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扼杀与传承

[已注销]
2012-02-27 看过
愤怒的书写者——
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那些被侵略者的生活,除了他们自己。当那段奴役虐杀黑人的殖民往事变成历史课本中一个简要概述的知识点后,还有多少人会在黑人白人一起庆祝感恩节时仍然记得被屠戮的印第安人。好在这世上有些人天生倔强,偏要记得自己的先人自己的血统。愤怒是他们仅有的财产,除此之外便是一无所有。琴凯德以近乎宣泄的口吻写完了这部充满诗意与悲情的小说,那些源于作者满腔愤恨又毫不娇柔造作的表达方式下的确有太多让人赞不绝口的句子。印象最深刻的,是这样一句:“这疼痛像是对于疼痛本身的定义;一切其他疼痛都只能是对于它的参照,对于它的模仿,对于它的渴望。”
她拒绝妥协并且永远的站到了被同化的对立面。

看似悖谬的标题——
文中母亲在雪拉出生之时便已经死去,所以素未蒙面的母亲和自传之间似乎出现了矛盾,却也是作者这个对剥削者仁慈处之对苦难史一笑置之的时代势不两立的体现。雪拉找不到自己的归属,母亲的族裔早已成为可以放入历史博物馆的不复存在的旧物,而她仍旧不会向压迫者的种族妥协,并且拒绝同化。

整部小说充满了绝望的愤怒。自始至终,倘若没有那个雪拉为之倾心的男子和那个只会在梦里出现的母亲,这恐怕永远是孤独一人的世界,没有爱,没有关心,有的从来只是中伤和杀害。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我母亲的自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母亲的自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