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逻辑的碎碎念

以太
2011-12-17 看过
最初看逻辑学,只是因为看了半本波普尔《猜想与反驳》,意识到两个问题,一个是自己的哲学基础太差,导致阅读很难再进行下去。另外一个是如果科学只是未被证伪的猜想,那么进行这种猜想的基础——逻辑,是否就可靠呢?

对于第一个问题,哲学其实就是哲学史,而哲学史其实就是哲学家们论争的历史。如果要判断这些论争的对错与否,就要了解逻辑作为基础,来识别一些简单的谬误。

对于第二个问题,我在读高中那会儿,对于物理和化学的怀疑很深。我怀疑的是,老师你怎么知道原子这些东西就是这个样子的。苯怎么就是一条蛇咬住尾巴的模样。我去问老师,则被老师训斥心思没用在正途上。其实这些都只是猜想,恰好这些猜想都符合真实世界。在比如,在《量子力学与唯心主义》提到了波粒二象性。(下面会附文:量子力学与唯心主义)有人认为电子本身就是波粒混合体,只是我们观察不到。但是会不会电子本来就没有真实面目,这只是我们的猜想。外部世界本身就不是客观的,而是因我们的观察而存在。这的确是很疯狂。

在之后,我内心中的怀疑越来越强。我甚至怀疑并不存在什么客观,一切都是主观。因为人一旦真正接触到唯心主义,就会被它强大的解释力所散发出来的魅力深深吸引。(至少我是这样的)。而这种想法则想病毒一样地扎根在了我的心里。

我在想,既然有些东西则是大多数人都公认是客观的,比如逻辑和语言。如果这些不是客观的,而被否认是错的,或者说是臆想的。那么现实在我心中真的是要崩塌了。就是顺着这种想法我我才开始阅读这本书,希望可以掌握一些逻辑知识。

而在阅读过程中,我发现逻辑与其说是学,倒不如说是挖掘内心中的认同。而书中本身也没有说逻辑是客观的。而是假设逻辑是客观的,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推演。或者不能说是客观的,而是约定俗成的。例如命题真假,事件之间的决定性。这些都是不言自明的。你无法用逻辑来证明这些。而逻辑本身你无法用逻辑来证明。如果你用逻辑来证明逻辑,那不是自圆其说么?

如果推翻了逻辑是客观的,那么通过逻辑建立起来的大楼岂不是要倒塌了。不只是推翻了科学,推翻了客观,推翻了唯物主义。就连唯心主义厚厚的著作,也被推翻了。如果逻辑不是客观的,那我们费心推导出来的一切,都不过只是梦境一场。我可以说逻辑是约定俗成的,不是客观的,你要讨论问题,只能接受这种约定俗成。这么一想,我的心里便舒服很多。

假定逻辑是有效的。观点如果很简单。辩论的意义又有何在呢?辩论双方只是说服了对方,获胜的一方只能说他辩才了得。在多大程度上,又能说明他驳倒了对方的观点呢?到头来,谁也无法说服谁。问题上升到哲学层面,似乎就没有对错。而是你信仰哪种观点。要是没有这种相信,也就不会有唯心主义者和唯物主义者各执一词的跨越几个世纪的争论了。




------------------------------------------------------

附文:量子力学与唯心主义。
作者不详

你观察它,它的状态就随机的塌缩为确定;你不观察,它的状态就不确定。

唯心主义说,当我们不看月亮的时候,月亮并不确定存在;你看了,它就存在了。

何其相似?


再论量子力学与唯心主义

 

