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可以成为,新机种的超级机器人吗?!

散井
2011-12-18 看过
以下无泄底。


我是桂木桂马。
 ……吗?

《電影般的風格 ─ 鏡公彥理想的殺人方式》一书出版于2001年7月,而《搪瓷靈魂的比重──鏡稜子與變裝密室》则出版于同年12月。
在写给《電影般的風格》的书评结尾处,我提到了高坂桐乃和绫波丽,其一是呼应书中满满的宅属性,其二则是对书中某一剧情的暗(吐)示(槽)。于是在我翻开这本《搪瓷靈魂的比重》后直接就震精了。其实某种意义上佐藤老湿跟我的电波很合?在两本书出版间隔的5个月中,佐藤君如果不是读了我的书评(滚),那就是看了eva。因为这本书中佐藤老湿已经不满足于在人物对话中穿插宅元素了,更是直接让绫波女神(伪)在书中登场(并驾驶零号机完成密室杀人事件)(划线)!
其实我觉得佐藤老湿和《只有生殖道的世界》(咦)的作者若木民喜颇有几分相似,都将宅元素贯穿于自己的作品。区别在于佐藤年仅21岁就出版了自己的首部作品,亦是代表作之一,而若木民喜老湿则是屡败屡宅,屡宅屡败了许多年,宅到了不惑之年才终于厚积薄发画出了收到大众肯定的宅作。也许就是这些岁月的差距,宅龄比佐藤大得多的若木老湿在故事与宅元素融合方面也比佐藤做的好上数倍(当然,把01年出版的作品和08年出版的作品拿来比是不合适的),正因为神大人宅得如此模范,才让《神知》这部作品变得好看。反观佐藤友哉,在《電影般的風格》中强行注入大量宅元素,仿佛怕人不知道他是个死宅。每一章节后的注释都多达数十条,却没能让人从中感受到乐趣,留给读者的除了厌烦还是厌烦。

    发自内心想摔书。
    发自内心想摔书。

但随着《神知》的剧情步入女神篇,若木渐渐将宅元素抽出了故事,神大人甚至已经一年多(现实时间)没碰过游戏机了。在这镜家系列第二部中,佐藤也减少了宅元素。(至少从注释数上来说是这样的)而在这本书中宅元素也更好的融合进故事中,关于cosplay等宅的设定,都与人物性格、诡计相关甚至至关重要。
在减少了宅元素电波后,这本书相较第一部,也变得更像传统的本格推理。书中有了侦探,有了警察,有了自行调查事件的学生,甚至有了密室杀人事件。虽然这个密室的解答会让一些本格迷发自内心想摔书,但如果看过前一部的话,那么这个密室可以说十分公平,甚至作案的关键在上一本书中就说的清清楚楚。
令人不适的是这本书的多线叙述,虽然每条线中都不乏美少女出来卖萌(误),但人物名字久久不出现,再加上数个第一视角叙述,在前期常常令我搞不懂这一段究竟是在讲谁。

    你是谁。
    你是谁。
    你到底是谁。
    
即使在渐渐适应了视角转换以及作者那抽风的文风之后,基于上一本的尿性,其实我对这本书基本不抱什么期待,全十章的书,直到看完前七章我都始终在豆娘上为他留了个2星的位置,甚至觉得我已经看到结局了。但在第八章的超展开瞬间让我眼前一亮,众线的归拢,伏笔的回收,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发展,第一部与这部比起来简直就是扎古和exia的差距!

    佐藤友哉也可以成为,新机种的超级机器人吗?!

每出现一个个新的展开,都能让人脑海中浮现起之前的情节,并暗暗赞同“啊,确实是这样”。与第一部的莫名其妙的逆转相比,这里的才真正可以说称得上是推理小说的水平,在一重重真相的揭露之中,让读者获得愉悦。
当然京极老湿(你够了!)的既视感还是挥之不去,无论是在这一部里扮演了京极堂角色的镜稜子,犹如魍魉之匣一般纠集了多方怨念和黑历史的匣子(医院),某些角色的特殊能力对于案件的影响,还是病态的每个登场人物。

    自我逃避,自我厌恶,自我排挤。
    自我逃避,自我厌恶,自我排挤。
    自我逃避,自我厌恶,自我排挤。

在本书末尾一次又一次的逆转中,作者丢出了问题。
欺凌方一定是强者,被欺凌方一定是弱者吗?
攻一定是强者,受一定是弱者吗?
有特异能力方一定是强者,平凡人一定是弱者吗?
玩家一定是强者,NPC一定是弱者吗?
NTR一定是强者,被NTR一定是弱者吗?
研究方一定是强者,被研究方一定是弱者吗?
负责道出真相的侦探一定是强者,阴谋败露的犯人一定是弱者吗?
(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什么是强者,什么是弱者?
即使是扎古,也可以成为新机种的超级机器人?
以及……

我,也可以成为伊藤诚吗?(点头)
1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搪瓷靈魂的比重 ─ 鏡稜子與變裝密室的更多书评

推荐搪瓷靈魂的比重 ─ 鏡稜子與變裝密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