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厦作品与我——中文版未能收录之原版篇末解说

草々
2012-03-14 看过
(请勿商用,转贴请注明出处)

作者:中村勘三郎(歌舞伎俳优) 翻译:草々
    
       与井上先生的作品的初次相遇是在一九八四年九月的新桥演舞场,上演《薮原检校》的时候。
       当时我二十九岁。参演这出话剧,使我感受到强烈的文化冲击。
       歌舞伎演员几乎都是平日认真观摩学习父亲或前辈演员的表演,分派到角色之后理所当然地请人传授演技,然后按部就班地上台表演。然而井上先生的话剧却必须带着自己事先构思好的演技前往排练场。《薮原检校》于一九七三年初次上演,其后也曾再度上演。我后来听说高桥长英和太地喜和子二位的表演非常精彩,却未曾去观赏过。幸亏如此,我才能完全按自己的体会重新琢磨演技,并获得全新的体验。过程虽然艰苦,我因此得以体验了一次收获大于付出成功演出。
       当时合作的演员来自不同的领域。冈田茉莉子、财津一郎、藤木孝、坂本长利、金内喜雄……可谓人才济济。导演是木村光一。在上述各位聚集一堂的排练场,当场展示自己构思而成的演技,压力实在不小。
       说来《薮原检校》是一个很奇特的故事。性爱、暴力、阴谋、杀人样样俱全,其内容过激令人叹为观止。所以我当时就想,在排练场上,若不做好连屁眼儿也让人看到的思想准备恐怕无法胜任。于是我干脆闭上眼睛,豁出去了(我的角色“杉市”刚好是盲人),于是我按照前一天晚上在家里想好的构思来表演,这下可好,且不说演技好坏,反正把大家都逗乐了。这情形在歌舞伎的排练场简直无法想象。自己用心构思的演技能得到大家的喜欢,我实在高兴极了。这一高兴就有了自信。我觉得参演这部话剧可说是我后来戏剧生涯的出发点。
       初演结束的当天晚上,井上先生对我说了一句话,至今言犹在耳。他说:
       “New star is born!”
      等到了上演日程快结束的时候,他又说:“什么时候要写一部《哈、哈、哈姆雷特》”故事从《哈姆雷特》的结尾所有人都死去的地方开始。英国使节团带来解毒药,于是大家顿时活转过来。把奥菲利亚的坟挖开,她竟也起死回生,而且怀孕了(笑)。我一直在期待,但井上先生是名声响亮的迟笔堂先生,我也到了难以扮演哈姆雷特的年纪。不过,如果让我儿子勘太郎(即现在的中村勘九郎——译者注)或七之助来演的话,不管是恶人叔父、母后、先王的亡灵、还是掘墓人,什么角色我都愿意扮演。我依然不放弃等待。
       而我第二次参演的井上作品,是友情出演新派剧团的《某八重子物语》的时候。
       那一次可真让我们不知所措啊。每天,所有人都在排练场咽着吐沫干等,台本却总也不见写好。偶尔传真机咔哒咔哒响起,缓缓吐出一张两张先生手写的原稿。拿过来一看,上面全是“一夫、一夫”。我的角色名叫竹内一夫,那稿纸上没完没了的都是一夫长篇大论的台词。大概是因为这台戏的演员中,之前曾参演过先生作品的只有我一个,也不知先生是否因此特别信任我,总之我被害惨了(笑)。差点得了神经衰弱。上台的时候到处贴着小抄,好不容易才渡过了难关。后来我向许多人打听了才知道,先生的新作品首次排演的时候通常都是这样的情形。可是,要说为什么大伙不生气,那是因为写成的稿子足够好的缘故吧。演员就是这样。不管被逼得走投无路还是怎么的,只要完成的是好作品就没说的,全都可以接受。如果作品不好的话,你试试看,先生肯定没命了,演员们会要了他的命(笑)。
       先生如今依然接连不断地发表着优秀作品,实在了不起。最近由大竹忍扮演林芙美子的那部《吹笛打鼓》又上演了,听说非常精彩。我因为有演出没能去看,实在遗憾。以前我曾看过须磨启主演的《日本人的肚脐》,他的演技令我叹为观止。我更深深感到能够参演先生作品实在是演员的幸运。

