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竹光侍
2012-01-09 看过
吴思曾写过一篇文章《武侠是中国人的皇帝梦》,一下子捅到了武侠迷们的马蜂窝,江湖世界本来就是不信鬼神的中国人做的一个大梦,风靡华人世界的金庸、古龙就是当代施耐庵、罗贯中,现在有人抡起学术大锤,一把将这个“童话世界”砸的粉碎,不是闯进教堂宣扬无神论的狂妄之徒吗?
看看那个被网友顶到首位的评论吧:“我只是做了一个梦,尽管是白日梦。我除了这时候心情舒畅一点,清醒时候哪有这么快乐,就让我们再做一会梦吧,别再打扰我。”
不过,正如科幻是解读美国精神的一个入口一样,武侠也是映照中国人精神的一面镜子,学术界可不会放弃一再窥视的欲望。这次,王怡试图从中找到自由主义的蛛丝马迹。
“所谓江湖,不过是一个远离庙堂,又脱离了差序格局宗法势力范围的社会空间。这里大气稀薄,充斥了既对国家体制不屑一顾,又对宗法伦理敬而远之甚至像黄药师一样离经叛道的边缘人。”从《射雕英雄传》到《笑傲江湖》,金庸武侠世界的儒家气息渐渐远去,哥们各派与官府的瓜葛也是愈见稀薄,而到了古龙的笔下,则官府基本上就在江湖中绝迹了。套用韦伯“政治资本主义”、“企业资本主义”的说法,则江湖世界可以称为“武功资本主义”,一个自由主义的自治社会。
由此观之,虽然匍匐于无处不在的专制之下,无所遁逃于天地之间,中国人还是虚构了一个独立于皇权之外的自治社会,那么,这个自治社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是如吴思所说的草根庶民的“皇帝梦”,还是众侠平等,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自由乐土?
首先,在武侠世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是一个完全摈弃了身份因素的契约社会,武功是唯一的硬通货,决定着社会地位,人们的生死也不取决于财富的多寡而是看谁的拳头更硬,谁的刀剑更快。除非是数一数二的大侠,普通人在江湖行走,必须要托身于某个门派之下。各门派都凭借着独门绝学在江湖上立足,仿佛一个个企业,吸纳人才、壮大声势,门派之间有纠缠不尽的恩怨情仇,也有各怀心思的合纵连横,江湖上几乎无一天安宁之日。在武侠世界的“战国式”纷争中,总有东方不败、任我行等妄图一统江湖的野心家,然而总在最后的一刻功败垂成,离皇帝梦只差一步之遥。
这个世界几乎找不到民主的影子。门派之内依照入门先后,形成一个兄长有序的等级社会,掌门对弟子有予取予夺的生杀大权,门规的血腥野蛮之处比国法、家规更胜一筹。而每一届领导人的选举则是一场明争暗斗的内部消耗战,多少门派都没能过得了这道坎。门派之间则是无休无止的军备竞赛,你来我往的争胜复仇。每当一家渐渐独大,黑暗势力崛起之时,各门派匆匆凑集的联合部队往往各怀鬼胎,争吵不休,不堪一击。
武侠世界里没有法制的立足之地。刑讯逼供在这里司空见惯,就连黄蓉等正派人物也屡试不爽。由于没有统一的司法裁决机构,复仇成了各个门派跳不出的“死循环”,直至到双方两败俱伤为止。在这个世界中,人人都手执“替天行道”的义帜,杀起人来毫不含糊,以武犯禁,任用死刑。人人都是刽子手,人人又都是死刑犯,人人都是提着脑袋走路,毫无安全感可言。
这样一个“丛林乌托邦”是不是很像鲁迅笔下“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不服从的江湖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服从的江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