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灭

yoyo
2012-02-08 21:23:26 看过
《幻灭》是茅盾的第一部小说作品,亦是《蚀》三部曲的第一篇。
在女伴一阵紧皱眉尖、提高嗓子对上海的抱怨中,小说的女主角章静映入了读者眼帘。“年约二十一二,身段很美丽,服装极幽雅,就只脸色太憔悴了些”。茅盾笔下的这个女子,不单从外表上看来有些微不甚协调的冲突,并且从内至外是个强烈的冲突体。

章静从女校风潮的中首先感到了她对现实的失望,那些“不务正业”的“运动”使她产生极端的厌恶。“她的幻想破灭了,她对一切都失望,只有“静心读书”一语,对于她还有些引诱力。”然而在偌大上海,一个合与理想读书的地方却仍是难寻。不到一年,章静就换过两个学校,但她却不知道自己读书的目的,“静静儿读点书”只能沦为她在现实浮躁中救命稻草般的心理安慰。接着,住院期间受黄医生的爱国主义熏陶以及同学的极力鼓动下章静又去了革命中心汉口,“满心想在 “社会服务”上得到应得的安慰,享受应享的生活乐趣”。可惜现实又不遂人愿,章静遭遇了她的第二次幻灭:工作并不是她想象的那么顺利,她发现自己在机关团体或者是工会的“到处不合宜”。她不断调换工作,经常无聊、疲乏,认为这些都不是她理想的生活,她对现实的逃避终不能使她到达理想。

章静“一向过的是静美的生活”,她“从未梦见人世的污浊险巇”,她“是一个耽于幻想的女孩子”。她原本认为两性关系庄严,圣洁,温柔,然而在和女伴慧的交流之中,她“真想不到如此可爱的外形下却伏着可丑和可怕”。女伴慧的感情经历使得章静在迈出自己的感情体验之路之前首先感受到了现实与理想的差距。
尽管怀着对男女恋爱的怀疑,章静对于男女性关系却是有着欲望的。例如房东太太晾晒的红色衬衫这一小小的私人物件就可以让章静对少妇的生活浮想连篇。这种由窥伺衍生至遐想的欲望焚遍章静的浑身上下。可她又“憎恨这些恶毒思想的无端袭来”,她不断地进行性遐想而又不敢想。又比如“当换衣时,她看着自己的丰满的处女身,不觉低低叹了一声。她又坐着,温理她的幻想。”她一方面对性有着无比的好奇与幻想,另一方面又出于故有道德而对自己进行思维上的抑制。在这样的情况下,处女的幻想与现实的激情在章静的体内形成了强烈的冲突。

章静的情绪总是反复无常,时而莫名低落。“她近来常常生气;说她是恼着谁罢,她实在没有被任何人得罪过,说她并不恼着谁罢,她却见着人就不高兴,听着人声就讨厌。”“她觉得一举一动,都招人议论,甚至于一声咳嗽,也像有人在背后做鬼脸嘲笑。”神经过敏如此直至“这些丑恶,结成了大的黑柱,在她眼前旋转。她宁愿地球毁灭了罢,宁愿自杀了罢,不能再忍受这无尽的丑恶与黑暗了!”在濒临绝望自杀的边缘的时候,看了一会母亲的戒指却又“觉得温暖和光明到底是四处地照耀着,生活到底是值得留恋的。”章静一方面厌恶生活,对自己与社会的格格不入感到绝望,另一方面却也不愿意彻底放弃生活,仍想拥趸未来。希望的不灭与绝望的迭生导致章静的情绪波动相当之极端,于是她的希望不断幻灭了又生,生了又幻灭。 
受第一段恋爱打击之后逃避至医院的章静不愿想过去不敢想未来。“过去的打击,实在太厉害,使静不敢再自信,不敢再有希望。”然而,在医院与医生以及同学的一段相处之后,又有了一点新的憧憬。过去的创痛告诉她每一次希望终会失望收场,但是新的理想却委婉地然而坚决地叫她莫相信命运。过去创痛的教训犹如切肤之痛时时难忘,然而新理想的诱惑力太强而导致她委决不下。当她抵不住未来的蛊惑,去到汉口投入新生活之后。希望的不断新生与绝望的不断袭来又把她包围了起来。她第二段恋爱的时候,在感情上每遇顿挫她就灰心,然而每次灰心却终不持久,恋人一个离去打仗的决定就叫她瞬间心灰意冷直至怀疑爱情。“环境的逆转,又引起了静对于一切的怀疑”。然而当恋人打算不去打仗时,她所有的失望似乎又不复成立了起来。最终她还是放了强连长去打仗,可那“后半世的计划”真的能成真么?难道真的“每一次希望,结果只是失望;每一个美丽的憧憬,本身就是丑恶”么?在希望与失望的冲突之间,章静的希望生来是注定走向幻灭的。
3 有用
0 没用
虹・幻灭 虹・幻灭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虹・幻灭的更多书评

推荐虹・幻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