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系际考古大会报告(一篇对《碎片》的拙劣模仿)

亚细亚人
2012-03-08 看过
会议记录,数学纪元2054年,天琴座第七区第五届星系际考古研究代表大会,由地球学者费尔伽大学考古系的名誉教授Z·恩岛柔乃子宣读论文。
 

尊敬的各位同仁:
 

如诸位所知,地球学者从事紧张的研究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了,他们发掘出了古代文明的无数遗迹。在古代2012年发生的那场灾难之前,或者,更准确地说,那场太阳黑子大爆发摧毁了地球上所有的生命之前,太阳系文明曾经在那里繁荣兴旺。总所周知,自那以后的几千年间,那个地方一直遭受非常严重的辐射污染,直到最近几百年,尽管科学家急于向整个银河系揭示,在这个狭小区域被称作人类的动物所取得的文明程度,到那里考察仍然是极端危险的。我们始终难以理解:人类怎么能够居住在如此逼仄的空间,他们又是怎么适应那种一个太阳年之内,冷热寒暑互相交替这种不可思议的生活方式。然而我们知道,地球人类,在打摆子似的令人谵妄的冷热交替中,设法建立了有效的生物节奏,并发展出了丰富而独特的文明。
 

大约160年前,从旧金山的考察基地——传说中地球的最东端——一个叫二皮·A·阿古代带领的考察队前进到了曾经叫朝鲜的沙漠。在那里,这位声望卓著的学者不容置疑地证明,在时间和辐射的相互作用下,所有化石的痕迹都已荡然无存。这样一来,要想了解地球文明似乎是没有指望了。在此之后,由于天琴座伽马基金会的慷慨资助,纳米·S·迁越子教授率领的考察队怀着极大的考古热情,又在这里进行了全方位的试探,终于找到了如今公认为是人类的第一个“秘密图书馆”,在一个巨大的混凝土块里,包着一个金制容器,上面刻着这样的话:“我们的生活最幸福”。总所周知,这个容器里装着一卷卷的《主题思想光耀全球》,最终为我们提供了大量有关那个也已消失的远古文明的资料,而这些资料在很大程度上构成了我们目前历史知识的基础。此后不久,在别的地方也陆续发现了其他的秘密图书馆(包括在日本发现的那个著名的密封盒,上面刻着:苍井空福音书)很快情况变得明朗起来,在地球人中,唯有有文化的种族才能预感到灾难的临近,他们尽其所能地采取一些补救措施,是为日后前来考察的智慧生命展示他们文明的宝藏。这种行为表现出来的对文化由衷的敬畏是多么令人感动啊!


有了这些我们看了不可能无动于衷的文字和影像,尊敬的各位同仁,我们终于能够了解那个文明的思维方式,它的人民的生活图景。哦,我清楚地知道,书面文字不能准确地表现真实的世界,影像也只是对无量海水中的一滴汲取。但我以为,当连这种有价值的帮助都没有的时候,我们是多么孤独无助啊!如今,那个“中国问题”依旧是一个令所有考古学家和历史学者争论不休的谜团:为什么在那个国家,在那个文明所在地,我们要问,为什么完全找不到秘密图书馆的任何痕迹?诸位明白,为回答这个问题所提出的假设举不胜数,但没有一个是令人满意的;我想简要列举一下,虽然有些你们可能早已知道:
 

1、 蒙格·司徒瑞假说,出版于二相箔印书馆的《黄河流域的先鞭》。该书内容渊博,令人赞叹。太阳黑子的爆发所导致的热核现象毫无征兆地最先摧毁了中国,以至他们还没来得及保存自己的文明。这个假设有言之有理的论据支持,因为我们都知道,在其他的秘密图书馆的资料里,都充满了对中国现象的忧虑,那些频繁出现的“黄祸”一词,以及提起这个词时的恐惧语气,让我们轻易推论出这个词所指的就是那场人类亘古未闻的大灾难。
 

2、 左岸·乌根斯假说,在广为人们阅读的《中国存在吗?》(大灾难后1984年,水滴出版社)中有详尽的阐述。根据对大灾难发生之前的联合国会议报告的详细研究,作者得出一个结论,“中国根本不存在”。虽然这个假说一劳永逸地解决了秘密图书馆的问题(即是说,它们根本不存在),但是,一系列出自英语和法语的,有关“中国”问题的有关报道似乎与之大相径庭。另一方面,左岸·乌根斯提醒我们,出自朝鲜语的文件完全忽略这个问题,由此而来,他的大胆假说获得了一些支持。


