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的鲁迅

瑾昕猻
2011-12-16 23:45:33 看过
        鲁迅是谁?对于这个问题最狡猾的回答莫过于“不知道”。历史是任人装扮的小姑娘,在各派人物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之后,我们还能看清什么?中国批判精神的旗手或是激进主义的渊薮;光明正大的君子或是私人生活龌龊的小人;最受吹捧的人或是最受污蔑的人;鲁迅早已经成为一个所指意义不明的符号,消费他即是生产他。盖棺而论未定。不知道鲁迅要清扫传统文化时,有没有想到自己也会变成一种传统;不知道鲁迅叫后来人抛下他朝前走的时候,有没有预料到在他以后的读书人很难有办法抛下他,除非完全不读书。
        
        
        不读书是我们避免回忆的好方法。关于历史的争论意义不明,白纸黑字太过沉重,我们需要对之重新编码。当思想通过网络投射到电脑屏幕上时,才终于变得轻松点,可以供人嬉笑怒骂,插科打诨。不错,在烟雾重重的国度里,谣言仿佛成了真相流通的唯一途径。但我们也记得,网络上滋长的不是真实,而是求真实的欲望;以及求虚幻、求麻醉、求娱乐……的欲望。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不重要了。欲望是每个人都逃脱不了的。
        
        
        在工作之前,他稍微阖一阖眼睛,燃起一支烟来,躺在床边上,这一支烟还没有吸完,许先生差不多就在床里边睡着了。(许先生为什么睡得这样快?因为第二天早晨六七点钟就要来管理家务。)海婴这时在三楼和保姆一道睡着了。
        全楼都寂静下去,窗外也一点声音没有了,鲁迅先生站起来,坐到书桌边,在那绿色的台灯下开始刷微博了。
        先发一条语录:
        [鲁迅]我能献你甚么呢?无已,则仍是黑暗和虚空而已。但是,我愿意只是黑暗,或者会消失于你的白天;我愿意只是虚空,决不占你的心地。 我愿意这样,朋友一一我独自远行,不但没有你,并且再没有别的影在黑暗里。只有我被黑暗沉没,那世界全属于我自己。(《野草-影的告别》)
        再转发若干:
        “老人倒地无人扶”,“城管打人惹民愤”,“抗强拆引火自焚”,“反不公农民起义”。
        无意间点开李敖的首页,粉丝二百八十五万。翻回来看看自己的三万五千,先生心里空荡荡的。许先生说鸡鸣的时候,鲁迅先生还是坐着,街上的汽车嘟嘟地叫起来了,鲁迅先生还是坐着。
        有时许先生醒了,看着玻璃窗白萨萨的了,灯光也不显得怎么亮了,鲁迅先生的背影不像夜里那样高大。
        鲁迅先生的背影是灰黑色的,仍旧坐在那里。
        人家都起来了,鲁迅先生才睡下。
        
        
        (最后一部分借用萧红的《回忆鲁迅先生》)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鲁迅集·杂文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