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自然史

Vacuo
2012-02-24 看过
       总觉得博物学是一门颇贵气的学问,非是要有些资本的贵族才玩的起,你总得带一队人马,跋山涉水,远离人类日常活动的区域,甚至要到地球的另外一头去收集常人所不曾见识过的矿石,树叶,动物标本。若不是有闲阶级,怕是没功夫也没时间去做的。
  
       也因此,印象中的早期探索者们大抵都是和《基督山伯爵》中阿尔贝子爵一样的年纪尚轻还颇有些血性的子弟们,厌烦了伦敦巴黎里的灯红酒绿,跑到人迹罕至之处去猎奇。
  
       在读这本《发现之旅》之前,很少听闻早期探索者的故事,更没有亲见过任何来自早期探险的自然史收藏,自然课本里有的是干巴巴的结论,连手绘或者标本图画都少见,更别提什么八卦轶闻了。我单知道达尔文在环游世界之后籍由鸭嘴兽这样的化石生物从而发现了进化论,却不晓得在这次著名的旅行中,达尔文还发现了珊瑚礁成型理论,以及,实际上无数的雀鸟和海龟们对进化论的贡献并不比鸭嘴兽要小多少。当然,和广大普通青年一样,达尔文也不是没有犯二的时候,至少赖斯先生告诉我们,达先生曾眼睁睁看着一只“小鸵鸟”被大卸八块了成盘中餐之后,才恍然大悟这正是自己百寻不着的“美洲小鸵”。
  
       也正是籍着这本《发现之旅》,我才知道,原来收集标本曾经是穷小子致富的快速通道之一,只要你能带回新奇玩意来,总有不缺钱却不愿意冒险的贵族们买了去装饰门厅,彰显品味。不只是穷小子,女画家梅里安就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带着女儿跑去苏里南探索了一圈,带回了一批兼具艺术性和正确性的蝴蝶和蛾类画作。梅里安还颇具商业头脑给部分画作制作了不只一份原版,因此获利颇丰。这位老太太不只是一位艺术家,探险家,还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此外,就17世纪的社会环境来说,在没有男人保护的情况下独闯新大陆,梅里安也算得上是女权运动的前锋人物了。


       在一个不太温暖的春天的午后,我蜷在毯子里,读着17世纪以来那些颇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忽然有些热血沸腾,真想走出去,给儿时的标本簿续上几十几百页的收藏。
       虽然,这热情瞬间便被料峭的春寒打败了⋯⋯以后,有机会,还是去伦敦的自然史博物馆参观斯隆爵士的七千万件标本藏品好了,在尚且去不了伦敦的当下,还是舒舒服服的继续读书吧, 忘记说了,《自然之旅》收录的300余幅素描、照片、手记全部来自于伦敦自然史博物馆的收藏。
  
  
       这是一本至少要读三遍的书,第一遍看故事和八卦,第二遍可以看图下的文字,了解自然史知识,第三遍则专门用来欣赏图片。在照相机尚未发明的时代,科学和艺术相辅相成进行了三百年的地球探索,除了少数标本翻拍之外,书中大部分的图片都来自于当时随行的艺术家手绘,那些惟妙惟肖忠实于自然的画作让人爱不释手,很难想象在摇摇晃晃拥挤狭小的船舱里,随行画家们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做出多这么栩栩如生的画作的。要知道,当时一次航行往往会发现数以万计的新物种,而记录这些物种几乎全部仰仗这些技艺超群的随行画家,限于船体空间,画家的数量都在2人以下。
  
       翻阅着书里的精美的插图,我不禁想,这些美丽的鸟儿,树木,蝴蝶⋯⋯有多少我已无法亲见了呢?在探索未知的同时,人类的行为也极大的影响了自然环境本身,探索者身后往往跟随者大批的淘金者和掠夺者,十七世纪以降,数以百计的物种灭亡,数以万记的生物流离失所。正是自然史学的存在,改变了人类对自身的看法,本书则更深一步的提醒我们,并没有谁授予人类权力独享地球,我们和所有的造物一样,只是自然世界的一个组成部分。
  
       现今,最初的探索者已然作古,存留在大英自然博物馆里成百上千的标本和画册的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早已超过其本身的科学价值,所幸,人类对未知仍旧充满热情,在20世纪,发现号和奋进号又重新起航,这一次, 他们的触角从海洋转移到了天空,这一次,我们的远航船后面再没有掠夺者尾随,新世纪里发现号和奋进号的接替者们想必会带回更多的知识和荣耀。
129 有用
4 没用
发现之旅 发现之旅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0条

查看更多回应(20)

发现之旅的更多书评

推荐发现之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