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哲学的乐趣 (兼谈论三位一体)

Strepsiades
2012-01-11 看过
                               读哲学的乐趣
王小波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这句话应该可以引领全文,因为读哲学的很大一部分乐趣就在于此。
最近开始读梯利的《西方哲学史》。如果说罗素的哲学史充满了蹂躏柏拉图痛骂卢梭肢解马克思之类元素,是一部高潮迭起的重口味大戏的话,那么梯利的显然平淡很多。不过平淡也有平淡的味道,至少梯利很正面地给帮每个哲学家建立起了思想体系,而很少直接加以否定,那么读的人也可以更多地去跟着作者或哲学家本人去建立了。
而去建造一个东西是很好玩的事情,因为建造体系所需的地基永远是一些公理和假设,或者至少说是一些共识。不同的时代的公理和假设或共识会有不同,那么最后整个的形而上学和世界观也会不同。
关键是,所有的假设和公理在当初的时代看都是非常合理的。那么假若你忘掉现在的“定论”,比方说意识是由神经细胞产生的,在连细胞都不知道的年代里,你很正常的就会设想意识其实是灵魂产生的。然后就会有一套基于灵魂的很合理的形而上学,然后你的整个世界都会因此改变。
更关键的是,凭你现在的知识你是不可能拥有那些不一样的世界的。你怎么能看着元素周期表时去说四大元素不是虚妄?你怎么能看着太阳系轨道图时去感受托勒密的天球的美?顶多说,这是古人朴素的、值得研究的,但是错误的思想。“但是”两个字,你失去了太多。
只有接受古人的假设,接受古人的公理,接受古人的共识,你才能窥见古人的思想,你才能摆脱现世的束缚。而当你试图反驳古人的时候,不妨想一想,你举的反例古人知道么?若不知道,他们的共识在当时是不是最合理的?或者即使你明明知道古人的公理有问题,你能不能就当做个思维游戏?即使在最严谨的数学里,还同时有欧式几何和非欧几何呢。
比方说,在没有显微镜没有化学实验室的年代,四种元素的假说就很合理,至少你无法否定。你若承认了有四种元素,就可以继续想四种元素是什么东西。火元素是正四面体的,所以尖利活泼;土是立方体,所以稳定不活泼。
然后你可以用四种元素的学说来解释世界,比方说,你面前的电脑屏幕——忘掉什么液晶面板——是由一定比例土和火构成的,所以即稳定又会变化。闭上眼睛想象一切都是四种元素构成的,不要怕反例,用我们的公理去解释它,或者想想古人知不知道这个反例……一个新世界,一个充满了配比,转化和嬗变的有趣世界就此形成。
或者转而接受一种古希腊的原子论思想。有的理科生觉得知道了阿伏伽德罗就不用知道德谟克利特,以为知道了古典时代的原子就是种错误的实心小球就够了,其实差矣差矣。原子论在那个时代能解释好多事情。
首先,原子并不都是一样的实心小球:原子有大有小,轻的聚集成为气,重的聚集成为土;原子形状也不同,有粗有细。有一类既小又细的原子特别活泼,是我们的灵魂原子,分布我们全身,指导我们的思想和感觉。原子有排列模式,还有不同的密度和组合,这样所有物质都是原子构成的。多好,一个纯物质的世界,甚至比我们现在的世界还机械的世界就诞生了,然后才有伊壁鸠鲁和快乐哲学和伦理学,不过我的兴致在于建立新世界。
如果有人问,一堆实心小球怎么能形成视觉,比如物体怎么发光而不减少?古人有精妙的答案,那就是振动。物体表面的原子可以引起空气中原子的振动,传递到人眼被灵魂原子捕捉到了,等等等等。用新的公理系统去解释疑难是最有意思的了。
其实自然哲学家的体系都太简单,根据这样的形而上学设想出的世界都太容易被看穿,或者说,太假。那么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那一套理念啊,形式啊,范畴啊之类的唯心哲学就算得上博大精深了,实际上也是博大精深,几乎可以解释一切——当然是古人所知的一切。
