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寻找的,一直在寻找你

野兽爱智慧
2012-03-12 看过
一旦你知道自己是谁,就已点燃了“真理之火”,一开始那可能是发亮的余火,之后它会成为烈火,烧尽一切虚假。真理有一种自然的渴望或决心,要通过我们全然唤醒自己。

觉醒通常在瞬间发生,但觉醒引发的转化过程往往非常缓慢,可能要花费一生的时间。一旦你知道你是谁,接下来的问题就在于你如何能在生活的每一刻活出这种认识。

灵性觉醒的本质必然涉及某种程度的灵性逃避。因为觉醒通常至少会消除以一部分的制约,使你觉得较自由,可能使你相信你的旅程已经完成,但其实更深的体现过程才正要开始。

当你的行为是出于认识到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事毫无例外都是神性的展示、意识的表现、灵的化身,你就正在活出觉醒的生活。你既是无限的开阔,万事从中生起,同时又是其中的一部分和细微的粒子。所有分裂感都已消融,只有这个唯一的、活生生的、正在呼吸的实相。


----------------------------------------------------------------------------

导言 无路之路的旅程指南

史蒂芬·鲍地安

我写本书的动机,就像许多其他灵性指南的作者一样,是出于自身灵性旅程体验到的複杂与困惑。多年来,我在好几种古老传承的学习和修行中,接受了许多指导,但在航行的路途中,遇见各种开启、微光、障碍和挑战时,却往往发现自己仍独自流浪于未知的领域。

我在禅宗出家修行超过十年,禅宗认为向真我(true self,或称为“佛性”)觉醒,是灵性道路难以用言语说明的目标,是我们长久打坐、面壁、观呼吸,或与千百个公案谜题搏斗的理由。但这种觉醒(或称为“见性”)的本质,却很少见到详细的解释或描述。其实这种描述是被刻意避免的,以防止我们根据听闻的内容,编造出虚假、模彷的觉醒经验。我们被鼓励去阅读古代大师开悟经验的故事,发现觉醒通常是由意外的事件促成的,比如石头打到竹子或老师突然棒喝,觉醒必然是瞬间发生而全然完整的,但修行人体悟的觉醒本质被刻意用隐晦、诗意的语言来描述,以避免初学者做出不成熟的解读。因此,我虽然常常请禅师评估我的进展,印证所有真实的洞见,但在迈向开悟的路上,我仍觉得自己是蹒跚独行。

在这个制度下修行十年后,我脱下袈裟,离开禅寺,因为我断定自己一点也没有更接近我渴望追求的体悟;老师们的建议基本上就是更久的禅修和“更努力的打坐”,这已不再引起我的共鸣,也在实修中被证明是徒劳无益的。我当然有过一些闪现的灵光,体验到人生的活动和喧嚣之下存在的深邃寂静与静默,那些是短暂的片刻,有一次出现在骑机车时,还有一次是坐在山溪旁,在永恆当下的明光中,时间好像静止了。有一次,在这种经验之后,长久的焦虑感得以解除,持续了数个星期。但我知道自己并没有达到山巅,我的评估也得到禅学老师的附和。这位老师常常印证我对公案的体会,但有时会停顿一下,从老花眼镜上头凝视我,关爱地说:“还不够清楚。”

接下来几年,我涉猎其他形式的佛教修行,包括内观和西藏密宗,然后巧遇一位印度教不二论吠檀多的大师,他并没有鼓励学生透过禅修得到开悟(这是我原本习惯的做法),而是教导我们一直具有已经觉醒的真实本质,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利,是我们天生的情况,是我们的自然状态,我们不用努力或奋斗,只需要在某一刻认识这个真理。我在这么多年如此努力奋斗之后,发现他说的话对我真是一大解脱,其实这些话呼应了早期禅学大师的教导,是我们非常熟悉的,这些大师在佛教传承受到极度的尊敬,只是很少有人在实修中遵循。

我在这位老师的指导下,对自己到底是谁的鲜活真理,得到深刻无误的觉醒。但觉醒并不像我期待的那样彻底而不再回头,我持续数天发现自己在浩瀚的宽广、平静与难以承受、近乎恐慌的害怕之间摆盪。我觉得底部好像脱离了虽不满意却很熟悉的生活,没有立足之处,这种无根的感觉是既兴奋又恐怖的经验。

一段时间后,觉醒的经验逐渐退入觉察的背景,但每当它再次显明时,我会重新涌现焦虑感。我知道自己经历了真实、深刻、改变人生的认识,这是所有表相背后的实相,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仍常常如此害怕。我做错了什么吗?我的评估错了吗?觉醒是不是受到误导或不够彻底?我跟随这位老师的那些年中,这些疑问一直盘旋不去。这个经验并没有为我的追寻找到终点,只有对我的灵性成熟度,以及我的精神是否正常,注入更多怀疑。根据我阅读的书和接受的教导,我相信真正的觉醒应该是彻底而不再回头的,那么我为什么会一再忘记自己是谁,不断落入以前对“小小自我”的认同呢?

可惜我一直无法自在地向老师提出这些疑问,也许是因为他看起来不愿意讨论这种心理议题,也可能是因为我想对自己的领会表现得比我的实际情形更有自信。此外,当他在场时,这类疑问必然会脱落,我的恐惧会消散,脑袋会安静下来,在他体现和传递出来的深邃寂静和静默中加入他。

我终于遇见一位帮助我减轻怀疑的女子,因为她也有类似的旅程。她在一次突然爆发的觉醒中,看见独立自我的虚幻本质,接下来持续在恐惧中度过数年,然后开启一次更深的体悟,所有恐惧都在其中脱落。她是专业心理学家,具有连结两个世界所必备的素养。她根据亲身经验而很有说服力和权威感地告诉我,恐惧只是在我们浩瀚的原貌中所生起的各种经验中的一种罢了,绝不会减损觉醒的效力。这种观点上的微妙转变使我以新的角度重新看待恐惧,而恐惧也开始逐渐失去对我的影响力。最终,在几年之后,也就是我的不二论大师过世十年后,我遇见为我印证并帮助我阐明和深化体悟的老师,他后来还要我教导别人。
16 有用
1 没用
当下觉醒 当下觉醒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当下觉醒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下觉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