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梦想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雷帆
2012-01-27 23:16:45 看过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汪国真《热爱生命》
    《还乡》是托马斯•哈代作品中我最喜欢的一部,卡尔•韦伯称其为“哈代最最近乎完美的小说”,我深表赞同。看了很多相关的资料,文学史上大家对这部作品有很多看似非常高深的研究,从各个角度分析这部作品的思想精髓。而我之所以如此喜欢这部作品,绝不是因为那些高深的理论,而仅仅是因为这部作品中所体现出的那种愿为自己的梦想赴汤蹈火的精神。

冷艳的野蔷薇——游苔莎•维尔
    游苔莎的第一次出场其实并非真正露面,而只是荒原黑暗中最亮、持续最久的一团篝火,那么耀眼与夺目,虽然那么的渺小,却是在无垠的黑暗中坚持最久的一束光亮。
    这个从小生活在海滨城市的女子,因为父母的离世被迫随外祖父移居埃格顿荒原迷雾冈。也许,像游苔莎那样的女子,天生就应在海滨广场上,在暖人的阳光下,享受着美酒与风流少年爱慕的眼光,而现实却将她放逐到埃格顿荒原这片与世隔绝的土地上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她的梦想是什么,无非就是离开这个压抑得她快要疯掉的荒原,去光鲜亮丽的巴黎或是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蓓蕾嘴,其实这些地方才是她真正的家,真正属于她的地方。爱到难以自拔的爱情与光鲜亮丽的巴黎就是她的全部梦想。
    这个传奇般的女子的风姿,总让人忆及妖艳的野蔷薇。她用黑色天鹅绒细发带挽住她那黝黑茂密的头发,而不是像别的庸俗的女孩子一般用彩带把头发束拢。披金戴银不是她的梦想,她就如传说中的希腊女神一般,天生拥有绝美的容颜与高贵的气质,根本不用那些闪亮却平庸的饰品来搅扰她天生的尊贵与威严。她没有王国需要掌管,更无法享受群臣的拥戴,但在我眼中,游苔莎是荒原母仪天下的女王。
把情人搞得为爱而痴狂——这就是她排遣岁月里那种揪心孤寂的唯一兴奋剂。但在埃格顿荒原上,又有谁能配得上高贵的她?怀尔狄夫?不,这个花花公子式的男人绝配不上她,与他在一起只因为他已是荒原上最理想的情人人选。
    就在这时,克林来到了荒原。虽然没有接到他母亲的邀请,但她乔装打扮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男子,并与他相识、相知、相爱。她渴望这个男人能带她去巴黎,那个真正的时尚之都,她甚至不需要去真正过上那种灯红酒绿的生活,她只盼望能有朝一日成为靠近巴黎林荫路的漂亮宅第(不管多么小)的主妇,至少能在繁华世界的外围过日子,沾一点她很配享受的那种城市乐子的光。
