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是否比不正义更有益于人?

愤怒的胖子
2011-12-18 看过
 正义,一直是人类苦苦追求的美好价值。然而当我们反思的时候,常常连正义是什么都说不清楚,而更为可怕的就是因为目睹了很多不正义的人也能在社会中作福享乐的,我们甚至产生了不正义比正义的生活有有益,更幸福的想法。柏拉图同样生活在一个大变动的时代,这个时代一方面渴求一种正义的生活,使得他们的城邦更有活力,人们的生活更美好,然而那个时代饱受了不正义的人折磨的心灵也道出了他们的埋怨。时光变幻,可是人们的问题还是如此相似。柏拉图作为那个时代的智者,人类社会的导师,他在《理想国》中对这些问题的反思理应值得我们的注意。
  本文试图从正义是什么,正义是否比不正义更有益于人的角度来阅读《理想国》,主要是想找出柏拉图的论证线索,归纳柏拉图的主要观点。
  一、《理想国》的写作背景
  《理想国》的对话发生在公元前422年,此时,雅典正处于“尼西亚和平”时期,西西里远征的前夕。而柏拉图却是在公元前375年——对话发生了50年后——写下《理想国》,加上柏拉图戏剧上的造诣,使得人们不禁对这些对话的真实性打上问号。虽然我们的目光在于理解柏拉图的思想,但是在深入《理想国》之前,我们有必要弄清楚它的背景,这样才能更好的将柏拉图的思想和其他人的思想区分开来。
  柏拉图于公元前427年诞生在一个贵族家庭,他必然逐渐意识到了雅典文化的黄金时代最后时刻的政治环境。这个黄金时代是从公元前5世纪希腊城邦对波斯战争的胜利后开始的。在柏拉图出生的前几年,雅典和它的盟友陷入了同斯巴达及其联盟的相互毁灭的伯罗奔尼撒战争,这场战争使得雅典由盛转衰。战争开始的时候似乎是一场小摩擦,不过雅典人都非常自信会取得胜利,因为雅典当时的海军实力远远强于斯巴达,就算那些反战人士也只不过认为这场战争是对昔日盟友的不正义行为。当柏拉图5岁的时候,雅典同斯巴达进入休战状态,这段时间也被叫做“尼西亚和平”,雅典人在这个时期密谋着西西里的远征。在这场远征中,苏格拉底的一名同伴,阿尔基比亚德起到了主导作用,他极力鼓吹城邦进行这次远征,而他多年来一直被视为雅典政治的希望。但是他不止一次的背叛雅典,甚至谋划政变推翻雅典的民主制度。在他的带领下,经过6-7年的准备,公元前415年爆发的战争重新开始了。两年后,消息传来,雅典最强大的军团已经在战争中毁灭,而且雅典丧失了对斯巴达海上的优势。虽然伯罗奔尼撒战争又持续了10年才以雅典的投降结束,但是从这时开始,雅典人就已经清楚他们已经没有获胜的机会了。柏拉图的亲戚在这场战争结束时,推翻了城邦的民主制,成为了僭主,进行了为期九个月的腐败统治。九个月后雅典回到了民主制。因为苏格拉底和阿尔基比亚德的关系,他们指控苏格拉底不相信城邦的神、引入新的神并且败坏青年,并判处他鸠刑。当时,柏拉图28岁。
  这些经历无疑打击了柏拉图对现在政治制度的信心,刺激他去寻找一种比现在更好的政治规划,《理想国》的思想可以看作是柏拉图在三次访问叙拉古,把理想付诸实践之前心中最完备的构思,是柏拉图的主要代表作之一,在哲学史上有着重要的位置。
  
  二、《理想国》的大纲和主要人物
  “近古的编辑,而不是柏拉图本人,将《理想国》划分为10卷。但对于第一卷而言,编辑却符合了文本的真正特征,因为第一卷和其余诸卷是分离的。” 第一卷的写作风格跟柏拉图前期的对话很相似,而从第二篇开始,语气就像中期的对话录。
  我们先来集中看一下第一卷。《理想国》不像其他对话,它更像一部戏剧,因为在第一卷中差不多出现了所有的描画、历史映像和主要人物。在第二卷以后,出场的人物就只有:苏格拉底、格劳孔和格劳孔的兄弟阿得曼托斯。