我最不喜欢和有的文科生讨论问题,讨论到一半,他说一句,“这不就是唯心了么?”我还等他下半句呢,结果实际上他已然自觉得胜了,因为在他的习惯中证明了观点的唯心就等于证明了观点的错误。那么我想说,先不管观点到底正不正确,或者唯心主义是否真是错误的,你的世界首先就小了一半。
研究柏拉图的大家多得是,而我已不敢像概括自然哲学家观点似的自作聪明的讲了。不过确实还是可以在理念的基础上建立一整套很合理的东西,假若有矛盾多半是你自己没想明白。
《西方哲学史》读到教父和经院哲学一段,我转而去看奥古斯丁的《论三位一体》。这书有意思啊,应该直接改名叫《圣奥古斯丁历险记》,这样就不会因为名字吓人卖不出去了。
奥古斯丁信的基础得是什么呢:圣经、理性、教会。至于什么经验世界,他认为在那里虽然可以得到知识,却无异于大海捞针,而且不得本质,或者像隔着大海去望彼岸的真理,还不如直接坐上救赎的船呢。因为世界太复杂了解释不了,而你又确乎能感受到世间有一些不变的永恒的东西存在(其实这两点现在我们也信),然后你又确乎在神启、神迹、圣经的一连串故事的感召下发现了通向永恒和得救的路(这些在当时是很容易被信以为真的,即使现在也不好证伪),为什么不相信呢?
可是相信了之后又会有一串问题,圣经毕竟是不同时代不同人编的(按大多数人的想法),即使里面可能真有神启的成分,也可能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而且确实有很多看起来自相矛盾的地方。另一方面,那个时候没有新教,教会是权威,基督是教会的“头”,你如何不信教会?而教会是要决定圣经的读法的,那么像什么三位一体这样的很多现代人无法想象的说法就会在当时成为钦定的真理。而奥古斯丁要做的,就是解释上帝为什么是三位一体的,或者说,如何去理解三位一体。
至于具体如何理解,我还没看完书,而且三言两语也说不清。但是,在我这样的无神论者看来,三位一体的说法本身就可能是编圣经的人自相矛盾而后人没办法了做的解释。至于为什么是这么高妙的三一,我想大概人的思路从古到今也就那么几条吧,四位一体五位一体也不是不可能。总之,奥古斯丁要在圣经原文和自己的理性的基础上去证明一个已确定的很麻烦的结论。
有人问,你都学了这么多年现代科学了还去看这样的书干什么?我想,奥古斯丁当时做的努力其实是在他的时代,或者说在他所处的世界里,最大程度上接近了他所想象的真理了。这一点很了不起。
假若我也接受了他的前提和结论,我就能体会到他的一切热忱和睿智,而这些东西是不会因时代改变而改变的。另一方面,奥古斯丁实在是有天才,他居然能没有理也讲出理来,而且正反论证反复论证,而把人说得心服口服,把圣经中那么多不好解释的地方一一讲明,很不一般。最重要的,我能在不信教基础上获得很多有信仰的人才能得到的东西。
事实上,我根本不相信什么永恒真理,也根本不相信现在的科学和哲学之所建立的根基是正确的(如果还有根基的话)。但假若我去相信一些公理和假设,首先我摆脱虚无,得到一个确定的世界,然后去做一些确定的,现世的事儿。然后,我可以相信另一些公理和假设,得到更多确定而不同的世界,相对于现世的诗意的世界。我将行走在公理和假设间,然后在某种程度上摆脱了时代。
哪种程度呢?设想有个未来人看到我的这篇文,他也许会说,“虽然作者说的都是错的,但他至少知道他所想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他脑海中的公理和假设的,是建立在他的时代的偏见上的,不容易,不容易。”
确实不容易,而这是读哲学的另一个乐趣。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论三位一体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三位一体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