在上世纪初,量子力学迅猛发展,与相对论一起被称为现代物理学的两大支柱。而以玻尔、海森堡、波恩、泡利等科学家为主的,量子力学的创始者们,却在他们的理论中加入了观察者、意识等元素,再次改变了人们对于世界的理解。因为他们的研究多在丹麦哥本哈根的玻尔研究室做出的,所以被称为“哥本哈根派”。
量子力学的起源应该追溯至1900年普朗克为解决黑体问题,而提出量子的概念。之后爱因斯坦为解决光电效应,提出光量子概念。玻尔在量子的理论上,提出原子模型,解决了氢原子的光谱效应。之后海森堡建立矩阵力学,量子力学正式成立。同时,薛定谔建立波动力学,后被证明与矩阵力学等价。波恩在薛定谔的波动方程基础上,提出了波函数的概率解释…………
而量子力学与唯心主义能扯上关系的,应该是从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开始的(据说现在也叫做不确定性原理)。让我们看看测不准原理是怎么说的。电子的动量p与位置q不能同时精确的确定,当确定精确的p时,q便无法确定;同样,当确定精确的q时,p便无法确定;或者p、q都十分模糊的确定。什么意思呢?p和q两个值,不能同时存在于这个宇宙中。之后一个个思维实验被提出,又一个个被否决,至今为止,没有一种方法,既能得到精确的p,又能得到精确的q,包括爱因斯坦提出的方法也不行。所以,目前为止,测不准原理应该可以被认为是正确的。
那么哥本哈根派如何解释这个理论呢。他们认为,现实中不存在既有精确的p,又有精确的q的电子。电子不是客观的,它与我们的测量方式不可分开。我们用什么方法观测,电子便出现什么样的状态,从十分精确到十分模糊。我们的结论和我们的观测行为本身大有联系。也许有人会想,就算理论上限制了我们无法测准p和q,但电子事实上同时有精确的动量和位置,只是我们无法得知罢了。但是在科学上,这种想法不可取。两种观点同样表达一个意思,其中一种观点多了一个假设,我们应该赞成假设少的那种。不存在有精确的p、q的电子,和假设存在有精确的p、q的电子,我们却观察不到,表述一个意思,但后者多了个假设,我们应该抛弃这种观点。就像说存在一条龙,我们用任何手段都观察不到,那么不该认为不存在这条龙吗?
海森堡提出测不准原理后,玻尔在其基础上提出互补原理,即波粒二象性。电子既是波又是粒子,它表现出波的性质还是粒子的性质,取决于我们的观测方法。当电子穿过双缝时,表现出波的性质,出现衍射图像,之后打到荧光屏上,又体现出粒子的性质,形成一个小点,这样便很好的解释了电子双缝实验出现的现象。同样,测量电子通过哪个缝,这是测量它的粒子的性质,它呈现出粒子性,可以测出它经过哪个缝,但是衍射图像便消失了。
或许有人认为,电子的本来面目是波粒混合体,只是我们观察不到它的本来面目。对不起,电子没有本来面目,或者说,电子不是客观的,而是与我们的观测结合在一起的。大自然不是客观的,它与我们的观测分不开。很疯狂?但当时多数的物理学家都赞成哥本哈根派的观点,为此爱因斯坦曾三次与玻尔论战,但均以失败告终。后来(1982年),爱因斯坦提出的实验(EPR佯谬)被做出,结果证明玻尔对了,爱因斯坦错了。
在此基础上,薛定谔提出薛定谔的猫实验。一个放射性原子,它何时衰变是完全概率性的。只要没有观察,它便处于衰变/不衰变的叠加状态中,只有确实地测量了,它才随机选择一种状态而出现。把这个原子放在一个不透明的箱子中让它保持这种叠加状态。每当原子衰变而放出一个中子,它就激发一连串连锁反应,最终结果是打破箱子里的一个毒气瓶。同时在箱子里的还有一只猫。如果原子衰变了,那么毒气瓶就被打破,猫就被毒死。要是原子没有衰变,那么猫就好好地活着。因为我们没有观察,所以那个原子处在衰变/不衰变的叠加状态,这只猫也陷于一种死/活的叠加状态。
那么人呢?如果箱子里的不是猫而是人,可不可能处于死/活叠加状态?不可能。因为人是观察者,人在箱子里不断观察着自己的状态,所以不会出现叠加状态。那么猫和人有何不同呢?意识!人有一样猫所没有的东西,那就是“意识”!

现代计算机之父冯 诺伊曼完善了量子力学的数学基础,在他的理论中提到,用于测量的仪器也由粒子组成,当我们用仪器去“观测”的时候,这只会把仪器本身也卷入到这个模糊叠加态中间去。我们用摄像机拍摄薛定谔的猫的死活,只会把叠加状态转移到了摄像机那里而已。只有我们看到仪器报告的结果,叠加状态才告结束。为什么?因为我们有意识,只有当电子的随机选择结果被“意识到了”,它才真正地变为现实。猫无法“意识”到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所以它可以陷于死/活的叠加状态中,我们能“意识”到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所以我们不会陷于死/活的叠加状态中。
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尤金 维格纳认为,意识可以作用于外部世界不足为奇,因为外部世界的变化可以引起我们意识的改变,根据牛顿第三定律,作用与反作用原理,意识也应当能够反过来作用于外部世界。
约翰 惠勒提出“延迟实验”,意思是,原子在1点钟要么衰变毒死猫,要么就断开装置使猫存活。但如果有某个延迟装置能够让我们在2点钟来“延迟决定”原子衰变与否,我们就可以在2点钟这个“未来”去实际决定猫在1点钟的死活!后来卡洛尔 阿雷当真做了一个延迟实验(光子延迟通过双缝或单缝),再次表明哥本哈根派玻尔的预言(“任何一种基本量子现象只在其被记录之后才是一种现象”)正确,爱因斯坦的错误。
这样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宇宙的历史,可以在它实际发生后才被决定究竟是怎样发生的!宇宙本身由一个有意识的观测者创造出来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虽然宇宙的行为在道理上讲已经演化了几百亿年,但某种“延迟”使得它直到被一个高级生物所观察才成为确定。我们的观测行为本身参予了宇宙的创造过程!这就是所谓的“参予性宇宙”模型(The Prticipatory Universe)。宇宙本身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而其中的生物参予了这个谜题答案的构建本身!我们的存在创造了宇宙和它的历史本身!

当然,对于量子力学的解释还有别的不同版本,例如“平行宇宙解释”,“隐函数解释”,等等。但是,一直以来,哥本哈根派的解释被大多数人接受(因为别的解释会造成更加荒谬的结论)。所以说,目前为止,在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争论中,由于有量子力学的支援,唯心主义应站上风。另外,据说因此中国大学里不开量子力学的课程,不知是真是假。
47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逻辑学导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逻辑学导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