  在第一卷中出现的还有克法洛斯三父子。他们不是公民,也不是雅典人,他们是居住在比雷埃夫斯港的外国人。在僭主上台之后,克法洛斯,这个富裕的商人,所有的家庭财产将会被没收;他的儿子玻勒马霍斯是《理想国》中第一个说话的人物,他跟没有说话的尼克拉托斯一样,将被政治审判处死;而玻勒马霍斯的兄弟吕西阿斯也被迫流亡。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看到色拉叙马霍斯,这是当时雅典著名的三大“智者”之一。格劳孔和阿得曼托斯是柏拉图同父异母的兄长,他们跟其他人物相比,似乎完全没有个性,对苏格拉底的观点大多持赞同的意见。“很明显,对于柏拉图的兄弟而言,最重要的是:他们道德上正直,哲学上诚挚,所以他们同苏格拉底的争论是针对反调者而提出的。”
  在了解了主要人物之后,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进入《理想国》了。我们可以按照其中讨论的问题,把10卷分成4部分。
  第一部分是第一卷。这一卷是前言,交代了对话发生的时间、地点还有经过,以及主要参加讨论的人物。更为重要的是本章揭示了全书要讨论的中心问题:1.什么是正义?2. 正义的生活是否比不正义的生活更有益,更幸福?
  第二部分包括了第2、3、4、8、9卷,柏拉图通过对城邦生活和个人灵魂的思考,认为个人和城邦内部都包含了相互冲突的力量,而正义就是这些冲突实力之间的和谐,或者说,正义就是调和相互冲突的力量的关系。如果,个人或者城邦没有达到这种和谐就会陷入一种混乱状态,进入一种悲惨的境况。因此正义是有益的。
  第三部分是第5-7卷,主要讨论了在理想的城邦中如何对待妇女、儿童以及统治阶级的正当性。这部分主要是柏拉图的形而上学,其中,柏拉图用四线段来比喻人类的知识,用洞穴的比喻来形容统治者与民众的关系。
  第四部分是第10卷,讲的是对诗的批评。
  我们主要的来讨论一下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是如何论述正义的问题的。
  
  三、正义是什么?
  关于正义是什么的问题是全书的一条主线,这里我尝试去理清柏拉图的论证思路。
  与克法洛斯父子的讨论
  克法洛斯首先发起了《理想国》中的谈话,在谈论到老年的时候,他第一个使用了“正义”和“非正义”这些词,在苏格拉底的诱导之下,他也说出了全书中第一个关于正义的定义:“欠债还债就是正义。” 苏格拉底通过归还发疯朋友索要的武器这样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反驳了这个定义。
  接着克法洛斯的儿子玻勒马霍斯对这个定义稍作修改:“正义就是给每个人以适如其分的报答。” “正义就是把善给予友人,把恶给予敌人。” 苏格拉底用了一种略带有争议的方法反驳了这个定义,他的思路如下:
  1. “正义”跟医术、航海等技艺(techne)一样,它是一种技艺。一旦学会了这种知识,它就使人成为这种技能的操作者。
  2. 正义的人在治疗、战争、种田等领域中都比不上具有相应技艺的人,惟有在保管闲钱的时候才有用。
  3. 精通一项技艺的人既善于利用此来造福人,也善于利用这技艺来作恶。
  4. 正义的人因为善于保管钱,因此由上面的条件可知,他也善于偷钱。
  5. 因此正义也只不过是偷钱这一类事情罢了。
  虽然在文中,玻勒马霍斯是被驳到了,但是,后世的思想家却质疑苏格拉底这里将正义作为一种技艺的方法是否正确。
