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过度诠释例证的细化补充

安提戈涅
2012-03-15 看过
艾柯谈到基督教早期与经院时期对《圣经》的阐释有鼓励人们进行无限阐释的倾向,来自解经传统的“意义的四重性”方法在但丁的《飨宴》中得到运用,随着阐释的的隐喻化与神圣化,维吉尔的作品中也遭到过度诠释。(P62~63)

艾柯没有做详细说明,查了一下国内也暂无《飨宴》的译本与对《阿涅阿斯纪》神学阐释的介绍。遂把Richard Harland的《Literary Theory from Plato to Barthes》中的一些相关文字搬运过来:

公元6世纪,Fulgentius继承了克莱蒙和奥利金,将寓言式批评全面运用于《埃涅阿斯纪》。在其《Exposition of the content of Virgil》中,他认为,埃涅阿斯的沉船象征着遭受分娩镇痛的母亲所带来的生育之危险,婴儿在诞生过程中经受巨大痛苦,简单的说,沉船是由尤诺所造成,它象征着女神正在分娩。同样的,埃涅阿斯把从地狱带回的金枝安置在天堂入口的门框上,象征着"learning is fixed in the memory forever";一如艾柯谈到阐释者对变位字、离合字的关注,词源学的东西往往最有助于阐释的生发,在《埃涅阿斯纪》中,"The nymph Marica represents ''merica,that is ,counsel",另外埃涅阿斯埋葬了手米瑟努斯(Misenus),因为'misio means spite and enos means praise',意为只有拒绝了卖弄与骄傲,人才能透析智慧之谜。埃涅阿斯整个的探索过程可被视为人类灵魂从无知到智慧的心路历程。(Literary Theory from Plato to Barthes P26)

但丁的《宴飨》提出圣经评注中四个层次的意义同样能在世俗的、俗语的诗歌中找到。这四个层次是文本的、寓言的(在更宽泛的意义上使用)、德行的、神秘的。在阐释寓言层次时,但丁引用了奥维德的故事,说俄耳甫斯通过动人的音乐驯服了野生动物,打动了木石。这象征着着一个充满智慧的人能够以乐器及嗓音使野性的心灵归于平和谦卑。在德行的层面上,他提及耶稣在登山宝训时只挑选了三个使徒相随,它所蕴含的道德训诫是,在求索神秘事物途中我们往往不需要太多人相伴。在阐释神秘层面时(也叫灵性层面)时,他引用了人们出埃及时,犹大怎样变得圣洁而自由的故事,在永恒的神学意义下,这一情节暗示着灵魂脱离于罪而趋向自由的灵性意味。坦诚说,后两个例子并不能算所世俗层面的,也许但丁野心勃勃,例子倒也无所谓了。(Literary Theory from Plato to Barthes P28)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诠释与过度诠释的更多书评

推荐诠释与过度诠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