3、 柏森博·伊藤普尔教授的假说(参见《中国图志》,天琴座伽马出版社),这无疑是所有假说中最出色、也是最难以令人信服的一种。它根据别的文明对中国的描述,谱写出了一份完整的关于中国文化的图志。他认为,该文明虽然在地球所有文明中是最为悠久的那一梯队,但是它拥有致命的弱点,即对文化丝毫没有敬畏之心。他们只是一味地追求肉体的欢愉,他们认为尘世的幸福已经穷尽了一切。这使得他的人民卑微像虫子,又坚韧的像纳米材料。他们一次次地走到他们设定的道路尽头,碰得头破血流,又一次次折返身来,再度进发。他们的整个文明就在这一次次的惊心动魄的循环中被消耗殆尽。所以在大灾难来临时,一方面他们不会挖空心思去保存在他们眼里一钱不值的文化,另一方面,他们也实在没有什么文化可以保存了。他们只是徒劳地想着如何保存自己的肉体,造出一艘什么“方舟”,逃出生天。在本书的最后,他在对这个文明表示了强烈鄙夷的同时,也用他那颗敏感的灵魂对它表达了深深的怜悯。
 

这一假说充分曝露出非地球人的现代观察家的偏执和武断,这种人对地球的一切,总是仓促地编造出一套幼稚的传说,在他们眼里,地球人的目光被设定在脚前二尺见方的土地上,整天大嚼牛肉干,蒙蔽在大自然最恶毒的阴谋——生殖冲动中。事实恰恰完全相反,在大灾难之前,地球人的文明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因此,这种玩忽职守的罪过看上去匪夷所思,另外,在赤道另一边的国家时发现他们又颇为先进的书籍保存技术,也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


我们绕了一大圈,现在言归正传。大灾难之前的中国文化深深地封锁里谜团里,尽管对于最初几个世纪的所谓“轴心文明时代”,其他国家的秘密图书馆提供了足够的文献证明。的确,在认真艰苦的发掘过程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同样令人困惑的、非常容易受损的文字。在此,我用在河套地区挖掘出来的一片竹简作证。上面的文字,他很正确地认为,恰好说明了中国人喜爱不追求含蓄手法而直接抒情的特点。全诗引文如下:“长太息以掩涕兮。”河套地区还发现了一卷书的封套,显然是有关插花艺术的论文,叫做《金瓶梅》,是某个叫笑笑生或者贾平(因残片的上半部分不幸已被撕掉,而残存下来的两个名字不知谁为作者,抑或二人合著?待考!)的人写的。我们一定记得,在那个时候,中国的装饰艺术取得了全面的进步,以至于这种知识突破室内的界限,被用在了城市规划上。我们之所以这样推断,是因为一个景色美丽的宣传海报上,只印着“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样的文字。
 

尽管有这些极富价值的文件,但是还没有人能够对那个民族的精神层面形成一个完整而准确的概念,在这个层面,尊敬的各位同仁,恕我大胆断言,只有通过诗歌语言才能完全表达,因为诗是对人们精神的提纯和总括,综合了对世界的现实和想象,唯有通过诗,人们才能看清其历史境遇。
如果说我放肆地让自己做如此冗长、但希望不是全然无用的开场白,那是因为我怀着激动地心情,希望向诸位报告,我和我深有造诣的同事,处女座贝塔皇家学院的F·布操不舒夫斯基和Z·一夜七次郎,在中国黄河流域的一个峡谷内获得了一个极不寻常的发现。我们的收藏物碰巧被封在一团岩浆里面,又仿佛是神明的安排,在大灾难骇人的裂变中掉入了地球深处。这些资料并不起眼,大小也没什么特别,许多部分都已遗失,几乎无法阅读,然而却充满了天启似的信息。一本书的封面上这么写道:唐宋诗。可惜这些文字已经残缺不缺,但是通过对它断章残句的解读,我们可以认定,这是该民族一部伟大的史诗,它崇高的激情和波澜壮阔的画面让我们感慨不已。现在,请允许我将我们辨识出来的诗句呈献给诸位。它写道:“岑夫子,丹丘生……少小离家……上有九龙回日之高标……黄沙百战穿金甲……马鸣风萧萧……莫愁前路无知己……重上君子堂;王师北定中原日……未解忆长安……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便下巴峡穿巫峡……儿女忽成行……独怆然而涕下。”尊敬的同仁,通过这些残缺的信息,我们能轻易还原这部伟大史诗的原貌。它难道记述的不是一次伟大的历险吗?在某处险峻的山上,有九条恶龙作祟,它们使田地荒芜,风雨不调,牲畜绝产,我们的二位主人公应受到征召,诀别了未婚的妻子,前去屠杀恶龙,他们历尽艰辛,来到恶龙的住处,穿上金甲与之厮杀,只杀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终于杀死巨龙,安定了天下,为表彰他们的功绩,国王大加封赏,但是他们纯洁的心灵一直思念着家乡,午夜不寐,直消磨得形羸血枯,终于被赐放还家,他们一路航行,经历种种惊涛骇浪和兽怪,来到家里,激动地看到自己已是满堂儿女,不觉动情地哭泣了起来。这是最扼要的梗概,因为关于那些具体生动的伟大历险,我们现在只能用想象来补充。有质疑认为,主人公还没结婚,后来凭空添了儿女,只能说明他们的未婚妻犯了不可饶恕的失贞,而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在史诗里出现的,进而他们怀疑这整部史诗的内容。而我们从别处知道,在人类的古代神话里,是有因风受孕之说的,只是这些生趣盎然的描写已经永远遗失了,不过我们大可以自己想象那种情景,我认为这种说法不值一哂。
 

