,这才是非虚构电影学者和教师的基本任务之一"。这也是我对“Kony 2012”这部电影的态度。
所以个人认为文本的能力有限,不管它怎么宣称自己与现实世界的“特殊关系”,就像大多数纪录片所宣称的那样,反而这种特殊关系应该在 paratext 的范围内得到延伸。所以,因为信息的不完全,文本本身必然会产生怀疑。这并不是取决于受众本身是不是一个后现代的怀疑论者,而是因为文本的叙述世界和现实世界的距离太大,而 paratext 的任务才是缝合这个间隙。这才是 film paratext 的意义。
而说到film paratext 怎么缝合这个信息,就等于是问 film paratext 如何去补充电影文本中所缺失的信息?我们可以回到热奈特的定义中去思考。热奈特把paratext 分解为 epitext 和 peritext,而这两者的基本区别在于它们和电影文本本身的距离。peritext 离一个文本的距离更近,一个文本的标题、副标题、前言后记,对于电影来说开场字幕、标题效应、终场字幕等等都算是peritext。epitext 离一个文本的距离比较远,比如评论、报道、创作者的访谈,对于电影来说海报、宣传片都算是电影的epitext 。
peritext 刚好处于电影文本中的叙事世界和现实世界的转接处,它的任务一般是帮助观众更好的进入电影文本的叙事世界中,逐步与现实世界脱离关系。虽然大部分观众并不认为一部电影开场的标题、字幕和开场效果对于理解电影文本有任何帮助,但是peritext 的功能更多的是在与缝合观众所处的现实世界和电影中的叙事世界的心理空间。换句话说,一般来说,非虚构风格化的电影的开场效果大多简略,甚至不少时候省略开场字幕。一个极端的例子是《布莱尔女巫计划》,虽然是一部典型的mockumentary,但是它非常简略的开场(抖动的画框)而且省略了制作人员的开场信息,短短不到一分钟就进入了电影文本的正文中。在这短短的一分钟之内,观众离开真实世界的能力有限,也许他还在吃爆米花,也许只是略微一走神,在这一分钟里他们也许根本不能为进入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虚构叙事世界而做好准备。所以电影制作者用这样的方式,像是在把《布莱尔女巫计划》的叙事世界和现实世界的距离伪装得十分贴近,虽然观众清楚的认识到开场的title sequence 一定是后期制作后的“非真实影像”,但是由于它不仅丝毫不铺张的甚至是简陋的开场效果,观众们更有将它归入非虚构电影门类的冲动。而如果电影文本的叙事世界是一个完全与现实世界相去甚远的虚构世界,比如《指环王》或者《阿凡达》,那么这么粗略的peritext 便很难完成电影观众从真实世界到叙事世界的心理转换,毕竟这两个世界的距离太远,需要peritext 更多的铺垫为观众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叙事世界做好充足的准备。
但是peritext 虽然能够给观众提供信息来缝合两个世界的距离,但是peritext 受到电影制作者控制的迹象更为明显。不管是电影标题、电影开场和终场的字幕信息和效果,绝大部分的peritext 信息是由电影制作者在电影制作的过程中提供给观众的,虽然这样的信息传递并不一定引起观众的重视,并成功的传递到观众的面前。
而 epitext 因为它与文本本身的距离,就有一个更为广阔的空间,这有时候甚至导致了它的概念过于模糊,以至于每一个跟电影文本相关的信息都可以算作是电影的 epitext。虽然 epitext 很大一部分也受控与电影制作者,电影海报、宣传片就是一个最恰当的例子,而且他们不仅被操纵而且无疑渗透了电影制作者的商业目的,而使得其在某些方面比peritext 可能出现更大程度上的“歪曲”。但epitext 的更大一部分,是电影观众们自己创造的paratext。随处可见的电影论坛、电影评论、八卦杂志甚至是作为平时聚会闲聊的话题都属于电影观众们自己创造的paratext。多数时候,这些信息才使得观众对于电影的理解,包括对电影真实性的这个作为重要的一部分。虽然这并不妨碍电影观众在不了解任何paratext信息下的预先认知,但是基本上找不到一位对paratext 信息一点不了解而看完整部电影的观众。我们或多或少的被paratext 信息告知着,就像人们很少在电影院里面买一张他连电影标题都不知道的电影票。多数人对他要看的电影或多或少都有所耳闻。即便他们只是碰巧有机会看了一场他完全不知道任何paratext 信息的电影,他自然会在观影结束后主动或被动的接受一些信息。而这里的差别在于——电影文本本身已经不能决定人们对它做出真实性判断,像vivian sobchack 倾向于用现象学的方法来看待电影接受一样,纪录片可能更像是一种主观的感觉,更多别的信息决定着它们怎么和观影主体互动。
关于媒介的问题算不算是paratext的一部分,我们要不要忘掉媒介来谈电影,就像Noël Carroll提议的那样可以再述一篇文章了。
13 有用
0 没用
后理论 后理论 7.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后理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后理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