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晨到夜晚

技术原因Herta
2011-12-19 看过
                             从清晨到夜晚
                ——试析《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自然意识
   《额尔古纳河右岸》以“我”——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口吻,叙述了最后一个游猎民族、以放养驯鹿为生的鄂温克族的一个部落的一段“历史”。迟子建以一贯的温情娓娓道来,使全书在诗意中悲喜交替,在宁谧中曲折起伏,在静美中流淌礼赞与悼念之歌。整部作品讲述了“我”所在的鄂温克族部落的“顽强坚守和文化变迁”,从形式到内容都渗透着浓厚的自然意识。

   一、从叙述方式到结构建构:双线交织与人与自然的同构性
   作品以“我”的回忆开始,分为四个部分:《上部 清晨》主要讲述儿童时期的我所观察到的父辈们的生活,一直写到我长大了、父亲林克去世和日本人的到来。《中部 正午》以我的两次婚姻为主线描绘成年的“我”和及“我”的同辈们的经历。《下部 黄昏》




...
显示全文
                             从清晨到夜晚
                ——试析《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自然意识
   《额尔古纳河右岸》以“我”——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口吻,叙述了最后一个游猎民族、以放养驯鹿为生的鄂温克族的一个部落的一段“历史”。迟子建以一贯的温情娓娓道来,使全书在诗意中悲喜交替,在宁谧中曲折起伏,在静美中流淌礼赞与悼念之歌。整部作品讲述了“我”所在的鄂温克族部落的“顽强坚守和文化变迁”,从形式到内容都渗透着浓厚的自然意识。

   一、从叙述方式到结构建构:双线交织与人与自然的同构性
   作品以“我”的回忆开始,分为四个部分:《上部 清晨》主要讲述儿童时期的我所观察到的父辈们的生活,一直写到我长大了、父亲林克去世和日本人的到来。《中部 正午》以我的两次婚姻为主线描绘成年的“我”和及“我”的同辈们的经历。《下部 黄昏》主要讲了我的下一代人经历的生活变化,最后在国家政策的安排下迁到山下定居的情况。《尾声 半个月亮》回到现实,结束叙述。
   “我”以倒叙的方式讲述了这个故事,以我的一家和族人之间的生活为线索,融家族式叙述和大历史环境为一体。日本入侵、新中国的建立、土改、文革、进入新时期的大历史退居二线,以鄂温克族人的生活的细微变化来加以反映,二者自然融合,使作品的自然清新之风保持完好。
   从四个部分的标题来看,“清晨——正午——黄昏——半个月亮”是按照一天时间的变化次序安排的,与这种自然更替相对应的是“我”由幼年到老年的生命历程、鄂温克族由上升到繁盛最后覆归现代文明的历史,很好地将人与自然的同构性表达出来。
同时,作品的四个部分的内容的节奏也与一天中的各个时段的特点相匹配。正如作者在《跋》中所说,若是把全书比作一部交响曲,分为四个乐章,那么“第一乐章《清晨》是单纯清新、悠扬浪漫的;第二乐章的《正午》沉静舒缓、端庄雄浑;进入第三乐章的《黄昏》,它是急风暴雨式的,斑驳杂响,如我们正经历着的这个时代,掺杂了一缕缕的不和谐音。而到了第四乐章的《尾声》,它又回到了初始的和谐与安恬,应该是一首满怀憧憬的小夜曲,或者是弥散着钟声的安魂曲。”这段描述对对全书各部分的风格和节奏的概括是准确的。

