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用什么样的心来对你

高芾
2011-12-15 20:28:38 看过
直到已在电脑上打出了本文的标题,我仍然没想好该把它投给哪个版──《图书广场》,还是《音乐花园》?
    聪明的你已经猜到了:我想说的是一本关于音乐的书。“各位观众,李皖主唱,《听者有心》!”
    熟悉《读书》杂志的朋友对书名和作者名都不会陌生。标榜“大、洋、古”的《读书》能让李皖和他的流行音乐评论跻身于专栏之列,实在是一个异数,是一种“另类”。不过《读书》这样做是明智之举,虽然类型上有些扦格,却显示了编者兼容并包的胸怀,对某些喜欢端起架子谈学问的高头讲章也算得一味解毒剂。
    说三十岁以上的爱乐者多喜欢老贝老柴,这我信;再往下,可就难说了。但时下的爱乐圈正如钱钟书笔下的诗坛:做古诗的敢说自己没看过新诗,做新诗的断不敢说自己看不懂古诗。古典音乐爱好者觉得自己雅得一塌糊涂,连“软件发烧友”的名称也拒绝接受;喜欢流行音乐的哥们儿则在一旁缩头缩脑,惟恐被人叫“追星族”,实在不行了就念几个外语单词来抵挡一阵。这又像极了而今的诗人,确乎做不来古诗,就干脆去写莎士比亚十四行。真真是生活在别处。
    就我所见,在所谓高雅文化圈中,为中国新音乐的现状摇旗呐喊,争一席之地的,李皖纵非唯一一个,也是最出色的一个。
    听者有心,就是李皖在《雅俗界说》中所表达的:所谓雅俗,只是类型判断,作为价值判断则毫无意义,“雅乐的圈子,排除不了媚俗的行为、低俗的作品;涉身俗乐的人,只要精神高贵,照样可以用这种形式完成十分崇高的东西”。要从一般人心目中的“俗乐”中听出“高贵的精神”,就非得听者具宽容妙悟之“心”不可,否则还不是“道学家看见淫,革命家看见排满……”的老一套。
    以上是在将这本书放在“雅文化”的大背景下说的,似乎就象征了对宽容的吁求;倘若置之于流行音乐自身的语境,则通篇更多的是对中国目前的流行音乐严厉的批判。针对MTV泛滥的《小心,别弄丢了你的耳朵》,强调音乐自足性的《用音乐而不是歌词说出深刻》,指出商业社会中流行音乐运作特质的《满街都是寂寞的朋友吗?》和《在商业的齿轮里》,等等,一看题目就可以见出其中的锐利来。如果你是一个熟悉流行音乐,而又并非为了看歌星脸蛋或显示自己品味另类而去欣赏它们的人,你读完后会有一种很强的压迫感,但是又和内心深处某些东西隐隐起着共鸣。你再仔细捉摸一下,是那么回事!有些感觉在李皖的引导下(不论你同不同意他的看法)清晰地浮现,你发现:在商业操作华丽的面纱之下,在流行歌曲宛转上口的音符之中,原来还隐藏着歌者那么多的向往、无奈、迷思与虚无;在你的“喜爱”里面,究竟有多少是自己的选择,有多少是商家和媒体的灌输?你到底要的是什么样的流行音乐?为什么要?
    如果你已经开始根据你所闻所思的成果调整你的倾听姿态,那么恭喜你,你正在成为一位有“心”的听者。
    另外,我个人更重视李皖在流行音乐史方面所做的疏理工作。《口号背后》、《人声革命及其他》、《且待另一场脱胎换骨》、《民谣三题》等都在试图整合纷繁复杂的流行音乐现象。这是一种很有意义的写作。它表明李皖不仅是站在文化角度对流行音乐发表评论,还尝试着对它作文化史意义的记载。今天的流行,也许就是明日的经典。基于音乐更强的普适性和表现性,它也许能够为后人更好地见证这个时代,这种文化。
    就像古典音乐曾让我们懂得的那样:“其实只有从小就饱受古典语言滋养的人们,才会'信口信腕'地在谱线上画下那些美轮美奂的音符,所以往日的夜莺也并不是光靠歌唱就能生活的,他们的文化成就更是决非只体现在那几圈儿飘散于空气中的声波里!”(刘东《并非胡话》)
    就像罗大佑在《未来的主人翁》里唱的:
        当未来的世界充满了一些陌生的旋律
        你或许会想起这首古老的歌曲
3 有用
0 没用
听者有心 听者有心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听者有心的更多书评

推荐听者有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