    然而阴错阳差,克林眼睛受损,接着游苔莎又在无意中间接导致了克林母亲的死亡,最终走投无路的她只好在怀尔狄夫的帮助下逃离这片压抑她许久的土地。然而,这个无依无靠的女子根本没有在蓓蕾嘴这样的城市生活下去的本金,虽然怀尔狄夫愿意出钱帮他她,可是如果接受这馈赠,接下来,游苔莎必然要委身于这个根本配不上她的男人。强烈的自尊让她感到命运的捉弄,在逃离荒原的途中,她发出了这样的感叹,“要我委身于他,他并不够那么伟大啊! 要他满足我的愿望,他并不够那么崇高啊! 假如他是叟勒,或是拿破仑么,啊! ———但是为了他而破坏我的结婚誓言———那这种奢侈可太可怜了。”如果说巴黎梦的破灭令她异常痛苦,而做怀尔狄夫情人的前景则令她对生活更加的绝望和难以接受。她的梦想中的爱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受到了巨大的挑战,为了维护她的尊严,她以死的方式告别了荒原,向命运做出了最后的反抗。就是因为她通往梦想的路已然走不通,但委曲求全又绝不是她的本性,无路可走的她用死亡向命运宣布,她可以死,但绝不会输。于是她在那个大雨倾盆的夜晚,她选择了跳湖(我一直坚信她是自己跳进去的)。
    有人说她冷傲孤僻,有人说她桀骜不驯,而在我眼中,她只是一个执着于自己的梦想的可怜女人。她是荒原上的红玫瑰,更是野蔷薇,那样的艳丽,却没有享受到应有的舒适的环境与众人的爱慕,就这样被那个黑暗的环境所湮没。

精神上的殉道者——克林
    要问这部作品中谁能最容易地享受到巴黎富足的生活,我觉得一定是克林。
    在我眼中,克林是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他放弃了人人羡慕的巴黎珠宝行经理的职位,回到他最熟悉的荒原,他的家乡。在尽量靠近埃格顿荒原的地方建一所学校,再在母亲家办一个夜校,就是他的全部梦想。
    在那个人们忙于发家致富,“全身心投入到赚钱里面”的时代,克林的选择真的让人非常难以理解。
    为了获取教师资格,他挑灯夜战,险些失明,后来又做起了在母亲和妻子眼中有失体面的工做——砍柴工。命运一直在捉弄他,把他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生活对他真是百般讽刺,他的梦想完全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但他为了这个理想失去了母亲的信任、妻子的爱戴和明亮的双眸,让他经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
    在全书的末尾,托马辛婚礼后的礼拜日,克林在雨冢上为村民布道,这时的他,还不到三十三,头发却已特别的稀松,他眼带墨镜,脸上布满了皱纹,神色沉毅。这时的他已经将露天巡回布道作为自己的职业了。市政厅的台阶上门廊下、集市的十字架旁、水渠边、广场上、码头旁、桥栏边,甚至谷仓和外屋,包括威塞克斯郡城乡的所有类似地点,都留下了他的身影。
    克林算是间接实现了自己造福家乡的梦想,虽然他为这个梦想失去了本应有的富足的生活、家庭的温暖、健康的体魄。为了自己的梦想他付出了太多太多,所以我更喜欢作者改编后的这个结局,克林为他那个貌似有些不合时宜的梦想活得太辛苦,他经历了太多的悲惨,也许他再也无法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毕竟他的努力还是没有白费。

爱情的守护神——迪格利•维恩
    迪格利•维恩的梦想太简单,他只想让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托马辛•约布赖特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这是一个相貌怪异的男人,红色的衣服、红色的靴子、红色的便帽、红色的脸、红色的手,一切都是红彤彤的。这样的人,无论在谁的眼中都像个怪胎吧?
