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想,我的偶像

ourmfzh
2012-01-27 看过
       少时总要面对许多恼人的问题,例如问我特长、爱好,然而我实在没有什么足可称道的东西可资炫耀,实在逼迫无奈就大笔一挥写上读书二字,反正至少错不了。就又比如这偶像一类,搜肠刮肚,想来想去,万般压榨出崇拜感之后,觉得似乎有几个人称得上偶像。最开始是安南,小的时候觉得世界上最大的就是联合国,联合国最大的就是秘书长,所以干脆偶像就定为全地球权势最大的人,只是后来发觉似乎不是这样,于是我势利地把他剔除了。后来看来些旁门左道的书,觉得王玄策似乎能当个崇拜的偶像,只是后来觉得此人虽然事迹传奇,但知名度过低,所以实在是“不堪大任”。最后就锁定在唐师曾上面了。
       很早的时候就读过《我从战场上归来》,《我钻进了金字塔》,在此之前,我还从没读过这么真性情的文章。唐老鸭的文风就是兴之所至,笔法狂草,趣事逸闻加自吹自嘲。这种走世界、临战争,五湖四海,豁达无畏的感觉对于一个生于大城市,长于大城市,整日地铁来地铁去的初中生来说,这是一种多么难以令人置信而又如痴如醉的感觉。
       梦想的种子就是这样种下的,她虽然常常隐藏在角落暗处,然而却不时给我以某种指向性,让我觉得似乎有些事情我是天生注定要做的一样。虽然对于遭际非要豁达而无以坦然,但是如果条件允许,为什么就不能在梦想的道路上迈上几步么?说不准,我就可以走出呢?即使走不出去,至少我也走过了。
       于是,自然就开始模仿我这位偶像。唐老鸭毕业于北大国政系,我常对于他在书中展示的北大人脉颇为艳羡,于是也立志考北大国政系。然而现实是,自己高考的分数距离北大的国政系似乎还差不少。于是便打算去学法律了。然而命运似乎垂青于我,让我最后还是学了国政,这让我至今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这真是太好了,不是么?
       学国政总归是清闲的,第一个学期甚至闲到了实在分辨不出是在放假还是在上学。不过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更多的时间让我可以自由的阅读。现在想来,我第一遍读国际关系各种理论书的时候,乃是多么艰难,多么拼命。然而我的特长和爱好仍然是读书,我坚持了我的专业,我没有放弃。
       现在转眼就到了再次谈梦想的时候了,我的偶像仍然如故。只是有点时候开始有点怀疑我到底是离梦想远了还是近了。前两天看罗伯特·卡帕的《焦点不太准》再结合这本《重返巴格达》,我发觉战地记者不仅都是反应敏捷,脑子灵光的人,还得具有极大的勇气。
       比如:
1、卡帕是匈牙利人,说英语有浓重的口音。战场上被美军误认为德军,于是卡帕干脆举起双手,大呼“朋友”(德军惯用的投降语),等美国兵走进了再给他们看由艾森豪威尔签发的特别通行证。
2、唐师曾驾吉普穿越西奈,为了表明自己的记者身份,干脆在吉普车顶上涂上“TV”两字,这两字全世界都知道。这次去伊拉克,为了拍卡尔迪亚广场,唐老鸭一边和守卫闲扯,一边手持莱卡偷拍。
3、卡帕的名言是,要拍得更好,就要离得更近。他本人就随军跳伞(虽然他本人没有进过跳伞训练),和部队一起登上奥马哈海滩(他完全不必要这么做,其他摄影师都在登陆艇上不出来)。
4、唐师曾在书里详尽地,几乎是懊恼地述说了“鸟卫视”是如何破坏了他的“从金字塔到万里长城”的计划,述说了当年是怎么被新华社内部某人强力要求撤退,而自己坚决留在战区工作。而这次他持私人护照,拖着海湾遗留症的病驱前往伊拉克,对他来说也算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在阅读过程中,我时刻感到自己离那个梦想忽近忽远,时而抓住时而松手。我想接下来的道路还很遥远,人生遭际无常,这里开花那里结果谁要说不准。所以,朝着这个奔,但并不奢求百分之百。秉持梦想而不多想,也就很不错了,也就够了。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重返巴格达的更多书评

推荐重返巴格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