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曾经历——兼回应《恶心,好恶心》

胖冰箱
2012-01-28 看过
下午,喝茶。忽然想起张洁,然后上豆瓣,想看看人们对她《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的评价。——对于张洁,也始于《世》这本书。
我没有豆瓣的账号,从来只是看看,走过。为了这本不需形容词的书,特意申请号码做此文。

一篇书评的名字让我不由地看它,米曹写的《恶心,好恶心》。

“可是,从第一页开始就觉得很不喜欢。不只不喜欢,看得简直心头火气。 (不说其他的,光看到书里有那么多各种莫名其妙的单据和张洁风姿卓越的个人照,就有点反感了)
    
  这本书是在写母亲吗?我觉得张洁是在为自己的不孝做辩解罢了。她一直强调自己很忙,不负责,不体贴,脾气不好。 ”

我理解这位书评作者的想法,确实,如果读过全书,你会看到不算少的争执和耍性子。米曹称之为不孝。
但是,我要说什么呢?这本书,不正是对曾经的一些争执和微小细节的不当做内疚反思吗?这不正是其使众多读者感人之处吗?
会想那夜,记不清哪本书提到《世》这本书,于是下载来看。三个小时一口气读完,数次呜咽不能呼吸。当终于看完后缓和了半个小时,在腾讯空间写“黑暗中用三个小时看完张洁《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流泪哽咽不能呼吸,耳机中竟然是《赤道与北极》的歌声…树欲静,风还可止,现在还不晚。爱情,荣誉,金钱,性欲,都是我需要的,但是只会也只能是对于亲情的补充。”
想必米曹是一个有个性有主见的人,如果你曾同母亲吵架,如果你曾长久伺候某位病中亲戚,我想,你会理解张洁女士所做,完全是常情,完全在可以理解宽容的范围内。甚至,说这样一句,数年所见类似事情中,未有及张洁女士者。我母亲同姥姥吵架,邻人来家诉说其与母亲种种矛盾……反求诸己,我们都是常人,而张洁女士当时也只是其母之女,而不是作家或者其他。

“为什么书名不是《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去了》,而是“最疼我的那个人”?
  张洁一味索取,却吝于付出。子欲养而亲不待只是个狡辩,总之看完这本书以她为戒吧。” 我想米曹先生对张洁女士可能误会,也不必纠结于“最疼”还是“最爱”,当张洁写作此书时,一本书标题一字之别,有很大关系吗?
  对于母爱,其实有很多种解释;对于一个作家一本书,也各有见解。自是不必强求,只想诸位可以多换位思考,设身处地。宽容,比自由更重要。
我只想说,从读完这本书后,直到现在,每次和母亲吵架,当我准备大声凶恶,当我准备甩门而去,我都会想想这本书,然后微笑做让母亲快乐的事情。
不是子欲养而亲不待的,而是最疼你的那个人终会离开,现在就要珍惜。对于张洁,我永远感谢她,将她的爱与痛与大家分享——这其实并不能减轻她痛苦于万一……
1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