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家

红孩儿
2012-01-05 看过
蓬皮杜 肚子里的当代艺术
P196
开篇就感叹,“一走进蓬皮杜现代艺术博物馆”,发现“整个人类已经江郎才尽”。肯定有人觉得说得夸张,杞人忧天无病呻吟,但我其实有点同感。

我是在大一时候看的杜尚访谈录,当时对当代艺术知之不深,大概是杜尚那种优雅的叛逆,一下暗和了我渴望break all the wall的冲动,那时候把此人奉为天人,进而研究过一遍超现实、达达,到后来的偶发艺术、激浪派。再加上铃木大拙之辈的东学西渐,对当时的艺术圈影响甚重,john cage的4‘33’‘,坐在钢琴边一动不动,让观众听“环境”之声,好像还真有那么些禅宗意味,一下子就把我唬得一愣一愣的。
当然现在我回去想,还是很崇敬杜尚,是他直接把艺术打开了,引向一个unlimited的领域,以致现在好多当代艺术事件竟都进入了法学教授们争辩的范畴,当然这是后话。我太喜欢,尊敬他,是因为他是第一人,而且有一颗够执着和平和的心。
我很同意《杜尚访谈录》作者王瑞芸的观点,她说杜尚其后,艺术家们模仿居多,但从从艺的心态上看(艺术自由带来的艺术家本身的平和气质),很少再有人能超越杜尚。(大意)杜尚打开了门以后,到今天,人人都可以是艺术家,艺术变成了观念的表达。变成了哲学社会学的附属品,唯独缺了美。

其实冯骥才也是这个意思,眼下的艺术家急功近利,油画是精雕细琢的手工艺品,浪费时间,做这种观念表达式的艺术,一个脏盆子搁那儿就成,也难怪扫展厅的阿姨,看不顺眼要出手洗洗干净了。就像当年杜尚搁一小便池一样,殊不知杜尚也是有恒心定力的人,最后的一件装置作品《给予:1、瀑布2、燃烧的气体》花了20年的时间,慢慢做,还藏着掖着不让外人发现。这叫如今“争鸣”的艺术家们怎么比得过。

我自己是做设计的,看了杜尚之后的那段,做了很多奇怪的所谓“突破”和“颠覆”的设计,其实后来看看也就是个笑话。虽然设计和艺术不一样,设计毕竟是服务业,我这么做,做到头撑饱了也只能去伦敦anti-design festival 谋个小角落。后来我开始想“美”这个东西,其实是进入快节奏、雄性化的当代很容易被边缘的东西。从设计出发,然后才回过头来看艺术。陈丹青也说,这年头谁还画油画。说得绝了点,但多少在理。

对于那些当代艺术家,其实我是羡慕的,因为这工作让你不停去想,去看些很深的书,那种书一般我啃不下来。我有时候也会被他们的作品感动,但有时候又希望,能不能再多一点“美”啊。


P157 P188
左拉,塞尚;歌德,雨果

左拉在《卢贡-马卡尔家族》的《杰作》里把塞尚写成一个固执己见、终生失意而无可救药的画家,以自尽结尾。塞尚得知,还努力维护他们的友谊,称左拉这么做是处于小说需要。

他们分歧的来由应该是由于塞尚固执的右脑式思维,他“不主张画家做太多抽象的文学思考,认为画家应该用眼睛去观察自然,头脑只是用来研究表现方法。” 说到底就是作画的感性过程不应掺杂太多的逻辑思维。这跟侯孝贤拍电影的观点倒有点像,不做抽象的理论思考,想得明白了,反而作品就难产了。

反倒有另一种人,左右脑皆很发达,上推到达芬奇,下至歌德雨果,现当代的也有,就譬如沈从文我觉得就算一个,一面写小说,一面做研究。
也有人认为,左右脑是互补的(谁能否认呢!),也是,每一次文学艺术上的突破,每一次浪潮,多少和科技的革新有关。印象派与光学;自然主义与生物学遗传学;超现实主义与精神分析学……反过来,艺术的幻想式思维也促进了科技的发展,从飞机到互联网,都建立在胡思乱想的基础上。

其实本来就是个有机整体,当下的艺术家们也没必要故作清高,或者觉得科技难以接近了。
“开放是可以向任何维度展开的。”
说的好啊。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巴黎,艺术至上的更多书评

推荐巴黎,艺术至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