如果说上本书在某种程度上还存有疑点,那么我们发掘出的另一本书所阐述的内容就毋庸置疑了。这本书保存下来的内容从数量上远超前者,它的名字是《流行金曲汇编》,我们知道曲是诗歌的一个变种,它不像诗歌那样供奉于庙堂,而是面向最广大的人民。因此,我们可以断定,这本书收集了那个文明最值得一读的作品,通过对它的阅读,我们可以感受到那个文化最真切的心跳。从文学角度来说,它包含着无与伦比的广阔的美感和灵性,不但能给人以绝妙的享受,还能够开启我们的心灵之眼。

和别处不同,中国人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预感到了大灾难的来临,他们的诗歌都是旨在表达在这种阴影下的呐喊与感叹,同时表达信仰。他们独自承受着残酷的真相,当然有时会充满怜惜地抚摸自己,甚至有些自怨自艾的情调,比如这句:“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你无怨无悔,爱着……(后面的文字已经残缺)”但是他们的灵魂永远也不会沉沦,就在下一页的碎片上又出现了一句醒目的诗句:“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追求。”它不屈不挠的呐喊,表达出了对命运的不屈,和对生命终极意义的探求,并最终过渡到了穷尽一切的狂想和信仰:“我是一滴远方孤星的泪水,……已千万年……让我温暖你的脸。”
 

对于充满诗性和宗教情怀的民族,是没有任何困难能够将其击垮的。仅此之后,我们又被令一张碎片上的几行诗所吸引:“红尘呀滚滚,痴痴呀情深,聚散终有时。”多么达观!看完这句,我们就不会对下面这句感到过分突兀了:“让我们青春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尘世繁华。”这句诗坦率、明畅,风神飘逸,流露出中国文化特有的酒仙精神,在孤独困惑如此的摧残下,还能写出这么潇洒的诗句,我们若是相信《大英百科全书》上对伟大诗人李太白的评价,我们可以把这段文字归之于他。
 

心灵的广阔必然导致对所处环境幽闭的意识,我们都知道地球、甚至太阳系都是一个狭小令人窒闷的空间。中国人的精神达到如此出类拔萃的高度,这种幽闭必然会被他们意识到,加之他们生活在逼仄得难以忍受的三维空间,现实的环境容纳不了他们心灵的驰骋。于是在想象中,他们遍游宇宙。举例来说,这句诗气势磅礴:“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此处的月亮意指曾经环绕地球的一颗卫星,可惜在大灾难导致的引力变异中,逸出了太阳系,现在正以无限接近光速的加速度朝半人半马座飞去。)但这并不意味中国人的精神都是凌空蹈需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也会使一些艺术家转向田园以寻求庇护,我相信诸位一定会和我一样欣赏这些诗词:“在希望的田野上,老年人举杯,小伙子歌唱”显然这些诗词描绘的是丰收祭典的庄严而崇高的场面,也许是祭献给大地母亲的一颗少女之心。在英语地区有一本书,对这样的仪式有所分析,作者不详,而书名翻译过来叫《金枝》,这种仪式在中国想必产生了某些变异,在我们获得的资料中,有一个记录影像的光盘,上面的字迹虽然漫漶不清,但是我们可以推测出它的名字是《醉打金枝》。这个光盘损毁的如此严重,以致凭我们现在的技术手段,还无法提取出其图像,只能提取一些锣鼓的声音,这一开创性的工作只好留给后人了。
 

丰收祭典虽然是构成中国人精神生活的重要部分,但是在他们丰富多彩的宗教活动中,它还不是最重要的。下面我要向大家展示我们的资料中最重要的一项:一个小小的储存装置,它体型精巧,上面清晰地印着“金士顿”三个字。在这个储存装置里,保存着一份长达七分钟的影像片段。通过谨慎而大胆的研究,我们考证出,这份影像记录的是中国人的宗教生活,它清晰地显示出这种远古宗教的纯真和清新,它跨越时间的暗夜来到我们中间,向我们证明,数千年前的文明曾经达到的精神高度。
 

