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的南淮城

小药水
2012-02-07 看过
春节的长假无处可去,熬了几晚把《九州缥缈录》又翻了一遍,毕业后再翻起缥缈录,小说的情节早深谙于心,让人印象尤深的更多是对于人物的细致刻画。大学时候在宿舍对着笔记本看完的,当时觉得天驱的信念让自己热血的一塌糊涂,网上认识个也看过缥缈录的朋友必定要先问候一句“铁甲依然在”。

但经年再阅,天驱的信念和辰月的宏图已很难让我触动更多了,不论是把世人放入诸神的战场还是用近乎天真的执拗去守护乱世的安宁,这种无始无终的命题所能做的也就只是让故事看上去更磅礴一些吧,特别去年看了《Fate Zero》,就更觉得比起这些虚无的信念,那些在历史的长卷中,在作者倾注期待的笔下活生生存在过的人物更让人触动。

看到阿苏勒用稚嫩的双肩挡在苏玛面前时便已知道这个孱弱的孩子会挥舞着兵戈在草原上守护他所不愿意放弃的一切。

看到姬野和阿苏勒隔着比武台如同命中注定般的相遇就知道这个因为恐惧命运而紧握长枪的少年会在挂着十二刀劫法场,告诉那个和他羁绊一生的朋友“你要活下去”。

 “于是我最终决定写一篇故事,发生在一个乱世的时代。这是一个兵荒马乱的舞台,英雄人物们走马般登场,高歌起舞,身上带着那些历史人物的影子。而最最重要的,是他们都要是有血有肉的人,而非一页简史上的人物符号。 所以若是你在这本书中偶然找到了李煜、赵匡胤、柴荣。钱鏐的影子,请不要说出,这仅仅是你我或者更多人按而不宣的公开的秘密。”

上面的这段文字是江南在缥缈录的导读里写的,整篇文章我都非常喜欢,熟读到可以背下来的程度,这段话大概是写出了江南创作《缥缈录》的初衷,他想给那些用血肉之躯抗衡时代的英雄们一个可以共同登场的舞台,来实现他们未竟的抱负,亦是实现自己创作的野心吧。

所以我们会看到那个在阵前高喝“为卿采莲兮涉水,为卿夺旗兮长战,为卿遥望兮辞宫阙,为卿白发兮缓缓歌”的白毅。

所以我们会看到那个在乡野的酒肆用箜篌弹唱“庙堂既高,箫鼓老也,烛泪堆红,几人歌吹”的息衍。

所以我们会看见那个跪在晋北侯的脚下嘶喊“谁又甘心永远只做一名小卒”的古月衣。

所以我们会看见还那个早已看透战场和人性的悖逆却又无法止下杀戮的华烨。

......

每一个在这个故事里登场过的人物即使只有一句台词都能让人感受到江南对于这部作品的野心。虽然作为一个看江南的书长大的人很清楚这绝对是一个不会被填满的坑,但还是会一遍又一遍地去翻阅这些文字,一遍又一遍在心里去构筑这些画面。

但就和《此间的少年》《上海堡垒》一样,江南最让我耿耿于怀的还是他对于言情描写深入骨髓般的精准,虽然只是一个闷骚中年YY出来的青春故事,但读罢之后难免心头一阵钝痛。

“于是他仅仅能一再地回忆他的手指划过羽然的长发时,仿佛划过纤细如丝的时光,他揽不住时间,只能在风一般的感触里面去见证曾经有过的一切。”

这个瞬间大概是阿苏勒对于南淮城最温暖的记忆,也让我在这段话里沉溺了很久,江南笔下的阿苏勒,未来的昭武公吕归尘一生都在回味这个瞬间,纵然对于我们大多数人而言“有时候所谓一生的奋武,只不过为了曾经在幼年时看见的那个凝固在思想深处的侧影”更多是一句好听的句子,但里面所包含的不甘和遗憾却又让后我们无处躲避。

再次翻开《缥缈录》里那座被粉饰的南淮城,看着被作者偏爱阿苏勒、姬野、羽然坐在酒肆里放声说笑,纵马跑过南淮城的街头巷尾,大概就能明白为什么姬野,未来的大燮羽烈王会一次次地否定史官的著述,彻夜不眠地亲手去写《南淮城记》。

江南在《缥缈录》的故事里给了那些还在成长中的乱世英雄一个一个早已预设好的未来,不论是草原的大君还是东陆的皇帝。但在回想起羽然的时候吕归尘依然不过是一个青阳的质子,姬野依然不过是一个落魄的禁军小吏,一样平凡如读罢缥缈录后掩卷长叹的你我。

人寿百年尔,谁得死其所?
有生当醉饮,借月照华庭。

英雄抑或凡人在想去那个擦肩而过的人时又何区别,我们一样在流转的光阴中爱过,盼望过,守护过,那么我们就活过,这就是我们存在于世间的意义。

我们和江南一样,心里都驻留着一座走不出的南淮城。

2012.02.07 无锡
2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九州·缥缈录V·一生之盟的更多书评

推荐九州·缥缈录V·一生之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