  苏格拉底再进一步反驳了玻勒马霍斯关于正义的定义:
  1. 朋友或敌人是人的主观判断,也就是说,存在有误判的可能性。
  2. 正义是一种美德。
  3. 美德无法对人造成伤害。
  4. 因此正义也无法对人造成伤害。
  经过这一次的反驳,苏格拉底就彻底的驳斥了玻勒马霍斯的定义。同时也表明了一个问题:以描述规定的行为的方式来把握正义的方法是行不通的。
  与色拉叙马霍斯的讨论
  然后,就到了色拉叙马霍斯的“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 苏格拉底对这个定义提出了两个反驳:
  1. 强者可能在自己的利益问题上发生错误。在这种情况下,强者的利益就变成了弱者的利益。(色拉叙马霍斯马上就用理想的统治者这一概念来反驳苏格拉底,认为只有那些不会出错的统治者才是他所说的强者。)
  2. 苏格拉底再次利用了他“技艺”论证的思路,将“统治”作为一种技艺,而作为拥有这种技艺的人,他跟拥有医术等技艺的人的心思是一样的,也就是为了对象的利益。(色拉叙马霍反驳说,牧人关心绵羊只不过是为了养肥了再杀;而苏格拉底则认为宰杀绵羊时的牧人并非他作为牧人的技艺,而是出于他的私欲。)
  与格劳孔的讨论
  争论的双方由于立场的不同,相互不能使对方信服,只好先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转而谈论正义是否比非正义幸福的问题,直到第二卷格劳孔出场后,又再次被提起。这次苏格拉底的风格已经大有改变,不再是那个“思想助产婆”的苏格拉底,而是开坛讲法,大谈自己的观点。
  苏格拉底吸取了前面讨论正义是什么的教训,选择了从一条迂回的道路来理解“正义”——“让我们先探讨在城邦里正义是什么,然后再在个别人身上考察它,这叫由大见小。”
  苏格拉底寻找正义的策略是:
  1. 描绘一个完全是善的城邦;
  2. 这个城邦是智慧的、勇敢的、节制的和正义的;
  3. 如果我们把定义城邦的智慧、勇敢、节制的特征放在一边,剩下来的特征就是正义的特征。
  需要说明的是,苏格拉底的这个论证是需要补上两个条件的:
  1’ 如果一个事物是善的,那么它就是智慧的、勇敢的、节制的和正义的;
  2’ 如果一个事物是善的,那么它就是智慧的、勇敢的、节制的和正义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德性。
  柏拉图是根据当时的常识(古希腊善的四要素就是智慧、勇敢、节制和正义),而省略了这两个条件。这个论证在现代看来的确存在着相当大的漏洞。不过本文不打算讨论这个问题,这里只是继续沿着柏拉图的思路走下去。
  我们先看看苏格拉底所描绘的完全善的城邦。苏格拉底的城邦是建立在两个假设之上:1.每一个人不能单靠自己达到满足 ;2.各人的性格不同,适合于不同的工作。 在这两个基础之上,苏格拉底按照人的基本需求,描绘了这个城邦里的负责生产的各种人员。但是虽然这样的城邦生活富裕,但只是“猪的城邦”,完善的城邦里还要加上哲学还要加上许多奢华的东西,然后他们就会面对战争。随着战争的出现,也就出现了新的阶级,也就是专门负责战争的卫国者。接着卫国者的忠诚就成了柏拉图主要考虑的问题。他认为要确保卫国者如同“狗”一样对敌人残暴,对自己人温顺的话,就一定要教育他们,使他们成为爱好学习和智慧的人。按照第二条假设,就必然出现一个专门教导卫国者的阶级,在柏拉图眼中,他们就是哲人王。至此,柏拉图的城邦中所有阶级都出现了,在柏拉图眼中,他寻找正义的第一个条件也就达到了,他描绘了一个完全是善的城邦。
