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比、艺术、人生及其他

王小摩
2012-02-03 看过
译者在最后的论述里,提到了荣格的性格类型学说。翻了一下之前做的一些笔记,大致包括:
一般性格类型分为两类——外倾型、内倾型。
根据心理活动机能分为——感觉、思维、情感和直觉。
而小说中的纳尔齐斯,可以归类为内倾型+思维,而歌尔德蒙应该是外倾型+情感。
正如荣格所提到过的“唯灵论”,在歌尔德蒙身上有所体现,譬如在他心中无处不在的母亲、夏娃、人类之母等等女性的形象,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在刚入修道院时,纳尔齐斯发现了歌尔德蒙的潜意识,从而在他生命中起到了指路的作用。但是在最后我们也发现,不仅仅是纳尔齐斯为其指路,相反歌尔德蒙的经历则同时也成为了纳尔齐斯思考的来源,思考关于父系与母系的不同,正如弗洛伊德关于恋父情节与恋母情结的理论。而作者想表明的是母系之人才可成为艺术家,母亲这个角色在小说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虽然并未出现一个具象的母亲,但是她所引申出来的不仅仅是母亲这一个个体,同时还包含了女性、夏娃、原母、人类之母等一系列的形象。母亲孕育了这一切,然而当歌尔德蒙想最终塑造一个母亲形象之时,虽未能如愿,但是也正是这个“母亲”,被誉为是“幸福之源”,同时也是“死亡之源”。死亡就好比是重新被“母亲”召回,这一形象就好比是引路者一样主观存在着。
小说主要通过两人的对比相得益彰。
代表理性、客观的纳尔齐斯以及代表感性、主观的歌尔德蒙,在修道院相识、歌尔德蒙选择流浪、以及最终回到修道院的三部分,构成一部完整的作品。而前两部分正是为了第三部分的升华所埋下的伏笔。最后,两人从不同角度重新审视了自己的人生,对生活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并没有极端的好与坏,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两个角色更像是一个人的两面。
还想说的是关于艺术和创作等等。女性的形象在艺术创作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而经历则是对于艺术创作必不可少的客观因素。歌尔德蒙从一开始的对于原始情感和性欲的追求,到发现真爱的过程,以及经历了一系列疾病和痛苦后的反思,为其艺术创作的灵感加分不少。而创作是源于生活,这也便是为何他选择在小说最后又一次流浪的原因。正如其所说的“艺术是精神与血肉的结合体”,形神达到高度的统一。
想说的还有很多,而这绝对是一部浪漫而伟大的小说。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的更多书评

推荐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