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所谓科研作业的读书笔记

负能量集散地
2012-02-27 看过
巫鸿的《中国古代艺术与建筑中的“纪念碑性”》久负盛名,作者兼具国内外治学经验,又有传统史学、艺术史和人类学研究背景,方能写出这种大气而不落窠臼的作品。大家的书往往语言精准清晰,不会故弄玄虚地卖弄概念或是文采,因此对普通学生来说并没有阅读障碍。对于我们的研究来说,这本书从内容上并没有具体涉及北齐墓葬和建筑艺术,但它的意义在于提供概念性的方法论,教我们从宏观的历史和地域视角来看待北齐墓葬从形制到装饰细节的文化因素。特别是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中原华夏文化的本初形态和魏晋时期的剧变,从而更好地理解研究涉及的北齐艺术遗迹。

作者首先指出,他的研究摒弃了传统的思路,不把古代遗物按质地分类,而探讨它们之间历史的和概念的联系与互动,同时将质地、形状、装饰和铭文作为礼制艺术的四个基本要素,而不是把形状和装饰作为主要标准。这种思路很有启发性,特别是在后文涉及石制建筑的讨论过程中,更是开拓了艺术史研究的新视野。北齐墓葬也都是石制的,流传至今的文物多是画像石、石棺等。按巫鸿的研究,石材并不是中原华夏地区惯用的材料,虽然中原也有石头,但在建筑上的应用更像是随着佛教一起从西方传过来的:“石头的所有自然属性——坚硬、素朴,尤其是坚实耐久——使其与‘永恒’的概念相连;木头则因其脆弱易损的性质而与‘暂时’的概念相关。从这种差异中产生出两类建筑:木构建筑供生者之用,石质建筑则属于神祗、仙人和死者。石材一方面与死亡有关,另一方面又与不朽和升仙联系。” “在汉代之前,来自东北地区的齐、赵和燕的方士游行各地,广泛传播有关东海中蓬莱仙岛的神话。作为他们频繁活动的一个结果,人们对不死之地的求索也多是指向东方。然而西汉初年到西汉中期的人们开始越来越注意西方。对不死追求中的这一新的焦点与国家的统一,及其随后向西部的扩展密切相关。”我们之前认为石棺这一墓葬形式已经很中原了,但这样说来,使用石材的这种风气在中原存在的时间也并不长;而波斯和粟特贵族都是用石棺葬的,那他们在中原的这种丧俗到底是自己民族的传统还是中土华夏的影响呢?是不是粟特人也因石头的特殊寓意而选择这种墓室建材,希望获得不朽?他们的民族、宗教传统中是怎样看待死亡和来世的?在各种针对性专题研究中,讨论的中心无非是画像石上的祆教神祗和异域风情,但是墓葬所反映的生死观却并未被说破。中原地区身居高位的祆教徒抛弃、或者部分抛弃自己传统的天葬习俗,不使用纳骨瓮这种看似简陋的肉体归宿,而葬在雕刻着宗教画面的石室中,是否也表明他们对死后世界有所期待?而他们生活在中亚地区的祖先是否也有这种期待?对死亡的解释和对死后世界的安排,在我看来是每一种宗教和信仰所要解决的终极问题之一,也是普通信徒最关心的问题。但在祆教中,这个问题或是被我们忽视,也有可能被整个宗教体系直接略过。在这里,由墓葬所引起的对生死观念的探讨,应当成为对在华胡人群体精神世界考察的一个话题,也应该是当时汉人思想中值得发掘的方面。

另外,石阙这种建筑结构也开始在汉朝之后出现在墓葬中,同样出现在了安阳出土的北齐石棺床组件中。班固在《白虎通》中概括到:“门必有阙者何?阙者,所以饰门,别尊卑也。”这是带有权威、礼仪性质的建筑,而且应该来说是绝对本土的产物。为什么一个胡人可以在墓葬中使用?是说明这个胡人的地位极高,还是说明当时礼仪已经不是十分严格,导致阙的使用没有过多规定?在初期的讨论中,我们已经不难发现,这些胡人在北齐王朝中受宠的原因无非是做“恩倖”博得君主一笑,或是作为胡人团体内部的首领,按理说并不足以享有石阙。那么这是否可以说明当时的北齐社会“礼崩乐坏”,处在不同民族、不同阶层杂处的混乱状态之中?而墓葬作为严肃礼仪建筑的威信是否已经下降?所以,尽管我们一再感慨胡人墓葬规模之大、雕刻之精美,也只是在生产力和工艺层面的欣赏,或许并不能从传统意义上解读出墓主人身份地位的实际分量,反而窥伺出这个王朝的“离经叛道”。

除开专项研究之外,这本书带给我的启发与惊喜是难以言喻的。本科三年来,我在无意识间看过许多关于宗教、礼制与国家权力的专著,对于国家权力的形成和维持方式一直有自己的看法。本书中的“纪念碑性”在汉朝之前指的就是国家权威,是需要通过“巫术”——在这里就是中国传统的“礼”——来确立和维持的。最早以礼器用途出现的艺术品就是这种权力的实际载体,其复杂的制作工艺和特殊选材保证其“浪费”并“吞并”生产力,获得“纪念碑性”,其目的并不在于描述客观事物,而是企图构建起人神之间的交通渠道——人神交流的垄断便是王权的形成;后来皇帝的“明堂”建筑作为阴阳五行学说的具象化产物,也是在“礼”的大范围内使皇帝统治保持合法性的工具。以前看的书从制度方面勾勒出了这条逻辑主线,而本书则用实物说明了国家权力的运作和巩固。从汉朝开始,“纪念碑性”从国家、宗族的大范围缩小到个人的局限中,帝王墓葬取代庙堂成为社会生活的中心,政治与宗教礼仪含义大大加重,其设计开始模仿死者生前的居所并勾勒来世或者升仙的场景。这是一个个人意识上升的时代,而这种微妙又精彩的变化,也是过去未曾关注的。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国古代艺术与建筑中的“纪念碑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古代艺术与建筑中的“纪念碑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