我们曾一厢情愿地认为,地球人的宗教必定是愚昧而血腥的,在那种场面里,充斥着麻木而狂欢的人群,利斧,血琳琳的内脏,但真实的情况又是怎么样呢?尊敬的同仁们,相信你们看过这段影像,也会和我一样被感动得热泪横流。它富于教益的意义完全蕴含在高度文明的形式之中。和宇宙中所有的宗教一样,中国人的宗教也是善的力量无往不胜。但是和我们经院学家们晦涩、装腔作势的讨论不同,它直接诉诸于人民的感官,亲切地把道德律令灌注在人民心头。我们看到,善恶两种力量分别由两队祭司代表,每队十一个人。穿红蓝剑条衫的一方象征着热血和大地,代表善;穿白衣白裤的一方象征着荒芜和死亡,代表恶。双方并不是捉对儿厮杀,由善的一方将恶的一方杀死,来表现胜利。毋宁说它更像是一场游戏,双方的神祗分别由一个长方形的木框予以代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差别。对神祗命运的宣判靠的是一只球,球洞穿木框即是表示杀死对方的神祗。在善恶两种力量的冲撞中,这只球像一道诡异的音符,在青草茵茵的场地上四处奔突。我们可以看到,白衣一方由于被恶灵充满,动作表现得粗暴而蛮横,而红蓝一方面对对方歇斯底里的胡闹下,仍然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克制。虽然善的力量注定要以凯旋的姿态凌驾于诸恶之上,但其过程真称得上是跌宕起伏。好几次,善的神祗都几乎要被刺死,引起众人惊恐的喧哗。但是最终,那只万人瞩目的球在善的掌控之下,通过曲折但光明的道路,最终击碎了恶的神祗,而且是连续击碎了五次,只叫它魂飞魄散、无所遁形。每一次球击中了恶的神祗,那些红蓝方的祭司是被一种怎样的狂喜充满啊!他们呼喊着相拥在一次,然后奔到场边,挥舞着拳头,昭告善的胜利。而得到感召的人群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用兴奋的泪水迎接他们的英雄。尊敬的同仁们,这种天真而深邃的信仰离我们已经非常遥远了。当今天,我们的宗教已经变得越来越空洞无物,当我们的教士和僧侣已经撕破他们庄严的法衣,露出他们大腹便便、脑满肠肥的嘴脸,当我们富于教益的仪式越来越流于形式,仅仅作为一项不疼不痒的习惯在我们漠然甚至嘲讽的目光中苟延残喘的今天,我不知道,当我们观看这一幕时,是否能忍住不让我们的目光留露出羞惭。尤其当我们想到,这些中国的信众经历这样的灵魂洗礼,他们的人格将会发生什么变化,他们将会以怎样的目光看待生活,看待世界,看待宇宙,我们又该作何感想呢?
 

尊敬的同仁们,这就是我向大家展现的中国文化——一个已经发展到相当高度,但是却在无可逃遁中被灾变毁灭的文化。它回肠荡气、光明璀璨,略微带有一些忧郁的高雅,但是却绝不伤感。它在灾难面前,并没有导致自我价值的失落,反而凭借信仰的力量和永恒的诗性,将灾变在形而上学的意义上改造成通往美丽新世界的门户。目前我们还不能体会到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但我们可以断定,拥有这种精神的民族,绝不会劳心费神保存他们的肉体。在大灾难的前夜,在巨大的压迫性的黑暗中,他们清楚地看到了他们在尘世中的命运,但是在他们精神的灿烂星空下,他们也预感到了永恒的新生。他们坦然地、感恩地接受了这种双重的前景,既不矫饰,也不强梁,轻松地将心中恶念的挑逗弃置一边,并把自己的心境灌注到了他们美丽的诗句中。这句诗饱含深情,炽热得如圣火,呢哪得如羔羊,宛若一句焕然天成的赞美诗:
 

尊敬的各位同仁,在此我满心欢喜、带着颤抖的心情宣布我的成果。我通过学术考据和分析,将两年前在中国鲁西南发现的碎纸片的一首孤立的诗,成功地还原成一首内容更为充实的诗歌。该诗低徊宛转,精美绝伦,如同一颗无暇的明珠:
 

花花世界,鸳鸯蝴蝶
此刻与你相拥,也算有始有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这当然不过是一句诗而已,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它是来自痛苦、诗性、死亡和新生的大裂缝中的一个信仰的信息,我们由此看到了数千年前一处智慧生命的美丽容颜。






注:此文是我一位朋友的戏作,因其不玩豆瓣,嘱我代发。原名是《蛋疼》,考虑到豆娘的小清新口味,故改为现名。

这哥们开始玩豆瓣了,喜欢这文的可以去关注他了。
沙之仁http://www.douban.com/people/shazhiren/

4 有用
0 没用
误读 误读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误读的更多书评

推荐误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