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看风景的人

高芾
2011-12-28 看过
不太健忘的读者应当还记得李劼,这位80年代曾掀起风波的人物。在学界普遍对80年代进行反思的当下,我倒很有兴味看看李劼这些年思考的成果。
    李劼给他的这本《给大师定位》起的副题是“20世纪西方文化风景”,但这里的“风景”不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的风景,不是景自景,看自看,而是“风景这边独好”的风景,风景是跟着看风景的人转的。套用王国维先生的话,一是“无我之景”,一是“有我之景”。
    与现时许多热衷于介绍西学的学者不同,李劼80年代狂飙突进的风韵犹未泯灭,薄薄一本不到300页的书,直欲囊括整个20世纪西方文化。他不是选择一个个点,而是将不同学科、不同时期的人物与著作串连成一条条的线,构建了一个庞大的框架,他的笔尖(也许是键盘)所及,政治、经济、历史、哲学、文学、艺术……无所不包,一个个名人,一本本名著,在字里行间摩肩接踵,直看得你眼都花了。但李劼的思维绝不混乱,他的观点是能在各个章节相互呼应的,比如关于西方文化是“阳具文化”,因此崇尚意志,喜欢挑战甚至施虐受虐的思路,在各个章节都隐隐可见。他真正做到了“六经注我”,将大师巨著像泥巴似的在手中揉搓,随心所欲地敷在他理论之壁的各处。而在每段描述,每段论证中,更是处处跳跃着思想的火花,智慧的光亮。我这样说并非过誉。事实上,我有好久没见过这么大气魄、大手笔的书了。
    然而问题也正出在大气魄、大手笔上。我想:要是李劼只将它写成一本断片性的随想录,这本书的价值可能会更大一些。
    如李劼自己所说,这本书只是“20世纪历史文化的一次重新虚构”,正是在这种重构中,李劼将20世纪各门类、各领域的事件都放进了“文化”这只大筐中,再进一步套进了他一开始就提出的几个结论当中。在他眼里,爱因斯坦是作为上帝派来终结西方文化的使者出现的,弗洛伊德则是“西方文化没落时代的最后一位快乐主义者”,德国人选择希特勒是因为他们潜在文化意识里的受虐欲,希特勒的仇恨犹太人是整个欧洲文化的要求,他对苏联的进攻是因为他是个“理想主义者”,而他的失败在于他没弄懂“俄罗斯文化的底气”……李劼对每一个事件都提出了自己的解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问题是,我看见两样物事在他的文字后隐约浮现:(一)“文化决定论”的思路;(二)“预设结论”的论证方式。明白人能一眼看出,这种格局似曾相识,正是80年代风靡一时的文风的表征所在。
    别以为我是在指责李劼的言论的谬误,不是不是,我哪有这个资格?李劼这本书中有很多犀利的看法很有道理,是一般人说不出的。80年代的文风也自有其好处,一针见血,直指人心,远胜而今多少钝刀割肉似的文字。我只是对李劼这种句句真理、事事洞明的口吻表达一点儿怀疑。从前王蒙说过一句话,可以概括我的态度。他说:“积我数十年的经验,凡将极端复杂的事情说得像小葱拌豆腐一样一清二白的,皆不可信。”
    不过,李劼有些观点我确实无法附和。比如他最得意的“希特勒是位行为艺术家”,不附和的理由,阿多诺早已替我说出:“奥斯威辛之后再写诗就是野蛮。”让距离遥远的后代,而不是仍在受到极权威胁的20世纪,去欣赏这种“艺术”吧。
    我会推荐这本书吗?苏东坡强客说鬼,客辞不能,坡曰:“姑妄说之。”对这本《给大师定位》,姑妄观之,并无什么坏处,甚至可以发发思80年代之幽情。不过要提醒列位看官:李劼要求读者读出的是“性情之作”,“一点诗意,些许诚心”,“一些放浪和侠义的空气”,这就是说,要拎清楚,咱们在读的并不是“20世纪西方文化风景”,而是“李劼眼中的20世纪西方文化风景”,简单地说,是在读:李劼。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给大师定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