  然后我们可以再进一步分析苏格拉底寻找正义的论证。苏格拉底和格劳孔很快就达成一致,这个城邦的智慧存在于统治者中,也就是在哲人王中; 勇敢则存在于城邦的卫国者之中; 节制的分析就复杂一点,它可以表示一种克制的习惯,甚至是恭顺的行为,表现为谦逊的自我克制,但是也可以表示一个人由于意识到自己的缺陷而变得温和。 然后我们就只剩下使得这个城邦成为完善的城邦的最后一个因素——正义。
  苏格拉底认为,他设想的城邦之所以能够是完善的,使得统治者智慧地统治他的人民,士兵们勇敢地保卫他们的城邦,农民和其他劳动阶级安分的做好他们的工作,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之前设想的一个原则:“每个人必须在国家里执行一种最适合他天性的职务。” 最后,苏格拉底就得出了他关于正义的定义,也就是每个人做最符合他天性的职务,或者说,正义就是“只做自己的事而不兼做别人的事” 。这样的话,只要城邦里的每一个人在政治上都是正义的话,那么这个城邦就自然会是智慧、勇敢和节制的,也就成为了一个完善的城邦。
  这个定义显然与我们一般意义上讲的正义有很大的不同,柏拉图在第四卷后面试图调和这样的矛盾,他开始从城邦中的正义的讨论转移到了灵魂中的正义。他认为,人的灵魂跟城邦一样,一个完善的人他必然具有正义、智慧、勇敢和节制这四种品质。跟城邦的正义一样,灵魂的正义就是正义和谐的调和了灵魂中的理性、激情和欲望的各部分,而不正义则就是这三个部分中的某一部分反对整个灵魂,企图取代正义成为整个灵魂的统治者。到这里柏拉图终于完成了他关于正义的定义。
  
  四、正义是否比不正义有益?
  过正义的生活是否比过不正义的生活更有益、更幸福?这是从第一卷就提出的问题,也是全书的中心论题之一。苏格拉底在讨论正义是什么的时候也讨论了正义是否比不正义有益的问题,如上所述,一个城邦的每个人都是正义的话,那么这个城邦总体上就是智慧、勇敢和节制的,而一个人是正义的话,那么他也就能成为智慧勇敢和节制的人。这里已经很明显的回答了正义是否比不正义更有益的问题。这里主要是将这个问题的提出的脉络复述一次。
  在第一卷中,苏格拉底跟色拉叙马霍斯争论正义是什么的时候,色拉叙马霍斯关于牧人喂养牧羊并不是出于牧羊的利益而是为了屠宰它们的观点提醒了苏格拉底,他原来的观点有一个后果:正义不是有利于正义的人,而是不正义的人占了正义的人的便宜。因此在接下来的讨论中,他们又讨论了正义的生活是否更有益的问题。
  苏格拉底首先说,正义在某些方面和知识与善良相似,从而它属于德性的一方,而不正义属于邪恶的一方,而不正义者力图胜过所有其他人,而正义者只想胜过不正义者。而苏格拉底在这个论证中“胜过”这个概念的使用并不严密。用在不正义的人身上,表示欺骗:不正义的人从别人那里获得好处,而在另外的上下文中“胜过”又表示与他人竞争:非音乐家在创作上力图胜过音乐家。这两个概念毫无共同点
  然后苏格拉底认为非正义是一种力量,存在于个人或者社会中,具有不和的能力。这样那些不正义的同盟注定不能完全依靠不正义存在,至少他们之间必然要存在着某种正义,否则他们首先会因为内部的斗争而败亡。
  苏格拉底就是这样反驳了色拉叙马霍斯的观点,坚持了正义有益于人类的幸福生活的观点。
7 有用
0 没用
理想国 理想国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理想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理想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