       那么就来说说《手锁心中》。这次重读,依然津津有味。绝妙的是,一边笑一边读,却又不禁感到害怕。从中了解先生对语言的追求和讲究也非常有趣。比如听到或说起“向学”这个词,脑子里就会浮现“好学、后学、皇学、高额、鸿学、沟壑……”等等同音词 。我不禁联想到电脑打字时常见的字形变换错误。这篇小说的叙述者与七把鼓捣言词称之为“业障”。
       主人公是木材批发商家的少东家荣次郎。他的“业障”则是偏偏喜欢逗人笑和被人笑,拼了命地想当绘草纸作者。内心深处其实是盼着当上作者之后,让人吹捧。为实现这个愿望,荣次郎不惜一切代价。他的行动逐渐升级,一会儿被逐出家门,一会儿去当上门女婿,一会儿又托人求了一个戴手锁的处罚。到最后甚至假装殉情自杀,不小心搭上了性命。正是这些可笑又可悲的情节让我感到害怕。可以说荣次郎其实是个公众传媒的中毒者。
       前不久,在电视上看到有人向一百位运动员提问:假设有一种药物,服用之后必定能获得金牌,但一年后你将会死去。你是否愿意服用?百分之七十五的人都表示愿意。这结果让我心惊胆寒。这可说是为目标而出卖灵魂。
       井上先生的作品把这种可称之为人的“业障”,或者说是人性复杂的部分给挖掘了出来。所以说非常了不起。
       我曾在根据这篇小说改编的话剧《轻浮殉情》(小幡欣治脚本)中四次扮演荣次郎。
       荣次郎的故事其实翻版自著名戏作者山东京传的作品《江户生艳气桦烧》。听说很久以前(昭和三十年代 ),由纪尾井町(第二代松绿)前辈扮演艳二郎,与梅幸前辈一同出演过歌舞伎《艳气桦烧》。这出戏讲的是外貌丑陋的少东家为获得风流倜傥的名声,故意假装殉情自杀,哪想让劫匪抢走衣物,只落得一场伤风感冒的滑稽故事。
       而《轻浮殉情》最初的脚本是在荣次郎与帚木在向岛殉情的场面落幕。我觉得为了闹剧可以不惜身命的荣次郎如果这么老老实实地殉情而死,他一定会抱憾不已。于是建议说,不如在最后尽情胡闹一番,让他骑着老鼠悠然升天,漂漂亮亮地收场。并请伴奏者用三弦演奏一曲《It's a small world》。因为这是迪斯尼的米老鼠王国的主题曲。我自己则在纷飞的纸片中向着三楼看台缓缓滑去。这时候,幽居在歌舞伎座剧场各个角落中的我父亲以及众位父辈名优的鬼魂们,一定会这么皱着眉头凑过来(笑)。我会对他们说:不,这个可不是歌舞伎。不过也很有意思对不对?然后从中间嗖地穿越而去。
       
       至于《江户暮雨》,多年前曾由上演过太地喜和子、边修三和高桥长英三人主演的同名话剧。我去东横剧场观看过。这部戏也非常有趣。前进剧团曾以《太鼓咚咚》的剧名上演过多次。听说观众们都看得捧腹大笑。总之井上先生不论什么作品都有趣。我总想,如果什么时候能让柄本明演帮闲、我演少东家,再加上藤山直美来演这部剧就太好了。那个帮闲真是个好角色啊。不论少东家怎么害他,最后甚至把他买到矿上做苦工,与少东家重逢的时候,他依然开心得直流泪。
       盼望着有一天,井上先生能为我写一部新作。我一直在等待。不过,写新作之前,请井上先生把歌舞伎的剧目在头脑里融合改造后重编一部作品也不错。比如《敌讨天下茶屋聚》什么的。只要是经过井上先生的手笔,我想一定能够重生一部全然不同的人间喜剧。
       演员若遇不上好剧本就无法演好戏。井上先生,还请您多多关照。
20 有用
1 没用
手锁心中 手锁心中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手锁心中的更多书评

推荐手锁心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