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译后记

judetheobscure
2011-12-21 看过
戴维•洛奇是一位不走寻常路的作家,即使在这部小说开篇之前的献词中,他也背离常规,心思细密、情真意切地将此书献给那些多年来一直孜孜不倦地将他的作品翻译成各种语言的译者,而对早已习惯为人作嫁、苦乐自知的译者而言,这无疑是一种少有的荣幸。
        戴维•洛奇出生于1935年,曾就读于伦敦大学和伯明翰大学,并有过二十七年的大学从教经历,在文学研究和创作上成就斐然,其左手文论、右手创作的潇洒姿态已经成为学界的美谈。进入古稀之年的洛奇仍然笔耕不辍,2011年又有新作问世,迄今已出版文学批评和理论著作十余部、小说十五部。中国读者对洛奇的接受和了解主要源于其著名的“卢密奇学院三部曲”之《换位》(1975)、《小世界》(1984)和《好工作》(1988)。学院生活显然是洛奇最为熟悉、最难割舍的领域,于是,在间隔20年之后,洛奇于2008年为我们带来了另一部校园小说《失聪宣判》。由于主人公的失聪及其父亲都以作家自己的经历为原型,所以,重返校园的洛奇少了几分青壮时期的辛辣和犀利,多了几分步入老年的宽容与平和。不过,洛奇式的幽默和游戏依然随处可见。这既增加了翻译的难度,也提升了翻译的乐趣,并让我们近距离地仰望到了一位娱乐的、卖弄的、高明的、睿智的洛奇。
        洛奇是娱乐的。《失聪宣判》的主人公贝茨教授因为耳聋日益严重而不得不提前退休,回家当起了家庭妇男,而比他年轻八岁的妻子却绽放出迟来的青春,事业也蒸蒸日上。退休生活的单调及由此产生的心理落差,耳聋引发的诸多不便,夫妻差距的加大所导致的婚姻危机,原本会连缀成一幅阴郁、悲凉的风景,但洛奇却巧妙运作,在这道风景内大大地娱乐了一番。一方面,他充分发挥贝茨教授作为语言学家的专业敏感性,对信手拈来的谐音、双关、暗指、讽喻等语言现象大做文章,使各种晦暗和凝重转眼就化作云淡风轻。另一方面,他以耳聋——尤其是高频性耳聋——为抓手,通过不经意的误听和误读来平添人物的喜感:由于听不清辅音,non-stick saucepan(不粘平底锅)就变成了long-stick saucepan(长把平底锅),wax-free polish(无腊上光剂)就变成了laxative porridge(通便粥)。作家对于失聪的“喜剧性”的渲染常常让读者忍俊不禁或拍手叫绝。
        洛奇是卖弄的——这是一种典型的学院式卖弄。如前所述,作家自己是文论和创作齐头并进,他笔下的主人公显然也身手不凡,是一位经常以文学作品为语料的语言学教授,不仅可以驾轻就熟地引用或改写菲利普•拉金、托马斯•哈代、约翰•弥尔顿等人的诗篇,还对话语分析、言语行为、语料库语言学等大发宏论如数家珍。这种精英式的学术跨界不乏窃窃自夸和沾沾自喜的成分。实际上,对前文提到的献词,我们虽然毫不怀疑作家的诚意,但也不难品咂出几丝得意和炫弄。洛奇的作品在世界上的确已经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这部小说也的确“从英文书名开始就为译者制造了特殊的难题”。但作家似乎唯恐译者和读者忽略他的用心,还特意从《新简明牛津英语词典》摘录sentence词条,对其不同的词源和词义进行解释。根据这些解释,sentence一词除了常见的“句子”、“宣判”之意外,还有观点、格言、感悟等含义。综观整部作品,贝茨教授对失聪、死亡等也的确发表过很多有趣的观点和感悟,说过不少精彩的格言式话语。由此看来,译者对洛奇的献词无论多么领情,在翻译过程中无论多么尽心,对作家仍然是难免亏欠。
        洛奇是高明的。这部小说的情节相对简单,而且主要由日记体写成,只是偶尔在第一与第三人称之间转换。简单的情节顺应和凸显了主人公的生活情状:一方面是因为听力缺陷和避免“单边对话”的尴尬而不得已为之的简单,另一方面是因为退休而社交圈急剧变小后既成事实的简单。不过,洛奇却凭借高明的技艺将简单的情节串联成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特别是展示出他擅长拼贴的拿手好戏,将身边的广告、文摘、歌词、涂鸦等顺势剪贴,为单调的情节和主人公的生活平添几分趣味和色彩。日记体的形式则无疑十分契合主人公的身份和心理:“当听说交流变得越来越困难时,游刃有余地驾驭书面话语的能力就显得越来越有吸引力”。于是,作品中的叙述恰似听觉钝化、深居简出的聋人的自言自语、自我欣赏、自得其乐。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全书由20章组成,开篇是朗巴德效应影响下美术馆大厅的无效交流,经由主人公对失聪与失明、失聪与衰老、失聪与治疗、失聪与学术等问题的冥思,至全书唯一出现标题的第16章《午后之聋》而达到“失聪”的高潮,再在几次大事件造成的渐降之后,终于以装设有完好环路系统的唇读班的多方互动而收尾。这种架构赋予文本一种不可思议的“隐声”或“隔音”效果,仿佛叙述者的耳聋传染到了文本本身,从而使读者对“失聪”及其“宣判”感同身受。
        洛奇是睿智的。这种睿智不仅基于他的娱乐精神和在专业知识及创作手法上的炫技表达,还在于他让贝茨教授从塔顶下到地面,成为一位淡定、从容的智者和哲人。像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贝茨教授虽然自认风雅,却也常常不能免俗,甚至偶尔还玩一点小暧昧。退休之后,他不由自主地体察了渐入老境的不甘、落寞和无奈,亲见了象牙塔里的学术泡沫和不端以及潜规则与被潜规则。但洛奇虽然鼓励他的主人公在学术疆界上任意穿越,却始终像一位看不见的上帝一样把握着人物的命运线,把握着学术的良知和道德的底线。于是,贝茨教授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几重危机,特别是通过对新生命的忧虑和期待,对死亡的追悔与见证,他终于谦卑地弯下身去,捡起散落在庸常现实中的智慧,心甘情愿地重新接受人生的启蒙。贝茨教授退出了大学校园,进入了小学一般的唇读班,在学历上是降级,在智略上却是升华。这是贝茨教授对生命的参悟,也是洛奇先生与生活的和解。

译者
2011年夏
于武昌沙湖畔
2 有用
0 没用
失聪宣判 失聪宣判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失聪宣判的更多书评

推荐失聪宣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