    他之所以变成了这个样子,只因为数年前被心爱的女人拒绝,伤心欲绝的他变身为红土贩,远走他乡,却在那个把他的心伤透了的女人最无助的时候重新回到了她的身边,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一次次暗中相助,被人冷嘲热讽,依然不为所动。
    托马辛结婚不成,昏倒在路旁,是维恩把她送回到姑母的身边;托马辛的婚事眼看就要泡汤,是维恩向约布赖特太太提亲,以挽救她的名誉;托马辛的爱人可能要被游苔莎抢走,是维恩冒昧地去拜访游苔莎,劝说游苔莎放手;托马辛的钱财被输给了怀尔狄夫,是维恩把钱又重新赢了回来……每一次,维恩都像传说中的骑士那样,在自己的心上人最危难的时候出现。他就像堂吉诃德一样,全然不顾周遭人的眼光,傻傻地为了那个也许根本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的心上人上下奔走。
    怀尔狄夫的死亡让维恩有了一线希望,他悄悄排除了身上每一点红色的元素,放弃了买卖红土的生意,做起了牛奶厂主。当近一年后,维恩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他的样子引起了托马辛的一声尖叫。是的,这可能是这些年来他头一次以他的本来面目出现在众人面前,可能很多人都已忘记他竟然还有如此光彩照人的一面。他终于可以亲自为托马辛创造一个温暖的家了。但如果怀尔狄夫没死呢?我想,这个可怜的骑士就要像哈代刚开始创作的结尾那样,自始至终独身一人,性情怪癖,最终在荒原上神奇地销声匿迹,无人知其下落。
尽管有人说,哈代让象征古老传统的红土贩娶了托马辛是因为出版商不愿接受他原本设计的悲剧结局,但当他不再受杂志出版商的约束后,修改了不少地方而独独没有再改这个结局,我想,他把这两个结局都留下来让读者自己选择,而不是强行派加给我们一个悲剧的结尾,是想让我们知道,真爱终究能抵挡住命运不公的安排,并且如果你为了一个人、一个梦想不记得失、不顾后果地奔走,连上帝都会忍不住站在你这一边。

一群追梦者的故事
    在我眼中,《还乡》讲述的是一个追寻梦想的故事。一群生活在黑暗荒原的人不畏命运的压迫、环境的制约,努力奔向自己的梦想。也许现实中,这个梦想似乎是那么的遥远,不过梦想在他们眼中就像北极星一样,虽然永远够不到那颗星星,但可以拿它来指引方向。游苔莎的梦想是五光十色的巴黎;克林的梦想是黑暗神秘的荒原;托马辛的梦想是一个爱她的男人美满的家庭;怀尔狄夫的梦想是游苔莎的另眼相待;约布赖特太太的梦想是家庭和睦,母子团聚……在这片看似荒凉的土地上,一群人,为自己的梦想披荆斩棘、奋力前行,从来没想过,为了这么梦想自己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从不问到底值不值得,因为,在他们心中,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哈代的很多作品中都有类似的形象,比如说《苔丝》中的女主人公,抵抗着环境的愚昧、经济的贫困、暴力的污损、社会的歧视、爱人的遗弃,只为了心中最纯洁的那份爱情。
    这些坚强的女性和《红与黑》中的于连也是同一类人,有自己的梦想与抱负,有过人的才华和追寻梦想的勇气,但他们的结局都是悲惨地走向死亡,原因都是一样,黑暗的外部环境一次次阻挠着这群追梦者前行。他们都生在了一个错误的年代、错误的地点,为了一个看似那么不合时宜的梦想上下求索,却终究没能抵挡住那个世界强加给他们的一切。看过这样一句话:“曾有人说,这个世界的美好的,我甘愿为之奋斗。我同意后半句。”我想,再让他们选择一次,他们应该还是会走上这条追寻梦想的不归路,不然庸庸碌碌,在命运的摆布下生存,那岂不是枉来人世一遭?
    他们的人生选择让我想起了汪国真的一首诗——《嫁给幸福》:
有一个未来的目标
总能让我们欢欣鼓舞
就像飞向火光的灰蛾
甘愿做烈焰的俘虏
摆动着的是你不停的脚步
飞旋着的是你美丽的流苏
在一往情深的日子里
谁能说得清
什么是甜 什么是苦
只知道 确定了就义无返顾
要输就输给追求
要嫁就嫁给幸福
    他们都是敢于直面人生的勇士,是愿为梦想付出一切的强者,有人嘲笑他们飞蛾扑火的自不量力,而我却惊叹他们的义无反顾。哈代通过这样一部作品,让我们看到了在命运悲剧与性格和环境的冲突面前,人绝不是甘愿屈服的可怜虫,一个人不是生来就要被打败的,人可以被毁灭,但绝不会被打败。虽千万人吾往矣,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此乃真英雄也,谁能说他们是失败者呢?只要心中还有梦,我们就永远都不会输。
1 有用
2 没用
还乡 还乡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还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