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健全吗

啊不错
2012-03-08 看过
       笔者住在一个叫珠江新城的地方,这里是目前为止广州最贵的一块地。摩天大楼、跨国公司、市中轴线广场……就是这里的风景。这里繁华,由一个个城中村改造而来的繁华。那么,你认为,生活在这里的人快乐吗?
       站在待建工地上,近处是蹲在路边吃饭盒的的农民工,远处是全广州最高的建筑——美丽,却很遥远。
有人认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变质了,说好的先富带动后富却变成官商勾结;说好的为人民服务却只剩下贪官污吏。连朝鲜友邻也会质疑我们:中国走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还是社会主义吗?
       不禁认为现今的社会很“神奇”:不识大字的煤老板要把拉斯维加斯买下来,报读诗书的大学生却只能蜗居当“蚁族”;明明不爱对方,却宁愿在宝马车里哭;失物者将被法定酬谢路不拾遗者。我们或许在走40、50年代欧美社会的老路,制度跟不上经济,人们精神空虚。心理学家弗洛姆说这个社会不健全。市场倾向、接纳倾向人格大行其道,人们是异化的。所谓异化,引用《健全的社会》里的原话——就是一种经验方式,通过这种方式,人体验到自己是一个陌生人(1994,P95)。马克思也曾用过这个词:“他自身的行动,对于他来说,成了一种陌生的力量,监督并反对着他,而不为他所控”。一个没有异化的人应该是能够全面看待自己、他人与自然的关系,能够感受到自身的理性和爱,并以此感体会自身价值。
       由此可见大家都处在异化之中。当你每日不看邮件、不看微博、不上QQ便会感到不安时,当此时此刻你的双眼已经几个小时没有离开过显示器(尽管是漫无目的地浏览),掌控你生活的已经不再是你自己,而是面前这没有思想的计算机。资本的获取也不再是单纯地通过劳动,投资才是对抗通胀的最佳方法。于是你就看见地产商坐在金融大厦的最高层,农民工坐在石基。这社会里精神失常的人越来越多,朱德庸说“大家都有病”,因此也造就了心理咨询行业的快速发展(笔者也等着在这个行业里赚大钱)。
       然而,此异化现象从何而来从何解决?异化现在自古已有,偶像崇拜就包含异化过程。至资本主义社会,工人的分工(经理对工人的管理)、机械化的生产促使异化向更严重的方向进行。我们为了娱乐而走进电影院,事实上却是电影消费了我们,它决定了我闲暇娱乐的方式,它导向了我们的快乐,其价值也取决于电影院而不是我们。当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热钱过多、国力强盛制度却跟不上,更不要说国民素质了。甚至爱情的走向也不跟真心想法一致。
      弗洛姆尊崇弗洛伊德也尊崇马克思,他属于精神分析学派也属于人本主义学派,他一直都希望通过心理学知识来拯救这个空虚的社会。在分析了超级资本主义与极权社会主义的弊端后,他创新地提出了人本主义公有制:生活于这种制度下的人们可以共享工作、共享经验,不再有非理性偶像崇拜。每个人都是独立而健全的人,能充分认识自己和这个社会,并发挥创造性。无可否认,其想法很值得鼓励,但生活于其中的人性也未必友爱。就如同自由的人未必能造就出一个自由的社会,自由的社会中的人也都不见得是自由的。弗洛姆对理想社会的想法还停留于欧文、傅立叶的空想社会主义时代,对资本论的分析也没有很透彻,理想色彩太过浓重了。只能说,心理学能治好这个社会中的人的心理问题,却不能治好这个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制度问题。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健全的社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健全的社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