   二、从自然环境到宗教风俗:天人合一和万物有灵的理念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这是作品开头的句子,饱含沧桑,奠定了全书沉静婉约略带感伤的基调。在这句中提到两个自然景物——雨和雪,这是几乎全书出现得最多的一对意象。鄂温克族生活的地方,额尔古纳河右岸,大兴安岭崇山峻岭之间:河流、雨、雪是湿漉漉的,是灵动是轻盈是生命之源同时也是凶险和沉重;高山、森林、厚土是沉静的,是庄严是肃穆是栖息所也同样也是暗含险情;驯鹿、熊、堪达罕、狼、鹰、灰鼠、山鸡、鸟等动物与他们生活在同一个环境下。这样的自然环境,对鄂温克人的生活方式、风俗习惯以及宗教信仰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鄂温克人是游猎民族。他们住在叫“希楞柱”的房子里,制造简单,取材方便。他们放养驯鹿,打猎,用篝火烤肉,喝桦树汁和鹿奶。在适应自然的过程中,他们形成了敬畏自然的观念。在他们眼里,山是有神灵居住的,驯鹿是神灵赐予的,植物、动物、一切自然现象都是生命的代表,和神灵直接相关。萨满教是原始而神秘的信仰,鄂温克人靠萨满跳神治病、消灾、表达对神灵的敬畏。当萨满穿上神衣开始跳神的时候,他就是神灵的化身,就会有奇迹发生。
   在这里生活的鄂温克人是朴实善良虔诚的。“我”所在的部落里驯鹿发生了瘟疫,几乎天天都要埋葬驯鹿,人人心里都很悲痛,狩猎也停止了。但是大家没有搬走,“之所以不搬迁,是不愿让瘟疫蔓延,殃及其他乌力楞的驯鹿。”这个细节这种朴素的思想让人感动。妮浩做了萨满之后,每一次跳神都会失去一个孩子,她把这种不能改变的命运看做是神灵的旨意,一次又一次地用自己的孩子换回了别人的孩子。这既是她身为萨满的职责,是她对神灵的虔诚,也是她不忍见死不救的善良的驱使下的选择。
   鄂温克人尊重自然、敬畏自然、服从神的安排,不能用消极与否给与评价,信仰永远独立于价值判断之外。他们生活的地方远离都市远离现代文明,但灵魂与自然与神灵最为接近。他们是神灵的儿女,自然万物在他们心中都崇高而神圣的地位。这种对待自然对待神灵的态度正是我们这些现代文明人所缺失的。

   三、从出生、生存到死亡:源于自然,回归自然
鄂温克人没有医院,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和技术,甚至没有医生。他们的后代出生从来都是自然生产。他们给产妇搭一座“亚塔珠”,产妇独自在里面生产,产下孩子后自己剪断婴儿的脐带,难产的时候就请萨满来跳神。这种原始的生产,既是医疗技术的缺乏所致,同时也是鄂温克女人的坚韧和极好的身体素质的表现,是鄂温克人对生的意义的认识。
   鄂温克人生存于山林间,自然环境说起来是险恶的。他们不得不与恶劣的天气抗争,与恶兽险境斗争,与疾病痛苦抗争,有时还得和饥饿、人祸斗争等。他们在这些斗争中存活下来,强健的体魄,坚定的信仰是他们支撑下来的力量。自然给了他们美好而和谐的一面,也给了他们严酷而凄清的一面。他们的存在,是对人类力量的礼赞,是对信仰对神灵的颂扬。
   鄂温克人对死亡独到的见解。死亡在小说中出现得太多太多,但从这 些死亡当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这种“归于自然”的意识,这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说:
   第一,死亡观。他们认为“人离开这个世界,是去了另一个世界了。那个世界比我们曾经生活过的世界要幸福。”正是在这种乐观的认识下,面对那么多的死亡的打击,鄂温克族人继续活了下来。
   第二,死亡的方式。小说中人物的死亡方式虽各有不同,但都有一个大致的共同点:死亡的原因和死亡的地点以及人们的想法都与自然有密切相关。列娜在驯鹿背上睡着了掉在雪地上在睡梦中死去,大家相信她是和天上的鸟儿在一起了;达西和他训练的猎鹰在与狼的搏斗中战死了,人们觉得他和鹰在天上会有更广阔的世界;林克在交换驯鹿的路上遇到恶劣天气被雷电击中,天空中出现两条彩虹,当其中一条变黑消去的时候,母亲就意识到一定是父亲去了;在至美的舞蹈中倒下的达玛拉,从树上摔下来的果格力,被河水带走的耶尔尼斯和伊琳娜,摘百合花被野蜂蛰中中毒而亡的交库托坎,与熊搏斗中与熊同归于尽的瓦罗加等等都是在意外中在自然中死去的。
    第三,送葬的仪式。这些死去的人(尤其是成年人)几乎都采用了风葬,小孩子有就地掩埋的,有装进白布口袋放置到山坡上的,他们最终都以最自然的方式回归到了自然。

   在小说的《跋》中,迟子建在回答别人问小说中是不是写的就是鄂温克族人的时候,这样写道:“我可以说,是,也不是。虽然这粒种子萌生自那里,但它作为小说成长起来以后,早已改变了形态。”小说中鄂温克人,是经过虚构了的,这里面是融进了她的想象和愿景的。在这本书里,“自然”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自然环境的优美刻画,与自然交融、敬畏自然的理念是这部作品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天要经历从清晨到夜晚的过程,一个人的一生也是从清晨走向夜晚,一个民族也不例外。在读《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时候,读者也会跟着“我”的叙述走进大兴安岭,走近鄂温克族的部落,心也慢慢变得虔诚起来,忍不住祈祷:神灵啊,请保佑这片土地上善良圣洁的人们吧。
11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